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世界博览》杂志

中国融入世界,视野改变生活。

 
 
 
 
 

日志

 
 
 
 

【中外教育对比】一切为了培养学生的创造力——《世界博览》2011年3月  

2011-06-05 14:12:00|  分类: 专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的家长们永远不会明白,用什么方式才能培养孩子们的创造力。

特约记者 | 楚涓
 
1999年,16岁的我来到了美国,开始了异国他乡的留学生活。扑面而来的是完全听不懂的英语和全新的文化。在痛苦的适应过程中,最大的快乐就是一周四小时的美术课。

陶艺和数学一样重要

我从小就是个喜欢美术和手工的孩子。但是画画、做手工一直以来都被父母和老师们认为不是“正经事”,从小学开始,美术课就被挤压为一周只有两节。上了初中,一周一节的美术课还常常被数学、外语的考试占用。
感谢我有个开明的妈妈,课余时间没有逼着我去上辅导班,而是花钱请了一位美术家教,让我每周可以涂鸦两个小时。也许妈妈心里也曾偷偷希望过我能画出点名堂,但却从来没有逼我参加什么比赛。这种漫无目的的涂鸦也不得不在初二的时候停止了,妈妈也开始舍不得那每周两个小时的时间,让我用来复习数理化。
由于还不能适应美国的选课制度,第一学期的课程是老师给我安排的。三堂ESL(为非英语母语的学生提供的英文课)、一门中级数学、一门世界历史、一门陶艺课。当我拿到课程表时,发现陶艺课竟然与数学、历史这些国内的“主科”一样一周有四小时的课时。
我以为是课表出了问题,就去找老师询问。
老师说学校的要求是每学期必须选修一门数学、一门文学、一门自然科学、一门社会科学和一门艺术类课程,每门课每周的课时都是4小时。其实我很想尝试陶艺,但总觉得每周花四个小时在陶艺教室里玩泥巴是在浪费父母的钱。我再三要求把陶艺课换成物理,老师还是没有同意,理由是希望我腾出更多的精力来补习英文和适应环境。

美术老师地位高

陶艺课老师是个留着花白平头的日本裔老头,总是穿着棉布T恤和肥大的短裤,趿拉着一双塑料凉鞋,像是谁家的爷爷,又像个很有故事的智者。
他讲课的时间很短,一次是讲解陶土的特性,一次是讲解各种工具的用途,其他时间都是让我们自己来操作。等学期到了中间,我们手工制作了一些陶土作品之后,他又给我们讲了一次如何使用拉坯机。学生们很喜欢他,有事没事都缠着他聊天,我也看到一些高年级的学生自习课的时间过来找他,关起办公室的门来聊心事。
想起在国内时,我的美术老师可没有这样的地位。美术课基本都被数理化等“主科”强占了,学生们似乎也不愿意听美术老师的话,上美术课时大多数同学都偷偷地背单词或做题。美术老师似乎也知道自己的边缘地位,总是低着头捧着一大堆教具独自从学校里穿过,没有学生有心情去拍美术老师的马屁,所以他没有课代表。
可惜那位老师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画得一手好丹青,只能在校庆时用来布置礼堂。我喜欢美术,总是很乖地交作业,所以老师认得我,有时候叫我帮他搬教具回办公室。一次国画课后,他对我说:“小姑娘,水墨画画得还有点意思,有基础吗?”我回答,小时候学过,早不学了,要复习考试没时间。他也只是遗憾地低声笑笑。
直到工艺美院并入了清华大学,美术老师才被学生和家长们重视起来,很多分数原本够不上清华的都打起了清华美院的主意,以为跟着美术老师恶补几天素描和色彩就能以比较低的文化课成绩换一张清华大学的入场券。目标是清华,不是美术。

孩子的创造力来自何处?
【中外教育对比】一切为了培养学生的创造力——《世界博览》2011年3月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美国的学校很重视艺术类课程,我读的高中开了素描、油画、陶艺、现代舞、芭蕾、戏剧、摄影、乐团等多门艺术课和课余兴趣组。美国的高中生大多有一两项艺术特长。他们目的性没那么强,大多出于兴趣,就连老师的教学在中国人眼里也缺乏计划。
比方说我的陶艺课,没有硬性作业,只要求期末之前交出三件作品作为成绩。我学不会拉坯,怎么也转不出圆瓶子圆碗,心里很担心交不上作品,不及格。美术老师倒一点也不急,说:“谁说非得拉坯才是陶艺?手工捏的也可以,想捏什么捏什么。”
我看他没有什么心情教,就自己赌气和泥玩,捏了个人形陶偶。形体捏不出来,就干脆弄个宽袍大袖的古装;头的形状拿捏不好,我干脆给它加了个云鬓,成了个古装仕女;仕女比例不好,站不住,我就捏了个小船让她坐进去泛舟。
自己玩得不亦乐乎之际,老师走过来,问我的作品是什么。也不知道哪来的灵感,我居然告诉老师,捏的是一句宋词:“中国古代有个女词人,她在战乱中和丈夫离散,坐船出游的时候,写下了‘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我捏的是这句古诗。
没想到老师居然欣然接受我的说辞。把我的作品举起来给大家展示,振振有辞地说“这个作品来源于作者自身的文化背景,体现了我们身边文化的多元性。”引来大家一片掌声。
就是这句称赞让我爱上了陶艺,在接下来的高中三年里,我花了很多时间在陶艺教室玩泥巴。我远没有成为陶艺家的可能,一直学不会拉坯,但是我自娱自乐地捏了一堆站不住的贵妃醉酒、昭君出塞,拿着这些七扭八歪的泥人给老师和同学们讲了一个又一个中国故事。
新闻里提到,美国的高校普遍反映中国留学生创造力差。在一个把启发创造力的艺术课压缩到最少的教育制度下,创造力在某种程度上被抑制是可想而知的结果。在有限的美术和音乐课中,又有很多条条框框:素描要像素描,美声要像美声,只求结果不求过程,任何逾越界限的创新都会被无情地打压。
老师家长们也许没有想过,有多少创造力是在肆无忌惮地玩泥巴过程中产生的?■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