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世界博览》杂志

中国融入世界,视野改变生活。

 
 
 
 
 

日志

 
 
 
 

<社会> 海盗猎手  

2009-01-10 18:39:00|  分类: 其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社会 海盗猎手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欧丽

 

    索马里海盗的猖狂活动,使许多国家开始要求联合打击这些海面上的匪帮。其实,对海盗的打击围剿从来就没有停止。

   

    袭击发生在拂晓时分。20061月,三角洲漫游者号,一艘运载铝土的货船,正行驶在墨蓝色的印度洋海面上。这里距离索马里沿岸大约200海里。一名船员发现两艘快艇正在接近货轮。片刻之后,子弹飞向了船体,火箭弹随后而至。海盗来了!

    子弹不断打中货轮,发出“砰砰”的响声。船员立即拉响了警报,尝试驶离此地。船长用无线电与遥远的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取得联系,在那里,国际海事局运行着世界上唯一的海盗报告及救援中心。为了准确描述这次袭击,船长强调,这批海盗好像在用一条抢劫来的印度独桅渔船作为母船。

    救援中心官员立即用无线电联系了“三角洲”号附近的船只,并发出警告。他们发现,近来有其他两艘货船也遭遇过类似袭击,最终成功脱险。救援中心的下一条信息发往“温斯顿·丘吉尔号,一艘正在巡逻中的海军导弹驱逐舰。丘吉尔号距离最后报告的海盗位置约100海里。收到信息后,丘吉尔号直奔海盗船。

 

现代海盗更加猖狂

    从人类第一次乘船入海开始,海盗的活动就从未停止。其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4世纪,埃及人在文献记录中写到,海盗突袭了塞浦路斯。一千年之后,亚历山大大帝试图扫清地中海海域的劫匪,最终无果而终。公元前75年,海盗把尤利乌斯·凯撒(Julius Caesar)作为人质索要50塔兰特作为赎金。历史学家普鲁塔克写道:随后,凯撒随几艘船只返回,俘虏了海盗,并把他们中的许多人钉死在十字架上。

    这并不意味着海盗活动的终结。公元13世纪初,一个叫做尤斯塔斯的僧侣让英吉利海峡成为恐怖之地。随着欧洲殖民美洲,海上运输促成了所谓海盗黄金时代的到来。16601730年,出现了诸多大名鼎鼎的加勒比海盗:黑胡子、黑巴特和基德船长。与航海密切相关的国家通过扩充海军加大了打击力度,才遏制住猖狂的海盗活动。

    如今,这种中世纪盛行的令人唾弃的活动又出现了新的情况:冷战后,各国政府削减海军;海盗们掌握了更强大的武器;越来越多的货物通过海上运输。由此,海盗再次成为利润丰厚的“职业”。20世纪中叶,海上抢劫一度很少发生,但在70年代死灰复燃。到了90年代,海上袭击事件急剧上升。为应对这种变化,国际海事局于1992年成立了海盗报告中心。但海上袭击事件仍持续不断,高峰期达到2000年记录在案的469起。

    此后,随着遇险报告和轮船跟踪技术的提高,以及政府的强硬反应,海面变得相对平静——2004年海上袭击事件为329起,2005年减少到276起,2006239起。但海盗活动仍然猖獗,使得印度尼西亚、孟加拉国、尼日利亚和索马里海域尤其危险。吉隆坡海盗报告中心主任诺尔·钟(Noel Choong)说:我们每年报告数百起海盗袭击事件,但是还有更多的海上抢劫没有被发现。每年都有一些船只和船员在公海和沿海水域失踪,再也没有被找到。即使是固定目标,如石油钻井平台,也处在危险之中。

    如果没有远洋轮船转运燃料、矿产、大宗商品以及大量的药品和食品,全球贸易将陷于瘫痪。据美国海事管理局统计,约95%的世界贸易通过海上运输。总部位于波士顿的一家预测公司全球洞察估计,2007年海上贸易总额至少有6万亿美元,而每年全球范围内海盗抢劫价值数十亿美元。

    与古老低矮、易于攀爬的西班牙式大帆船不同,现代的超级油轮和大型货船高达几层,但这并不能给窃贼构成很大障碍。子弹和火箭弹迫使许多船长停止海上航行。通过用钩锚钩住围栏,几乎任何海盗都能爬上甲板。

    今天的海盗既有凶恶的海边村民,也有国际犯罪集团成员。他们的掠夺遍布全球各地,从伊拉克到索马里、尼日利亚,从马六甲海峡到南美领海。无论是超级油轮还是私人游艇,似乎没有船只是安全的。200511月,两艘海盗的快艇在索马里近海试图攻击游轮海洋精灵。船长斯文·埃里克·彼得森通过一种远程声学装置赶走了袭击者——这是一种声波武器,是美国军方的科尔号2000年在也门遭到基地组织恐怖分子袭击后研制出来的。

 

海盗·线人·无间道

    走进一幢位于吉隆坡热带街道上的35层无名写字楼,通过一道安全门,就来到了一间墙壁上贴满地图的小房子。这里是全天候运行的国际海事局的海盗报告中心。世界任何地方发生海盗袭击时,这里总是第一个收到报告,并用无线电第一个发出警报。数以万计的船只接收海事局发出的信息。

    红色的大头针标记着最近发生的袭击。我参观的那天,地图上的大头针像疹子一样,覆盖着世界大部分地区。另一面墙上挂满了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国家的船长赠送的感谢牌匾。诺尔·钟带领我参观了指挥中心,作为一名船员他在远洋轮船上工作了十多年。而此刻,穿一身深色西服、声音柔和的他更像一名企业的中层管理人员。

社会 海盗猎手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钟向我展示了中心登记的2006239起重大海盗袭击的报告:188名船员被劫为人质,15人死亡,其中亚洲9人,非洲4人,中东和南美各1人。现代海盗就像加勒比海盗一样残忍。张告诉我。他谈起199813名海盗在中国海域劫持一艘香港注册的货轮。他们蒙住23名船员的眼睛,用棍棒殴打他们至死,把尸体抛到海里。然后,以30万美元的价格卖掉抢劫来的船只。

    由于钟从事的大部分是隐蔽性工作,也因为他一直是被暗杀的目标,所以他小心地隐瞒自己的身份。他有一个广泛的线人网络——通常是海盗团伙的成员或是寻求丰厚回报的腐败的政府官员。船只失踪后,他会在短时间内飞到一个遥远的城市实施搜寻工作。他说,海盗索要的赎金大约是80万美元。如果我支付线人一小部分钱找回船只,那么船主和线人都很高兴。

    最近,一名线人拨打钟的手机说他知道被劫持船只的藏匿之处。第二天张飞到曼谷,在机场酒店的酒吧里,以5万美元换取了被劫船只的藏匿地址。

    轮船到手之后,他往线人用假姓名开设的账户存入了5万美元。钟说,他从来都是有了结果再付钱。整个交易——从打电话到付钱不超过一个星期。但钟怀疑那个线人是否能够享用那些钱。我听说他不久就被同伙谋杀了。

    在吉隆坡一家豪华的酒吧,一名出于安全考虑不愿透露姓名的船舶经纪人,在喝酒间隙告诉我,除了买卖船舶,他有时也安排赎回被劫的船只,赎金和钟提到的差不多。“船主通常毫不犹豫地支付赎金。他表示,提交当局“可能会使船只在港口耽搁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等待调查,这会让他们损失很多钱。”

    当然,并非所有的谈判都能顺利进行。沿索马里海岸——钟把它标记为世界上最可能发生海盗袭击事件的地域之一,劫匪可能而且常常把谈判拖延几个月。

    “索马里非常混乱,不同帮派的全副武装的人横行于陆地和海洋,”詹姆斯·姆里亚,一名魁梧的水手,在肯尼亚的蒙巴萨港告诉我。2001年他作为人质被索马里海盗扣留了四个月。在此期间海盗与他们劫持的意大利渔船主不断地讨价还价。他说,匪徒给他们的食物仅够维持生命,而且还经常用枪托打他们。那里就是地狱!

 

解救“三角洲”号

    试图劫持“三角洲”号的海盗的领地也是索马里。

    “丘吉尔”号的执行官埃里克·尼尔森(Erik Nilsson)船长在一次电话采访中告诉我,丘吉尔号追逐被劫持的独桅帆船占有奇袭的优势。夜间,海盗在地平线上看不到我们。但在黎明时,丘吉尔号暴露了目标。海盗们取道向西行驶。索马里领海距此80海里。根据国际法,丘吉尔号不能进入该领域。

    尼尔森确信无疑,这就是他们要找的船只。他已经得到“三角洲”船长的报告。过了一段时间,他通过双筒望远镜看到16名印度船员举着一块胶合板,上面喷着:先生,请帮助我们。

   我们多次通过无线电要求独桅帆船停下,尼尔森说。当海盗拒绝后,美国水兵用扩音器向他们喊话,仍没有效果。追逐持续了整个上午。直到下午,距离索马里海域只有四个小时的航程时,丘吉尔号缩短与单桅帆船的距离,保持在450米内,并用25毫米链炮在船头开火。这引起了海盗的注意,他们停了下来。尼尔森说。

    “丘吉尔”号的一些船员登上了独桅帆船,拘留了船上所有的人。驱逐舰上一个说印度语的船员审讯了独桅帆船的船长。“她查明,海盗6天前截获了独桅帆船,殴打、监禁船员,尼尔森说,他们不给印度船员食物,并威胁如果反抗就杀死他们。

    尼尔森说,他见过索马里海盗在夜间扔“不明物体”。很多海盗试图隐藏武器,他们认为这样一来就可以因为证据不足而免于起诉。如果他们也想在独桅帆船上如法炮制,肯定不会如愿:上船搜查的人员在驾驶室里发现一支AK47步枪。

    晚些时候,“拿骚”号——一艘两栖攻击舰与“丘吉尔”号附属的远征攻击组的旗舰,同时与“丘吉尔”号会合。10名索马里海盗被带到较大轮船的禁闭室。经过与美国中央司令部的磋商,拿骚号把这些海盗送到索马里的蒙巴萨,在那里肯尼亚当局逮捕了他们,并对他们进行海上抢劫的指控。

 

波斯湾的“阿里巴巴”

    保持世界海上通道商务贸易的安全,是海军海上安全行动的目标之一,他们的另一个目标是预防海上恐怖主义。钟告诉我,即使是在危险的波斯湾北部、伊拉克海域,海盗活动也很猖獗。

    为了到达那里,我飞到了位于沙漠腹地的巴林。这里是美国第五舰队的总部。第五舰队活动于阿拉伯海,红海、阿曼湾和印度洋的部分海域。随后我登上了一架海军“沙漠鹰”号直升机。经过两个小时的飞行,到达了我为期三天的访问基地——“菲律宾海”号导弹巡洋舰。一路上,直升机快速地低飞在波光粼粼的绿色海面上。海面点缀着珊瑚岛、渔业帆船和石油钻井。飞行员把我们平稳地降落在船尾的甲板上。

    在船上,澳大利亚海军中尉指挥官蒂什·范·斯特劳伦(Tish Van Stralen),也是一名海事律师。他说这艘巡洋舰是8艘联合舰队的旗舰,负责保护伊拉克巴士拉附近的基地和阿马亚湾石油码头。这些石油码头每天向超级油轮输送160万桶原油。它们占伊拉克国内生产总值的90%。因此,联军部队在这些石油码头周围设立了两个前后相连的约3.2公里宽的禁区。斯特劳伦说:我们检查核对每艘进入禁区的船只,主要是预防试图炸毁石油码头的恐怖分子,而且也警惕海盗和走私活动。

    在禁区内巡逻的是驾驶小型武装快艇“阿奎德莱克”号的海岸警卫队成员。为了见到他们,第二天一早我乘坐快艇在平静的海面上航行了半个小时。乔纳森·卡特船长和他的22名船员在这个不稳定的水域已经坚守了六个月。机架上安放着突击步枪。在一座小桥楼上,四名水兵俯身监视着雷达和声纳设备,寻找任何试图进入禁区的船只。

    当“阿奎德莱克”号沿着阿拉伯河航道徐徐向巴士拉航行时,卡特指着我们左边200码远的一片空旷的沙漠。那是科威特。他说。右边大约200米的地方就是伊拉克——更广阔的沙漠,没有任何生命迹象。小型武装快艇驶过几艘半裸露在水面之上的锈蚀的船体,这是海湾战争的残骸。

社会 海盗猎手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海盗在这一水道活动已经有几个世纪了。现在仍然有大量的海盗。我们称他们为阿里巴巴。卡特继续说道:他们主要打劫独桅帆船,尤其是在捕捞对虾的季节。当独桅帆船的船长们将捕获的海货卖给商贩,船上携带着大量的现金时,我们会从无线电中听到呼叫:阿里巴巴!阿里巴巴!但是,当我们赶到独桅帆船时,海盗们通常已经逃之夭夭。如果我们出其不意地对他们发动袭击,他们会扔掉武器。

    联军海军部队正在训练伊拉克海军陆战队队员登船、搜查,如果有必要,则扣押可疑船只。我看到两艘巡逻艇沿该水道由北向南轰鸣着驶向我们。艇上载有伊拉克海军陆战队队员,指挥官是几名澳大利亚皇家海军军官。海军陆战队员们正在参加一项演习。我和五名海岸警备队员自告奋勇地扮演潜在的恐怖分子或海盗。

    几个身着迷彩服、表情冷峻的伊拉克海军陆战队员迫使我们集中到“阿奎德莱克”号的船头。一些人用枪指着我们,另一些人则对我们进行搜身并检查我们的证件。当一名海军陆战队员用力猛地把我的胳膊拉到头顶时,我做了个鬼脸。而当他粗暴地对我进行搜身、检查是否有藏匿的武器时,我感到一阵紧张。

    他们让我们坐在裸露的甲板上,在酷热的阳光下呆了一个多小时,拒绝我们的喝水要求并持续用枪对着我们。尽管如此,他们还是没有查出一名船员私藏的一把刀。他们根本就没有搜查我的相机包。如果我们真是海盗的话,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呢?

 

海盗行为永无终结

    去年十月,我在蒙巴萨北部驱车一个小时,经过一连串的肯尼亚豪华海滨度假区。在安保措施最为严密的监狱里,与在押的10名被指控的索马里海盗中愿意与我交流的人交谈。当我在监狱的石墙外等候的时候,身穿条纹睡衣和短裤、表情冷峻的囚犯们在卫兵的看守下来来往往。

    此刻,对这些索马里人的审判正在进行中。被告将在第二天到庭。监狱里,在全副武装的看守护送下,其中两名拖着沉重的脚步向我走来,他们被铐在了一起。

    我们挪到一间窗上装有栏杆的空房间。看守跟在我们后面,而另一些人则挤在窗外凝视和聆听。

 

   (因“正文字数超过最大限制”而删节)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