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世界博览》杂志

中国融入世界,视野改变生活。

 
 
 
 
 

日志

 
 
 
 

台湾后花园  

2012-08-23 16:51:33|  分类: 目的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杨杨磊

 

      花五天时间沿着台湾的东海岸走了一遭以后,我们在高雄跨年。计程车师傅问我之前去了台湾哪里,我回答了,他笑着说:“啊,台湾的后花园。”然后问我们在哪里停下来玩了,我再照直回答:没有在任何地方停留,就是沿着路走下来而已。他又笑着说:“啊,台九线。”不过我们也不完全是按照台九线走的,而后花园的叫法听起来雅驯许多,开拓过程中形成的称呼有时候显得更贴切:“后山”。

沿着苏花公路向前

台湾交通部为道路编号的原则大致如:南北向为单数,东西向为双数,编号在六十到一百之间的是高速省道,而县道从一百零一号开始编起。数字大小又反映修建时序,编号靠前的省道,很多是整合前朝旧路,拓宽联结而成。台九线这条沿着东海岸贯穿台岛南北的公路,似乎没有它的各个分段那么知名:北宜公路、苏花公路、花东纵谷,南回公路。

我们先坐火车从台北出发,在福隆下车上台二线。过三貂角(通常认为是台湾岛的最东端)之后,即沿海滨公路走了很久。元旦前后的台湾东北部,沿海多阴雨而季风不如夏季狂暴,海天一色青灰,树木苍郁浓绿,最成规模的应季“花”是芒花,巨大的雪白花穗在海风中飘拂,景象肃然。

但其实直到宜兰之前,风景看不太出什么明确的区别。兰阳平原上水田交错,差不多完全是熟悉的农耕区样子;路边也多有福建漳、泉样式的华丽寺庙,那是汉人移民开拓者的痕迹。将到苏澳时望见暮色中淡紫的山影,莹润可爱,有如凉圆,看上去全无威胁。倒是之前路过的三貂角地质公园,大块的板状岩石成批斜插入海,让人窥见地质变动之触目惊心,更像是险峻的苏花公路的先声。

苏花因为美而声名远播,因为险则开发有限。作为起始点的苏澳,是辅翼基隆港的港口,也是以冷泉知名的小镇。背包客沿着同一条道路来到这里,有不小的几率会入住同一家旅馆。我们在下雨的傍晚抵达,沿街觅食,街上几乎没有行人,最大的动静是播放着克莱德曼钢琴曲的清洁车开来开去,挨门收集垃圾;但饭铺的小吃和台北饶河夜市上一样质量皆足,盐酥鸡铺子的老板娘仍然一丝不苟地在纸袋里放进炸菜叶——这台湾小吃虽然在大陆出现已久,但放菜叶的之前却没有见过。

苏花公路近似是从垂直山崖上开出的一个台阶。一边向上是高陡的峭壁,另一边向下是直切入海的悬崖。和西南诸省那些状貌相似的公路相比,由于下临的不是深谷中的江河而是开阔的蔚蓝大海,所以整体景象引起的紧张感倒没有那么强烈。但雨天落石再加上往来的大车密集,就让人战战兢兢了。现在苏花客运又有相当部分转移到平行的北回铁路线,公路仍然承担不轻的货运任务,毕竟这条台九线上除了有海洋、稻田和农场,也有工业区、矿藏和核电站。

台东小村落

除了最知名的清水断崖和观音海岸这样缘山傍海的路段,苏花也有不少盘山路,而每越过一座山,就下到一个新的乡镇或者村庄。这些山谷中的小小聚落,一方面风景静谧优美如桃花源,一方面车站、路标、派出所之类的公共设施无不规范整洁。从新澳隧道出来豁然俯瞰南澳的情形令人难忘,当时有微风细雨,眼前平地被山峦围绕,白云沿着翠绿色山脊披散——其实东岸的旅行对我来说正是所谓“毫无人文负担”,因为各种显然的原因,这里没有什么诗词掌故、文人题咏,可当时实在忍不住想起了“青山相待,白云相爱”,然后也确实是“梦不到紫罗袍并黄金带”——在大选造势如火如荼的一月初,这里能看到的唯一竞选广告来自高金素梅,口号是“维护原住民利益”;南澳乡是泰雅族的聚居地。

在另两山之间的东澳村,贯穿村庄的主路两边大多是汽修店门面。我们因为车胎漏气,在这里停下休整。我拎着同伴修好的轮子走到一家店门口找气筒,却看见迎门一张香案,女主人手持三支香,正站着面朝门外“拜拜”。她热心帮忙并完成了大部分操作,却一直问我:“男生在哪里?”打开充气泵的时候自语:“哎呀,我老公不在家”,随后眼看充气将满,又提醒我说:“好了,我老公说充得太满要爆掉!”嗣后在花莲,同样看到温柔精干的民宿老板娘,也是给足老公面子,“我如果不给你们准备早饭,我老公要骂我待朋友不好。”旅行者的见闻总归片面,我不想总结什么,可印象还是满深的。

相比起苏花公路和之后的花东纵谷,两者之间的太鲁阁虽然是大陆旅行团必去的景点,比起来反倒可能不那么激动人心。虽然沿着中横公路一直走下去,能爬上高峻积雪的合欢山,但按照旅游线路的设计,多数游客走到慈母桥或者天祥就会掉头回返,所观赏的只是峡谷。太鲁阁峡谷是大理岩构成,致密光润,不像常见的普通石灰岩和泥页岩,水蚀之后孔洞嶙峋;我觉得这是一个胜长之处;但毕竟大陆完全不缺少各有千秋的峡谷景观。

台湾后花园 - 世界博览 - 《世界博览》杂志

 看起来太鲁阁和阿里山、日月潭这些最知名的景点一起,成为了“台湾的自然风景并不突出”这说法的证言来源……但台湾在有限的地带里集中了多样的地形地貌,细想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只不过对观光者来说,景观密集度和多样性并不是容易直接感受的美。

苏花是蓝而花东是绿

花东纵谷在不少方面和苏花公路形成有趣的对照,比如说在基本色调方面,苏花是蓝而花东是绿——没有政治意味地说。由西侧中央山脉涌出的溪水和被东侧海岸山脉遮挡的强风,涵养出纵谷平原适宜耕种的土壤和温和气候。刚进入纵谷时的寿丰和凤林,阳光下草木耀眼,路边纵横摆着“蔬菜水果天天疯狂甩卖”的牌子,各家观光农场布置出连绵不断的彩色花田;到了瑞穗、池上、玉里一带稻米产区,大片稻田和背后的山、山脚下穿过田野的老式火车,总觉得莫名熟悉,想了想发觉很像宫崎骏漫画里的风景画面:旧、朴素、整洁,秀丽。

台湾后花园 - 世界博览 - 《世界博览》杂志

沿纵谷公路走到光复乡,能看到一座高大的白色烟囱上写“花莲糖厂”,整个花东纵谷沿路几乎不见工业,所以这烟囱很是显眼。穿过旧时的日式厂房和宿舍,中心区域是有亭台水榭的餐厅,出售糖厂自制的冰淇淋,由写有“花糖”字样的纸盒盛着,奶味浓郁。我对“花糖”一见难忘的结果,是后来到了中部的云林县虎尾镇,又跑去虎尾糖厂找“虎糖”,看到运糖的铁路桥、五分车(小火车),优良蔗种的纪念碑,看到大书“虎尾,因糖而兴……”的展示墙。在冰淇淋的驱策之下连去两个糖厂之后,我再缺少好奇心也不由得动手搜了一下台湾糖业的历史:蔗糖是台湾的传统产业,而现代制糖工业体系是在日治时期建设起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是岛内经济支柱。花莲作为东部的糖业基地,曾经有四分之一的耕地面积用来种植甘蔗;台湾光复之后,花莲糖厂就兼作观光糖厂。不止糖业,在台湾经常可见铁路、公路、邮政、电信,这些早期工业化的支柱,在显眼处为发展途中可资铭记之事立起的纪念。这些有形的记忆,像路标一样给人踏实的感觉,也仿佛昭示吾土吾民,筚路蓝缕之日,相去尚不甚远。

自台东开始接续花东公路的南回公路,重新开始了山海相依的景观。和在北边遇到的阴沉海景相比,多出一些南部的明媚气氛,海水碧蓝,植被更盛,白鹭迈着长腿,跋涉在水田里。陆地上则仍然是不断经过原住民的村落。我们路过九棚,这是台湾唯一可称沙漠的地方,想必夏天更热闹一些,冬季就看到海滩上很多布置精巧的小酒吧和餐馆,静悄悄地掩着门。

作为一个自由行的小团体,我们在东岸一路走来,重点并没放在交流上,而遇到的人也实在不多。回想起来有点好笑:不计简单的对话,沿路保持着每天和且只和一拨当地人进行交谈的频率。第一天跟在龟山岛遇见的大叔聊了一阵,然后是花莲的老板娘、纵谷公路上某家7-11里嚼槟榔的大叔,这一天在南回公路上,则是进到某个村子里一个简陋的早点铺,看到老板娘和坐着喝啤酒的两位阿伯。

笑容爽朗的老板娘是原住民,两位阿伯当中,一位祖籍安徽,我们也只有听他讲话不费力气。例行的问话是有没有回去的打算呢?阿伯半开玩笑地说,回不起呀。听起来意思是回去后亲戚都会赶来要钱。听说我们接下来要去垦丁,他说好远,年轻时候为了什么事情发愿走到垦丁,“走了三天三夜”。当时从低矮的小屋里望出去,也确实是山海茫茫,颇有孤立于天地间之感,似乎开车不过半日路程的垦丁的人气,山背后几千里外大陆的情况,都完全没有波及过来。

  评论这张
 
阅读(106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