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世界博览》杂志

中国融入世界,视野改变生活。

 
 
 
 
 

日志

 
 
 
 

难道只是导演的差距?  

2011-03-31 10:32: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 | 刘平

 

一口气看了两部电影,一部是德国导演弗洛里安的《致命伴侣》,一部是中国导演张一白的《将爱》。两部电影的差距如此之大,简直让人瞠目结舌。

先看的是《致命伴侣》,电影院里观众稀稀落落不足三成。根据网上公布的最新内地票房排名,它远排在《将爱》之后。如果不是售票小姐告诉我这是目前几部上映影片中最好看的一部,我差点放弃这部名不见经传的进口片。遗憾的是,售票小姐却没有告诉我哪部是最难看的。于是,我带着还沉浸在《致命伴侣》里的迷茫,又陷进了《将爱》的烂泥潭里,观看《致命伴侣》带来的愉悦与兴奋顿时被厌恶所淹没,岂止恶心,简直是愤怒。这就是中国的第六代导演?这就是三天进账7000万的青春偶像大片?这就是被内地观众热捧的“情人节档期最精彩影片”?

如果不是两部电影连着看,或许我不会如此清晰地看到中国电影和世界电影以及中国导演和世界一流导演的差距,这种差距已经大到令人灰心丧气的程度。中国电影的症结不仅在于那些自命不凡的所谓导演,更在于那些自以为是的所谓“现代主义”的观众。后者比前者更可怕,正是他们支撑着一座摇摇欲坠的破茅房。

这真是一组“致命”的对照、放在同一档期的“致命伴侣”。在朱莉与德普面前,徐静蕾与李亚鹏顿时黯然失色,同样是在法国拍摄的镜头,同样是在演绎爱情,同样是激情戏,同样是三十五六岁的女演员与四十多岁的男演员,朱莉与德普带给观众的是赏心悦目的美,而徐静蕾与李亚鹏带给观众的是莫名其妙的矫情、雷人的表演与恶心的床上戏。

或许不应该苛求演员,应当问责导演。

我知道《将爱》的导演张一白,还是通过一条娱乐八卦获知的——2009年12月,张一白因吸毒被警方抓获。也许不该把吸毒与他的作品相提并论,但吸毒总归反映了一个人的精神面貌。这位出生于1963年的重庆人,被冠以“中国第六代导演”的名号,我看过他的《开往春天的地铁》、《好奇害死猫》,觉得都是些无病呻吟的东西。1973年出生于德国科隆的弗洛里安,比张一白整整小十岁,他曾在牛津大学学习政治学、哲学和经济学,拥有好几个国家的学位。他33岁时拍摄的第一部电影《窃听风暴》,即获得2007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弗洛里安的知识结构与文化背景,远不是张一白这种中戏毕业生能够望其项背的,而且弗洛里安不吸毒。

借用一段对《阿凡达》的影评:“这种电影中国导演是拍不出来的,就算给他们30亿投资和最好的技术。某种想象力的飞翔是必须在自由状态下才有的。”当一个人总是希望得到上头的肯定,他就总会唯唯诺诺地去逢迎。这种人往往不但媚上,还媚俗,在讨好领导的同时,也千方百计去迎合观众的低俗口味。这样的精神状况,怎么可能让思想自由地飞翔?

不过最值得引起人们深思的还不是对这两部影片的评价,而是大多数观众为什么会在看一部不上档次的影片时,完全不该笑的时候发出那么舒心的大笑?而对一部应当进电影院看的上佳影片居然无动于衷?如果观众的质地仅仅如此,我们根本无法指望中国的电影会出现什么中兴的奇迹。■

(刘平,自由职业者,现居香港)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