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世界博览》杂志

中国融入世界,视野改变生活。

 
 
 
 
 

日志

 
 
 
 

<心灵星空> 另类情侣的“边缘”之爱  

2008-08-28 10:55:00|  分类: 发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范国平

   

心灵星空 另类情侣的“边缘”之爱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普通人总是以异样的眼光看待同性婚姻、跨种族婚恋和忘年恋等非传统婚恋,很多人甚至认为这种结合很可耻。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非传统婚姻历久弥坚,经历了社会的责难和自我的心理调适之后,很多人携手同行,执着地爱在“边缘”。

 

秘而不宣的非传统爱侣

    在新泽西乡间,艾莉森和玛德琳感到些许不便,因为她们是一对同性伴侣。艾莉森说:“在我们身边,都是异性伴侣组成的家庭,我们显得太特别了。”玛德琳补充说:“到现在我敢说,很多邻居还在猜测我俩的关系。我们只与一小部分人交往,对于绝大多数人,我将守口如瓶。”

    她俩刚认识时,艾莉森是一个艺术家,在曼哈顿工作,玛德琳曾在艾莉森的工作室里度过几个周末。“在那没人注意我们,”艾莉森说,“我从来没有被边缘化的感觉,但是搬到新泽西之后,这种感觉很强烈。”

    尽管如此,她仍然选择留在新泽西,她要为玛德琳负责任。因为玛德琳是她家里的“顶梁柱”,她是新泽西的一名计算机软件工程师,工作很稳定,薪水不菲,工作地点离家很近,只要20分钟,这样的工作很不赖。我喜欢现在的这份工作,玛德琳说,但是我的工作圈子里面的人对同性恋有很多偏见,所以我从来不在他们面前提起艾莉森,也从来不带她参加同事之间的聚会。

    试图维持一份为世俗所不容的感情,哪怕没有人站出来干涉,总有那么一些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所以非传统婚恋者必须面对社会的传统道德标准和自己内心价值判断的双重压力。这种压力无处不在,无论是在他们牵手逛街的时候,还是在他们外出就餐的时候,都会迎来别人不怀好意的目光。

心灵星空 另类情侣的“边缘”之爱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我们也许就是那些评头论足的人。当我们走在街上,看到一对男孩在接吻,看到一个女孩与一个黑人勾肩搭背,看到一个五十几岁的老男人搂着一个二十几岁的漂亮女孩的腰时,我们总是禁不住多看一眼,客观上讲,我们当时的感觉多少有些忿恨,要么就是鄙视,对于这种不合我们心中“常理”的组合,我们总是很怀疑,不管他们有没有影响我们。

    我们这些路人的“怀疑”目光,还无关紧要。这些伴侣可能要经常面对亲友、同事的忿恨和诘难,甚至有些亲友与他们断绝关系。他们很难与任何一方的亲友正常交往,遇到阖家团聚的节日时,他们往往忐忑不安,很想参加聚会,却又怕被拒之门外。另外,非传统婚恋伴侣还可能面对来自法律和宗教的阻碍——因为现有的法律和宗教体系都是建立在传统观念基础上的。

    基于以上原因,很多非传统婚恋伴侣往往秘而不宣,千方百计地遮掩他们的关系。但也有很多面对世人的嘲笑和拒绝时顽强地维持了感情。他们在偏见、忿恨和怀疑中,感觉到了相互之间的依赖和支持,这种依赖和支持强化了他们的感情,就像罗密欧和朱丽叶一样,他们勇敢地反抗现实,叛逆的性格让他们敢于挑战质疑者。最终,他们用忠诚和坚持感化了周围的质疑者,使质疑者成为支持者。

 

携手原因

    伴侣之间肉体的相互吸引,也许是冲破社会阻挡的一个原因。佛罗瑞汀斯·肯和萨拉·本杰明就是活证。18年前,他们在一个电脑技术研讨会上认识,满头金发的萨拉当时已经40了,但看起来还很年轻,而肯当时只有24岁。她的长腿是那么美妙,肯回忆道,我深深地为之着迷,我想永远地拥有她,而不仅仅要一夜缠绵。

    还有一些非传统婚恋伴侣,是从朋友转化而来的。斯蒂文和茱茜·保罗就是这样结为夫妇的。斯蒂文是美国犹太人,茱茜是从多米尼加来美国的移民。他们是纽约布鲁克林学院的同学,在成为恋人之前,两个人是好朋友,好友之间暗生情愫,感情基础比较深厚。

    对于非正常婚恋者来说,亲人的压力往往是他们分道扬镳的主要原因,可是也存在一些特例,家庭也可能成为他们走到一起的助力。从事医药工作的华裔女孩史蒂芬妮,在洪都拉斯的一个小镇上邂逅了当地一个贫穷的建筑工人朱安。当时她加入了一个和平组织,到洪都拉斯做义工。碰巧朱安的母亲负责和史蒂芬妮接洽工作,她热情地邀请史蒂芬妮到她家里做客。史蒂芬妮如约前往。“他有一个大家庭,有10个兄弟姐妹,还有好多堂兄弟姐妹,他们对我都很好,很有亲和力,让我觉得我不是外人。我很开心。史蒂芬妮说,我和朱安从来没有真正约会过,我们只是在一起呆了很长时间,这段时间已经让我离不开他们一家了。”

 

扩充自己

    “边缘化”伴侣和普通情侣没有不同,最主要的是他们能够相互包容。纽约州立大学的心理学家阿瑟·阿隆断言:“无论男女,寻找伴侣的直接后果就是‘扩充自己’,一方可以认识另一方的亲友,可以获取另一方的社会资源,甚至可以从另一方身上学到很多东西,扩充自己的知识。他们能够增加自己的能力和影响力。如果一个白人和一个黑人结为夫妻,如果一个老人和一个青年人结为夫妻,如果一个美国人和一个日本人结为夫妻,那么他们就能进入一个与自己的圈子全然不同的生活圈子,获取很多难以获取的切身体会和知识,也许这对很多人来说,意味着机会。不排除很多非传统婚恋者,是看到了这种机会,而选择了婚姻。”

    同性恋者往往年纪相仿,艾莉森和玛德琳就是这样,但是她们的人生经历不同,艾莉森是一个自由主义派艺术家,而玛德琳是一个严谨的软件工程师。艾莉森生活富足,养尊处优惯了,不为生计发愁,而玛德琳却属于那种全身心投入事业的工作狂。艾莉森认为,同性恋可以激发灵感,全民都有同性恋倾向,所以她只画同性恋题材的作品,而玛德琳完全是出于一番激烈的挣扎之后,才选择了同性恋生活。“我头一次见到艾莉森时,她就好像看透了我的内心,征服了我,我感到非常震惊。”玛德琳说。

    对于非传统婚恋伴侣而言,激情甚至紧张感的存在也是维系感情的重要纽带。“对于成功的婚恋关系而言,双方都会存在一些行为方式和观念上的差异。”阿隆说道,“差异令人激动,差异令人紧张,差异令人试图缓解紧张情绪而采取趋同的措施。通过长期的磨合,紧张情绪日渐稀少,长期的和谐生活随之而来。正所谓不吵架不成夫妻。”

    艾莉森的开放式生活态度,对于长期生活刻板的玛德琳来说是新鲜的,这是艾莉森吸引玛德琳的重要原因,反之亦然。玛德琳的严谨和探索精神对于艾莉森的创作也有很大的启发作用,她们能在对方身上学到自己平时接触不到的东西。

 

难以修成正果

    和普通公众的差异会让非传统婚恋者局促不安,乃至动摇他们的感情基础。进入实质性的感情阶段以后,社会的干涉让很多“边缘化”爱情走到了十字路口。家庭和社会的阻挠反映了传统的价值观念,而“边缘化”爱情则彻底颠覆了这些旧有的观念。很多家庭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子女与另外一个种族的人结合,为了维护血统的纯洁性。同性恋对于他们来说更是不可接受的。所以,一些没有遵从犹太教传统,选择自己的婚恋方式的犹太人,会被拒绝参加家族葬礼,他们是葬礼上不受欢迎的人。

    面对现实的强烈反对,甚至最幸福的、最纯洁的爱情,也会变得不那么坚定。普渡大学社会心理学家贾斯汀·雷赫米勒和克里斯托弗·阿格纽持以上观点。非传统婚恋者在感情刚刚开始的时候,并不会太多考虑现实因素,爱情使他们的头脑发胀,海誓山盟容易而长相厮守难。通常情况下,非传统婚恋者感情刚刚开始时,并不会遭到家人和社会的重大打击,因为他们感情刚萌芽,往往是秘而不宣的。

    斯蒂文的父母是犹太人,是纳粹屠犹浩劫的幸存者。当他们知道斯蒂文和一个黑人女孩约会时,非常生气。尽管茱茜也是大学毕业,但是他们认为斯蒂文不能和一个黑人女孩交往,他们让斯蒂文与茱茜断绝往来。可是这一对情侣在大学毕业后周游美国各地,还去加拿大玩了一段时间,斯蒂文还没有回家的想法,“我要对她负责,这段旅程就是要我爸妈明白,我就是要和茱茜在一起。”

    由于斯蒂文父母的阻挠,他俩曾经被迫分开一段时间。斯蒂文离家出走,到了华盛顿的一个荒原上,他写信给茱茜说,准备在荒原的农庄上随便找个女孩结婚,了却残生。茱茜知道他痛不欲生,所以央求斯蒂文的哥哥告诉了她地址。“我从来没有去过那么远的地方,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要穿越美国,只是为了寻找一个男人。我不知道那是一个怎样的农庄。”茱茜说,弗雷德把我送上了公共汽车,我整整花了四天时间,穿越了整个美国才找到他。

    “她在半路上,到了内布拉斯加州打电话给我,说她来了,”斯蒂文说,“我感到很幸福。我告诉她,我在这个农庄上并没有另外一个女孩。”

    不久,斯蒂文迎来了在22岁生日。生日那天,斯蒂文写信给他的父母,如果不能和茱茜在一起,30岁之前绝不结婚,30岁以后就是结了婚,也不要小孩。他的这种举动,坚定了茱茜和他携手同行的决心。

    他俩都留在了农庄,两个月以后,他们结婚了。三十年过去了,他们的孩子已经长大成人,他们跟着孩子搬出了农庄,住到了城里。

 

家庭的压力

    对于非传统婚恋者而言,他们的关系能否持久的最大压力来自于他们的家庭,家庭的压力非其他压力可比。就像斯蒂文和茱茜一样,史蒂芬妮和朱安的关系也受到了家长的干涉。史蒂芬妮在洪都拉斯的服务期限是一年半,服务期满后,她就要回国了,她的父母也要她回去,虽然她已经和朱安在一起一年多了。

    “史蒂芬妮对我来说意味着很多东西,但是我不想离开我的家庭。”朱安说。他的家里人也不想离开他,尽管他很爱史蒂芬妮。他的父母早就离婚了,他的母亲需要他的照顾。作为长子,朱安在家里是顶梁柱,想离开家赴美共建爱巢也不现实。所以史蒂芬妮回到美国后,觉得他们完了。

心灵星空 另类情侣的“边缘”之爱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他们一直保持联系,没过多久,他们就发现分开的日子度日如年。朱安随即申请了赴美签证,史蒂芬妮准备和朱安结婚。就在这个时候,史蒂芬妮的父亲知道了他俩的事情。他坚决反对,觉得史蒂芬妮是在给家族丢脸。他好好地给史蒂芬妮上了一课,指出了他俩的种种差异:史蒂芬妮是美籍华人,而朱安是拉美人;史蒂芬妮是佛教徒,而朱安是天主教徒;她接受过良好的教育,是医药学士,而朱安高中都没毕业。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朱安竟然不会说英语。他告诉女儿,“他就是想利用你,拿到美国绿卡。”不过史蒂芬妮还是义无反顾地和朱安结婚了,他们搬到了纽约的布朗克斯区,从此父女几年没说过话。

    史蒂芬妮始终觉得很痛苦:“不过朱安是一个好男人,他很诚实,而且很正直,我不会离开他。我相信我的家人总有一天会接受他的。”

    他们婚后第五年的圣诞节,小两口回娘家。史蒂芬妮的父亲没有闭门谢客,而是非常客气地接待了朱安。此时朱安经过刻苦自学,已经是一个环境工程师了,赢得了她家人的尊重。

    非传统婚恋伴侣孩子的降临,往往会拉近其与家人的距离。斯蒂文的父母见到了孙子,笑得合不拢嘴,对孩子疼爱有加。斯蒂文的母亲将关注焦点转移到了孩子身上,这个时候茱茜是不是黑人已经无关紧要了。

 

来自社会的压力

    年龄相差很大的伴侣也应该归于“边缘化”爱情,社会也给了他们很大压力。他们是非传统婚恋者当中的一种特殊类型。虽然他们在种族、社会身份方面可能没有什么差异,但是他们和同性恋者一样,很难和亲友、邻居相处,因为在传统观念看来他们的婚姻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笑柄。

    “你把妈妈带过来参加聚会,真是太好了。”肯听到这句话如芒刺在背。他今年42岁,而他的夫人萨拉已经58岁了。他们原来是很好的朋友,后来结为夫妇。萨拉已经结过2次婚,肯必须接受这样一个无情的事实,就是萨拉无法为他生儿育女。三年前,萨拉中风了,身体左半边无法动弹,她只能依靠拐杖走路,而且有时会突然眩晕。她孱弱的身体,考验着我的忠贞。她中风对我来说是一次重大的打击,但是我想不会改变我对她的感情。肯说。

    萨拉中风以后,他俩的感情一直很稳定,就是有人故意取笑他们也不能动摇他们爱的信念。肯经常推着轮椅陪萨拉出来散步。“我俩都很清楚,像我们这样的夫妻,肯定会受到社会上很多人的嘲笑,到哪都有人看我们。”萨拉说,“但是这些人可能一辈子也没有办法理解我们爱情的甜蜜,生命的相依才是爱情的真谛。”

   

  评论这张
 
阅读(3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