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世界博览》杂志

中国融入世界,视野改变生活。

 
 
 
 
 

日志

 
 
 
 

<记忆> 美元外交——马歇尔计划  

2008-09-25 12:03:00|  分类: 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俊平

 

    194765日,美国国务卿乔治·马歇尔在哈佛大学的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说,简要说明需要通过经济援助来刺激欧洲的复苏,这项计划遂被命名为马歇尔计划。时隔60年,这项计划依然被欧洲和美国珍藏于记忆之中。

   

记忆 美元外交——马歇尔计划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马歇尔称:“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它都是一个民族对另外一个民族的最慷慨之举”。许多其他国家的人亦如是认为。英国外交大臣欧内斯特·贝文说,“它就像是对溺水之人的一条救生索”。欧洲最大一家轮胎厂的经理称,“它把我们从灾难中拯救了出来”。

    在东欧的社会主义阵营崩溃之后,一些美国的经济学家就坚持认为,前苏联地区也需要这样一项计划。最近,更是断断续续出现了对阿富汗、伊拉克、甚至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实施马歇尔计划的言论。批评家们在对美国政府目前在对外援助方面不愿下血本而表示遗憾的同时,常常会与上个世纪40年代末做一比较,使之相形见绌。然而,在马歇尔计划之初和之后,都有人对该计划的动机以及功效表示置疑。它真的是那么利他无私吗?它真的是避免了一场灾难吗?

 

五位重要的参与者

    那些比较受大众关注的历史,铭刻得更多的是战争而不是和平,而且极少与经济有关。美国这项最大的援助计划本来也可能只是了无生趣的故事,但五位重要的参与者为它带来了最精彩的军事史和外交史才有的那种文学激情和戏剧效果。

    马歇尔作为战争期间的美军总参谋长,用邱吉尔的话说,他是“胜利的缔造者”;作为国务卿,他又以同样的沉着冷静和严格自律,处理了欧洲战后重建问题。

    还有负责经济事务的副国务卿威廉·克莱顿,一位靠棉花发家、靠战时采购享誉政坛的南方人。克莱顿也是一位立下过汗马功劳、令人敬畏的人物,惟一的美中不足就是他那位过于苛求的夫人——苏。她对他没有插手政府生意而极为不满,三番五次反对他接受一些比较重要的任职。最过分的是,在他退休一年后,她就跟他离了婚,结果两个月后又与这位不幸的惧内高官复婚。

    第三位是亚瑟·范登堡,共和党在参议院内的一位重要人物,参战经历使他从孤立主义转而信仰国际主义。如果没有他,马歇尔计划可能就会受到共和党反对派的百般阻挠。

    第四位是傲慢专横的商业巨头埃夫里尔·哈里曼。作为商业部长,他是总统对外援助委员会的头脑人物,后来又成为欧洲复兴计划驻欧特别代表。他的贡献是在欧洲进行外交斡旋,从而使援助与美国的其他目标微妙地捆绑在了一起。

    最后,还有永不懈怠的汽车销售商斯蒂倍克公司(Studebaker)总裁保罗·霍夫曼。杜鲁门总统几乎要用动用军警绑架他,强行把他推向马歇尔计划管理者之职,而把马歇尔计划推销给所有美国人的不是别人,正是霍夫曼。

    在这个人来人往的舞台上匆匆走过的还有一些更加知名的人物:哈里·杜鲁门,他拒绝把这项计划称作“杜鲁门计划”,并非是出于谦逊,而是害怕激怒共和党反对派;约瑟夫·斯大林,他下令向捷克斯洛伐克出兵,终结了“布拉格之春”,这给范登堡成功化解国会的阻力帮了大忙;欧内斯特·贝文,这位体格超重、热情奔放、几乎是无产者的英国外交大臣,是马歇尔计划最忠实的粉丝;还有日记作者、风趣才子哈罗德·尼科尔森,他以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把美国刻画成“一个长着大学生的四肢、老处女的情绪和孔雀的大脑的巨人”,1945年的美国是一个巨人,可以这么说,但是,有了哈里曼的财富、马歇尔的利他主义以及克莱顿、范登堡、霍夫曼之辈的全力奉献,它毫无疑问是一个仁慈和蔼的巨人。

 

危机重重的战后欧洲

    那么,马歇尔计划究竟是什么?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再回到在哈佛大学的那次演说。第二次世界大战在欧洲结束两年多之后,马歇尔对他的听众们坦言:“欧洲经济结构的复苏所需的时间和努力将会大大超乎我们的预料。城乡之间的劳动力分工在欧洲有崩溃的危险,因为城镇工业生产不出足够的货物与产粮的农民进行交换。”因此,欧洲政府被迫使用宝贵的硬通货储备从美国进口必需品,而这些硬通货储备最好是花在资本货物上用于重建。

    马歇尔称:“事实就是,今后三四年,欧洲对进口粮食和其他必需品——主要来自美国——的需求太大,远远超出它现有的支付能力,因此,它必须得到实质性的额外帮助,否则,就会面临经济、社会和政治严重恶化的问题。”

    起初,大家普遍认为欧洲,特别是英国和法国的重建并不需耗费过多,它们完全可以依靠自身的殖民地,快速恢复经济。然而到1947年,这些地区的经济依然不见起色。持续几年的寒冬又使情况进一步恶化。在不断增长的高失业率、因食品短缺导致的接连不断的罢工以及一些国家的社会动荡下,到1947年,欧洲经济依然徘徊在战前水平以下,并几乎看不到增长的迹象。农业生产是1938年水平的83%,工业生产为88%,出口总额则仅为59%

记忆 美元外交——马歇尔计划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横贯欧洲大陆的铁幕阻断了西欧从东欧的粮食进口线,加剧了战后西欧粮食短缺的局面。食品短缺成为了最为紧迫的问题。在战前,西欧的粮食供应很大程度上要依赖东欧出口的余粮,但这一贸易路径此时已被铁幕几乎完全阻断了。情况在德国尤其严重,那里1946-47年的人均热量摄入仅为每天1,800千卡,这个数值完全不能支持人体的长期健康。威廉·克莱顿在给华盛顿的报告中说,数百万人正在慢慢饿死。而对于经济全局来说,最为致命的是煤的短缺,1946-1947年酷寒的冬天更使之雪上加霜。期间德国有许多家庭没有供暖,数百人被冻死。英国的情况虽然没有那么严重,但是为了满足国内的民用煤炭需求,工业生产不得不被停止。

    要么是干预,要么是就是“饥饿、贫困、绝望和混乱”。那么,美国的目标应当是恢复“欧洲人民对其各自国家以及整个欧洲未来经济发展的信心。”但是,是否接受美国所提出的援助,以及他们希望把这种援助用于什么目的,这要留待欧洲人自己来决定。马歇尔称:“这个倡议必须要由欧洲提出。”这一新政策(马歇尔本人当时并没有使用“计划”一词)“并非针对任何一个国家或任何一种主义”。但是,“任何耍弄花招、阻挠其他国家复兴的政府都将得不到美国的援助”。而且,任何为了自己邪恶的政治目的而企图“让人类永远无法脱离苦难”的政党或团体,都会“遭到美国的反对”。

    马歇尔用一种几乎机械发声器一般的单调语调读完了足足有七页纸的打印稿。他的演说有四点特别突出。第一点是它的经济大前提:欧洲急需美国的帮助,只有这样,城市消费者才能在不花光花净硬通货储备的情况下填饱肚子,而更长期的目标则应是恢复欧洲人的信心、生产力和自给自足能力。第二点是不承认单边主义:这就是要让欧洲人自己说出来他们需要的帮助。第三点是演说所涵盖的欧洲范围:从今以后,战胜国和战败国被视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第四点是马歇尔对苏联和共产主义的含沙射影:任何反对这一新政策的人都会受到美国的冷遇。

 

来自北美和欧洲的阻挠

    十六个参与国家的代表随后齐聚巴黎,商讨未来美国援助的形式以及分配问题,整个谈判显得极其冗长而复杂。法国的意见是不让德国恢复其战前的强大实力,而对比利时,荷兰和卢森堡三国来说,虽然他们也曾遭受纳粹的侵略,但考虑到自身与德国经济联系的紧密程度,他们还是希望通过推动德国的复兴来促进自身的经济繁荣与发展。斯堪的纳维亚诸国,特别是瑞典,则始终坚持两点原则:其一是他们与东方阵营各国长期存在的贸易联系不应中断;其二则是其中立不能被侵犯。英国则坚持认为,考虑到其自身的特殊情况,它不能仅仅满足于与其他欧洲大陆国家获得相等的援助,因为这些份额的援助对英国来说几乎没有任何实质作用。美国则一方面极力倡导自由贸易原则,另一方面又要求欧洲团结起来,筑成反对共产主义的堡垒。杜鲁门政府的代表威廉·克莱顿向欧洲各国承诺,他们能够自己自由地组织计划,然而他又提醒欧洲人,如果要让计划付诸实施,那么就必须通过美国国会这一关。

    即便在当时,也并非所有的美国人都支持这个计划。威斯康星州参议员亚历山大·威利声称:“我们当费力不讨好的山姆大叔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印第安纳州参议员霍默·凯普哈特认为,马歇尔计划是“国家社会主义”。俄亥俄州众议员弗雷德里克·史密斯说,马歇尔计划是“赤裸裸的共产主义”。威斯康星州参议员约瑟夫·麦卡锡后来称之为“浩浩荡荡的一通白忙活儿”,它把美国变成了“现代世界的馅饼”。

    在各方达成一致之后,欧洲各国拟定了重建计划草案。在这份草案中,欧洲方面提出的援助总额是220亿美元。在杜鲁门将其削减到170亿美元之后,该草案被提交给国会批准。这份草案在国会内部遭遇了激烈的反对。反对者主要是一些共和党议员,然而当19482月,苏联出兵捷克斯洛伐克之后,所有的反对声浪都迅速平息了下来。随后不久,在两党的合力支持之下,国会通过了一个包括最初的50亿美元援助在内的政府支出议案。而在最后通过国会批准的计划中,共包含的援助数额为124亿美元,为期四年。

    194843日,杜鲁门正式签署了马歇尔计划,也称欧洲复兴计划,同时他还批准设立了经济合作总署(简称ECA)来负责这一计划的实施。就在同年,计划的各个参与国(奥地利、比利时、丹麦、法国、西德、英国、希腊、爱尔兰、意大利、卢森堡、荷兰、挪威、瑞典、瑞士、土耳其和美国)又签署了一项协定,决定建立一个地位与经济合作总署并列的机构,即欧洲经济合作组织。这一组织后来又改名为经济合作发展组织(简称OECD)。它的第一任负责人是法国人罗贝尔·马若兰。

 

钱花在了什么地方

    其实早在19471月,第一笔援助资金就已经交付给希腊和土耳其。这不仅是因为那里被视作抵制共产主义扩张的前线,还因为这两个国家已经从杜鲁门主义中受益,获得了相当数量的前期援助。起初,向这两个国家的反共力量提供援助的是英国,但由于英国自身的经济情况此时已相当糟糕,难以坚持下去,于是英国请求美国来继续承担这一责任。

记忆 美元外交——马歇尔计划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马歇尔计划涉及的资金通常都先交付给欧洲各国的政府,所有资金由所在国政府和经济合作总署共同管理。每个参与国的首都都会驻有一名经济合作总署的特使。这一职位一般都由一位有一定声望的美国籍商界人士出任。他们的职责就是在计划实施过程中提出建议。

    欧洲人将大多数来自于马歇尔计划的援助资金用于购买美国生产的商品。欧洲国家在二战中几乎消耗光了他们的所有外汇储备,因此马歇尔计划带来的援助几乎是他们从国外进口商品的唯一外汇来源。在计划实行的初期,欧洲国家将援助大多用于进口急需的生活必需品,例如食品和燃料,但随后大宗进口的方向又转向了他们最初也需要的用于重建的原料和产品。而随后的几年内,在来自美国国会的压力以及朝鲜战争爆发的双重逼迫下,美国还是投入了大量资金用于更新欧洲各国的军备,且这一数字逐年增长。

 

援助美元的“倍数效应”

    不少杰出的经济历史学家,特别是英国学者阿兰·米尔沃德,对马歇尔援助计划到底在欧洲战后复兴中发挥了多么重要的作用表示置疑。米尔沃德认为,战后恢复工作早在马歇尔计划出台之前就已开始进行了,被毁基础设施的重建也早在援助资金到达欧洲之前就已取得了不小的进展。而且,马歇尔计划从整体上看规模也太小了,不会对欧洲产生显著的影响。整个援助计划还不到受助国国内总国内生产总值的3%,也不及其总投资的1/5

    要真正评判马歇尔计划的重要性,必须要了解它所涉及的援助数量。从19476月到1951年底结束为止,马歇尔计划共提供了约130亿美元的财政援助,帮助西欧复兴。这还不到欧洲国家最初所要求的一半,而且比杜鲁门总统最初向国会提议的还少40亿美元,但它依然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按照今天的美元汇率来算,大约相当于1000亿美元;而如果按照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看,这笔援助大概会超过5000亿美元。

    这实际上还是保守的算法。事实上,马歇尔计划中,美国对欧洲的援助相当于马歇尔演说当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5.4%左右,占整个计划期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1%。严格来讲,马歇尔计划从19484月通过《对外援助法案》开始,到19526月支付最后一笔款项结束。因此,如果今天宣布实施一项马歇尔计划,其价值要接近于7400亿美元。如果在2003年至2007年期间有马歇尔计划,那么,要花费5500亿美元。相比之下,布什政府在2001年至2006年间的实际对外经济援助总共还不到1500亿美元,平均还不到国内生产总值的0.2%。

    然而,即便是这样的计算,也低估了马歇尔计划的重要意义。在此之前,美国曾通过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向欧洲提供了约25亿美元的经济援助,还有一些临时性的措施,如1946年达成的对英国37.5亿美元的贷款协议。但这些权宜之计都没有解决美元短缺这一根本问题,也就是资源枯竭的欧洲无法挣够所需的外汇用以购买从美国进口的必需品的事实。

    马歇尔援助计划解决了这个问题。一位需要一辆美产拖拉机的法国农民,可以使用法郎来购买。然后,经济合作管理局(马歇尔计划的执行机构)与法国政府共同磋商,对这笔买卖进行审查。如果批准,那么,美国的拖拉机生产商就会从马歇尔计划基金中得到支付款项。同时,这位法国农民的法郎也会流入法国中央银行,从而使法国政府能够把这笔钱花在重建上。这样,马歇尔援助计划就履行了“双重职责”,一方面缓解了法国贸易逆差和政府财政的压力,同时又使资金流入了法国政府自己的复兴计划之中。因此,借用约翰·梅纳德·凯恩斯的一个术语来说,它具有“倍数效应”。一位同时代的经济学家认为,马歇尔计划的每一美元现金,刺激了欧洲四到六美元的附加生产值。

 

政治影响大于经济

    马歇尔援助确实非常重要,但更多的是在政治经济而不是宏观经济方面。它帮助欧洲经济渡过了贸易支付差额危机,但更重要的是,它帮助欧洲政府平衡了预算,降低了通货膨胀。它逼得他们从战时控制机制转向了自由市场机制。在促使欧洲从一种以罢工行动和阶级冲突为基础的机能不良的劳资关系体制,转向一种以抑制工资增长、提高生产力为基础的体制方面,它发挥了重要作用。

    马歇尔计划类似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上世纪90年代对发展中国家的借款人强制实施的结构调整计划,但它的规模更大,而且公共关系的处理要好得多。正如马歇尔所预见的一样,解决粮食缺口无论是在物质上还是心理上都有益处。一位荷兰面包师展示的一块牌子上写到:您每天所吃的面包中,有一半以上是用马歇尔麦子烘烤的。只要是能看到红白蓝色马歇尔盾徽的地方,都回响着整个计划的座右铭:为了欧洲的复兴:由美利坚合众国提供。这些供给最重要的附带条件就是把欧洲与美国新的管理资本主义模式捆绑在了一起。

    马歇尔计划还推动了欧洲的经济一体化进程,催生了今天欧洲最重要的经济合作组织——欧盟。而且,马歇尔计划潜在地缓和了西欧的革命形势,帮助阻止了西柏林、意大利、甚至可能还有法国被共产主义浪潮所吞没。冷战修正论者曾提出过,马歇尔计划是“指向莫斯科的一把利刃”,这句令人难忘的话出自斯大林的经济顾问叶夫根尼·瓦尔加之口,他还指出,马歇尔及其同僚的目的是“使欧洲国家在经济上和政治上对美国资本俯首称臣”。

 

如果没有马歇尔计划

    一位美国国会议员问道:“如果不援助欧洲,会有什么样的代价?”这在今天依然是一个关键性的问题。如果没有马歇尔计划,那么,西欧的经济是否就无法从战后危机中恢复?恐怕不是这样的,尽管可能会有更多的货币浮动和更多的劳资纠纷。在马歇尔计划之下,先后有16个不同的国家接受了拨款和贷款。英国接受的数目是西德的两倍还多,但英国在战后的经济表现是欧洲国家中最弱的。两国之间的关键差别是德国1948年的货币改革取得了成功,催生了飞黄腾达令人瞠目的德国马克;相比之下,英国数次试图通过降低出口价格来重振英国经济,但均徒劳无功,其中最早的1949年英镑贬值也只是一种短暂的刺激。

    如果没有马歇尔计划,西欧是否仍然会在经济上支离破碎?答案是否定的,因为欧洲人并不需要美国为他们想出六国煤炭钢铁共同体计划,这是迈向经济一体化的决定性的第一步。相比之下,美国所发起的欧洲经济合作组织(O.E.E.C)则走进了一条死胡同。还要注意的是,在马歇尔援助计划的受助国中,很多国家即便今天也依然留在欧盟之外:冰岛、挪威和土耳其。美国施加的压力再大,也阻挡不了英国加入欧洲一体化而导致的第一次浪潮。正如一位英国官员所抱怨的那样:现在要让我们与发动了两次世界大战的德国人、1940年在面对德国的进攻时土崩瓦解的法国人、投向敌营的意大利人以及人们对其知之不多但似乎没怎么抵抗德国的低地国家的人联起手来。”

    如果没有马歇尔计划,美国工业享受到的欧洲市场准入权是否会更少?答案又是否定的:欧洲的复兴并不完全得益于美国制造商,国内市场对他们来说要重要得多。1953年,英国的进口额仍只占美国出口产品的5.2%,德国仅占2.3%。整体来看,出口产品在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中所占份额并不很大——20世纪50年代末大约为3%,而今天大约占7%。同样,法国共产党报刊《人道报》也夸大了美国资本对欧洲的可乐殖民化威胁。事实上,美国对欧洲的直接投资在1947年后相当少。

    最后,如果没有马歇尔计划,斯大林是否会把部分或整个西欧纳入苏联统治之下?答案还是否定的;对斯大林的主要威慑不是美国的金元而是美国的军事实力。到马歇尔计划结束时,软实力在超级大国间的斗争中日益让位于硬实力,特别是朝鲜战争之后。确实,马歇尔计划的部分资金流到了中央情报局,但与花费在更加公开的遏制手段上的数目相比,这点钱实在是微不足道,而且《北大西洋条约》比马歇尔计划更重要。

    那么,如果没有马歇尔计划,西欧十有八九能够度过难关。但如果没有美国,它肯定是过不去的。当马歇尔在哈佛校园里发表演说时,没有人敢肯定,战后的西欧一切都会好起来。甚至没有人敢肯定美国会兑现马歇尔的承诺。人们所能记住的就是在前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接二连三发生的令人难过的一系列事件,大罢工和恶性同伙膨胀席卷西欧,而美国参议院却否决了伍德罗·威尔逊所提出的建立一种基于集体安全的新秩序“计划”。马歇尔计划并不是这两个战后时代之间的惟一区别,但对入不敷出、苦苦挣扎的西欧人来说,它最能让他们看到美国所表现出的良好愿望,与它的宏观经济效应相比,这更能解释马歇尔计划为什么会在大众脑海中久久挥之不去。在一个只有39%的法国人和30%的德国人对美国持肯定态度的时代,这确实是一件值得记住、值得深思的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4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