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世界博览》杂志

中国融入世界,视野改变生活。

 
 
 
 
 

日志

 
 
 
 

东欧性工作者的悲惨生活   

2012-11-29 12:52:39|  分类: 发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盖昭华

       莫妮卡是一个来自保加利亚的性工作者,我认识她时她已经在法兰克福断断续续生活两年了。她工作的地方离我最开始打工的中餐馆不远,那是几栋独立的楼房,外面闪着红灯。莫妮卡告诉我,她房间的租金每天要200欧元(1欧元约合8元人民币),而接一次客可以得到25欧元,这意味着,她每天必须要接八个以上的客人才能赚到钱。
       当年我初到德国,着急打工,就跑到中餐馆去。一个穿着朴素的小女孩晚上经常跑到我们那里吃饭,因为小费给得吝啬,每次来得又晚,我就挺不高兴。后来老板告诉我,她是旁边妓院的妓女,我当时惊得下巴差点没掉下来。我并不是瞧不起妓女这种工作,只是她天真烂漫的相貌和妓女的职业实在是画不上等号。
       因为经常见面的关系,一来二去大家自然就熟了起来。我试着用英语和她交流,有时候也教她德语,她就给我讲妓院的事情,也讲她的父母,她的祖国保加利亚这些年发生的变化。
      自从东欧剧变之后,西欧这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里慢慢就充斥着来自东欧的妓女。莫妮卡说,在她的家乡保加利亚,很多老百姓的工资每月只有一二百欧元,物价却又很高,即便是大学毕业的学生也很难找到满意的工作。莫妮卡曾在首都索菲亚一家饭店里当服务生,一个月只能赚到100多欧元。
      后来一个专往德国输送妓女的皮条客找到她,问她愿不愿意。她犹豫半饷,还是同意了。莫妮卡在德国是快乐的,虽然有时候会遇到变态和虐待狂,但毕竟是极少数,由于长相漂亮又年轻,她在法兰克福每月可以挣4000~5000欧元。但她不能一直留在德国不走,政府规定是她们这种行业必须每3个月一轮换,也就是说,东欧的性工作者每年只允许在德国工作半年。
       通常情况下,妓院楼房每层都是一个大通道,两旁是独立的房间,房间内通常还有一个小的卫生间方便洗漱。来自各国的妓女吃住都在这里,饿了就叫外卖。有的则和她们的所谓“男友”住在一起,这些“男友”其实就是皮条客,也就是靠她们挣钱的人。性工作者们一般都会穿着暴露的服装在门口或站或坐,等候嫖客的到来。
        因为在德国卖淫是合法的,成年男性可以随意出入这种场所,嫖客一般不会见到妓院的保安,他们都躲在一楼或地下室的某个房间,里面装着监控设备,妓院除房间内部外任何地方都有摄像头。
       当然对于一些姿色并不出众的性工作者来说,妓院房间每天200欧元的房费显然是太贵了。虽然德国政府禁止路边的站街女,但当夜晚临近,华灯初上的时候,在法兰克福展览馆附近一条较隐蔽的街上,还是会出现很多衣着暴露的站街女。
       一些德国的大学生也加入到性工作者的行业中来,因为德国普遍学制冗长,这些女学生为快速攒到钱维持生计,又图一个简单省事的工作,就去卖身。在我所在的法兰克福大学里就有这种现象。一些姿色出众又不愿卖身的往往会去跳艳舞,欣赏这种艳舞其实并不需要多少钱,通常15欧元以下就可以。跳艳舞的小姐提成多少我不是很清楚,但肯定不是太多。
      莫妮卡对我说,德国的性工作者们在开始工作之前,要经过体检和培训,什么是可以做的,什么是可以拒绝的,什么是绝对禁止的,这些必须要搞清楚。因为大部分的东欧妓女一来到德国就开始工作,她们基本不会德语,英语也很差,所以受到保安、皮条客和嫖客的欺骗就很正常了。
      我在学校找到更好的工作后,就不再去中餐馆干了,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莫妮卡。记得莫妮卡当年给我念叨过多次,攒够钱就给她的父母买套宽敞的房子,自己在保加利亚做点小生意。不知如今钱攒够了没有,祝愿莫妮卡有个好的归宿。


(本文刊登于《世界博览》2012年第22期)

  评论这张
 
阅读(130326)|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