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世界博览》杂志

中国融入世界,视野改变生活。

 
 
 
 
 

日志

 
 
 
 

封面报道-人类是如何学会应对灾难的  

2011-03-31 16:18:00|  分类: 封面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场天灾,可以引发出人类巨大的同情心

记者 栗月静

 

天谴论、抢劫、暴力、疯狂,这些都是从前人类面对灾难时的第一反应。

封面报道-人类是如何学会应对灾难的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人类历史上同这次日本地震最相似的灾难,发生在1755年的里斯本。

1255年,里斯本成为葡萄牙帝国的首都,15世纪末是里斯本最繁荣兴盛的时期,当时葡萄牙航海探险家们的足迹遍及亚洲、非洲及南美洲。但是1755年11月1日里斯本发生的大地震,使得葡萄牙首都500年的荣耀瞬间消失不见。

现在的地质学家估计那次地震的规模达到里氏9级,是迄今欧洲最大的地震。震中虽然在距里斯本城几十公里的大西洋海底,但这次地震引起的海啸近30米高,袭击了里斯本海岸,使得城内接近1/5的人口死亡,总数达7万,2/3的市区被摧毁,重建里斯本花费了葡萄牙30%~50%的GDP。

3月11日日本发生的地震和海啸,在某种程度上正是里斯本地震和海啸的一次重演。里氏9级的地震是日本历史上最高的震级,威力相当于3万颗广岛原子弹。紧随大地震而来的是席卷城镇的大海浪,冰冷的海水疯狂地涌上来,将震后的断壁残垣往内陆冲了好几公里,那些年纪太大、动作太慢而没有及时爬上高地的老人大多丧命。在一些城镇,一半以上的人口都葬身海水。

但对比这两次灾难,我们发现人类对灾难的认识已经有了巨大的变化。

“天谴论”逐渐退场

里斯本地震让欧洲知识分子对上帝的仁爱产生了广泛的怀疑,也因为人类的努力在大自然面前的苍白无力而充满恐惧。

“地皮在他们脚底下发抖了。海水涨了上来,淹了海口。把所有抛锚着的船打得粉碎。火焰与灰烬的龙卷风盖住了街道与公共的地方;屋子往下坍,屋顶一片片飞下地来,地面裂成了窟窿,3万男女老小居民全压了一个稀烂。”这是伏尔泰在小说《老实人》中描述的里斯本地震。

小说中描写了地震之后,一个水手野蛮下流的表现,可能会令现代人觉得匪夷所思:那水手往火堆里跑,拼死想发财,捡到了钱就往身上揣。有了钱他就换酒喝,喝个胡醉,睡饱了醒来就找女人,在烂房子的灰堆里凑在死透的、尚未死透的“尸体”中间寻快活。

小说中那些“国内的贤能”们为了预防震灾再来,要给人民一个“异端审判”。他们认为用慢火烧死少数活人,同时举行盛典,是防止地震的一个最灵验的手段。

中国传统文化喜欢将天灾视为天谴,皇帝们常常要在天灾后举行“检讨仪式”,祈求苍天原谅他的过失、保佑万民。基督教文化也要检讨自身行为。《圣经》中记载,耶稣说:“你们以为这些加利利人比众加利利人更有罪,所以受这害吗?我告诉你们,不是的。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从前西罗亚楼倒塌了,压死18个人,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吗?我告诉你们,不是的。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

1755年的地震后,天谴说遭到了启蒙思想家们的质疑:伏尔泰在地震发生后第二年就写了长诗《里斯本灾难哀歌:检视“一切都很好”这格言》。在诗中,他质疑天谴论:

你会认为他们的死是罪有应得吗?

 

 

一场天灾,可以引发出人类巨大的同情心

人类是如何学会应对灾难的

天谴论、抢劫、暴力、疯狂,这些都是从前人类面对灾难时的第一反应。

记者 | 栗月静

 

那被抱在母亲的胸前,流着血的

婴儿,

你能说他们有什么罪过吗?

难道在这坍塌的里斯本,

你能找到比花天酒地的巴黎更多的罪孽?

比起崇尚奢靡的伦敦,

里斯本的放荡岂敢媲美?

但大地吞噬了里斯本;

法兰西的轻狂儿女们

还延续着无度的宴饮,跳着疯狂的舞蹈。

2005年新奥尔良遭遇飓风袭击后,市长雷·纳金说,上帝显然因为美国入侵伊拉克而对美国发怒了,或者因为黑人没有照顾好自己而对黑人发怒了。但是总体上来看,在书本和官方的报告中,卡特里娜的悲剧成了对政客、贫穷和豆腐渣工程的谴责。天谴说很难再进入社会主流了。

这次,除了石原慎太郎等极少数人将日本地震归为“天谴”之外,大多数人都把关注的焦点放在了地震给日本带来的损失上。现代人已经不再对人类的发展模式做出彻底的反思了。

乐观的一面

1761年,伦敦接连发生两次地震,第一次地震发生在2月8日,地震造成的损失不算太大,只是把几户人家的烟囱给震倒了;第二次发生在3月8日。间隔恰好一个月,这样的巧合于是给了人们一个印象:第三次地震会在4月8日

到来。

于是,伦敦人纷纷想方设法移居他处,以躲避不可测的劫难。随着那个可怕的日子一天天逼近,紧张的气氛也越来越浓重。“最后”的日期越来越近了,就连那些一星期前还对预言嘲讽不已的人,也顾不得什么脸面,赶紧收拾起包袱追着避难人群落荒而逃。无数伦敦市民急匆匆地离开城市去几十公里外的村庄避难,然后忐忑不安地等待着伦敦的毁灭。 结果当然是一场虚惊。

这段记载出现在19世纪英国作家查尔斯·麦凯写的《人类愚昧疯狂趣史》中,如果说人类在灾难面前有什么进步的话,那就是不会这么愚昧而疯狂了,而且对灾难中人类行为学的认识也日益深入。

1920年英国出版了《大灾难与社会变化》一书,这是人类第一次对一场灾难中人类的行为作出系统的分析。书中写道:灾难降临之后,生命变得好像熔化的金属。旧习惯崩溃,而不稳定性支配着一切。

此后对灾难中人类行为的研究便沉寂了。后来,随着冷战的阴影笼罩,人们在核威胁下应该如何应对这样的新忧虑不断产生,又使这个问题重新回到研究者的视野。苏联解体之后,对灾难中人类行为的研究再次沉寂。直到2001年9月11日之后,美国对灾难中人类行为的研究才再次活跃起来。如今,英国有悠久的火灾研究中心,而以色列以对创伤心理学和反恐行动的研究著称。

现代学者发现,不管在哪种类型的灾难中,我们都大致经历三个阶段:第一个是否认、不相信的阶段,这种延迟有可能是致命的。《消防车》杂志2002年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实际火灾中人类的行为与恐慌游戏中的有点不同,常规的反应是昏昏欲睡式的。火灾中人们常常表现冷淡,拒绝面对现实或者拖拖拉拉地应对。”

研究近900个世贸大厦惨剧幸存者的访谈,你会发现,世贸大厦的幸存者在奔向楼梯之前,平均会等待6分钟,有些人甚至等了45分钟。当灾难降临,我们似乎要强迫自己相信一切正常。

一旦通过了否认阶段的最初打击,我们将转向沉思——逃生反应弧的第二阶段。我们变成了有认知缺陷的超人。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人身上的血管会收缩,血压升高,心跳加快,我们的肌肉紧绷,随时准备行动,我们的身体会分泌天然止痛药,但我们的推理和感知周围环境的能力却退化了。哪怕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像如何穿上救生衣或解开安全带之类都办不到,甚至有些人会暂时失明,而大小便失禁的情况非常常见。

最后来到第三阶段:决定性时刻。我们已经接受处于危险中的事实,对于我们的选择也已经深思熟虑过,要采取行动了,但结果如何只能靠运气。

正如美国学者埃德·斯基德莫尔所言:“当灾难降临时,无论人类如何努力,一切都掌握在大自然的手中。”天灾的出现没有办法用理性彻底解释,不过,活着的人们也应该看到乐观的一面:一场天灾,可以引发出人类巨大的同情心、舍己为人的爱心、救人的无比勇气和不问回报的慷慨。■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