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世界博览》杂志

中国融入世界,视野改变生活。

 
 
 
 
 

日志

 
 
 
 

<记忆> 美元影子下的20世纪欧洲  

2008-07-08 11:11:00|  分类: 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侯波

 

    美国如何由富到强,财富如何化为权力。

 

新、旧世界的博弈

    美国在20世纪国际舞台上的崛起,是建立在其经济实力的基础上的。作为西方列强中最具潜力的后起之秀,美国经历了工业革命的沧桑巨变,在1920世纪之交便被看作一个不可忽视的国家和未来的大国。当时,它甚至还没有一支像样的军队。然而,美国的经济实力确实令欧洲人刮目相看:1920年,美国成为世界金融霸主,在一战中将昔日霸主——英国取而代之;1945年,随着其他金融大国在二战期间纷纷倒下,美国实际上是世界上唯一的金融大国;到了1985年,美国又失去了世界金融霸主的地位,被日本迎头赶上。美国称霸世界金融舞台的历史虽然不长,却发生了许多动人心弦的故事。

记忆 美元影子下的20世纪欧洲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一个国家的经济实力是很难一下子说清楚的,美国亦不例外。比如,我们会想:经济实力有什么用?它能转化为其他领域(如政治、军事或外交)的权力吗?通俗点说,钱能变成权吗?谁掌握着经济实力?国家的“金融实力”究竟是指该国的民间银行家和投资家拥有大量私人财富,还是指该国政府掌控有大量公共资金?大笔的私人财富是否会受国家政策的引导?如果不会,“金融实力”又从何谈起?鉴于20世纪的美欧关系主要是经济方面的,如贸易往来、经济援助、商业竞争等,所以在考察20世纪的美欧关系时,我们不得不思考这些问题。

   1917-1919年外,在20世纪初至1941年《租借法案》颁布前这段时期,美国所有的财富都属于私人,政府绝不可能掌握分配财富的权力。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通过对外援助以及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多国机构提供资助,美国政府才得以发挥直接的作用。此外,美国政府还以经济实力为后盾,推行积极扩张的对外政策。二战后的美国希望成为大国,承担国际义务,而且它具备相应的实力。大英帝国却日薄西山,与美国有了差距。这位曾经的对手,如今却变成一个越来越依赖于美国的盟友。

    要知道,民富不等于国富,战争时期与和平年代终归有别,欧洲更不是笼罩在美国经济阴影之下的拉丁美洲。欧洲内部也存在差异性,如美英关系就和美国与欧洲其他国家的关系不一样。一方面,美国与英国保持着密切的金融往来;另一方面,两国在商业竞争中常常是劲敌。1900年以来,美国官方一直将英国列为强劲的对手,这一看法至少到1947年才发生改变。1947年之后,美国开始将英国当作一个依附于它的小弟,尤其是经历了苏伊士危机、1960年代的英镑保卫战、1976年的国际货币基金危机等事件,英国的这一依附地位愈加明显。

    美法关系与美德关系也大不相同。在20世纪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里,德国要么与美国为敌,如一战和二战期间,要么是萎靡不振,如1924年道威斯会议期间及二战后初期。德国的经济奇迹以及后来的经济崛起意味着德国能够分担维持北约的巨大费用,同时也使德国渐渐不甘被美国任意指使了。如今,美国政府有时感到德国很难对付。

    不过,德国在1945年后就没有否认过美国梦寐以求的领导地位。法国与之相反,它认为美国无权对自己指手画脚。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孱弱的法国曾在鲁尔占领等问题上听从美国的决策而吃过苦头,所以,以戴高乐为首的法国政治家决不愿回到听从美国的老路上。例如,戴高乐囤积黄金,并不时打压美元价格。

    法国拒绝像英国那样屈从于美国,所以美国一直反对一个由法国所领导的欧洲。法兰西民族对民族精神的坚定信仰以及文化上的独立性,使法国抵挡住了美国普世文化和使命观的意识形态的渗透,美国的巨大影响力在法国难有用武之地。

 

欧洲财富流向“战争聚宝盆”

    20世纪初,欧洲人认为美国的影响力纯粹是经济上的。少数人比如前英国殖民大臣约瑟夫·张伯伦(Joseph Chamberlain)和英属开普殖民地(今南非共和国境内)总理、矿业巨头塞西尔·罗德斯(Cecil Rhodes)清醒地认识到美国的实力远不止于此,但在当时,美国在其他方面的实力确实微不足道,如其军队不但规模小,而且几乎只在跟印第安人作战方面有一定经验。所以当时美国的影响力仅在于它的富有。

    在欧洲公众心目中,美国人就像财神爷:一方面,美国人是财富的创造者和拥有者,如杰出的美国银行家、金融家约翰·皮尔庞特·摩根;另一方面,美国人是财富的施予者,如继承了大笔财产的美国妇女康斯薇洛·范德比尔特,她尤爱向欧洲的没落贵族施予钱财。在各国政府眼中,对美国有另一番看法,如英国财政部常务秘书爱德华·汉弥尔顿爵士在1906年的一个晚上,于日记的末尾列出了近年来英国、美国和德国的钢铁出口量,他坦言美国的工业优势无法避免,只能期望不要在他有生之年目睹美国超过英国。

    汉弥尔顿的期望没有落空,因为他在1908年便离开了人世。倘若活到一战后,他会发现他的预言变成了现实。战争爆发不到一个月,英国和法国均派人前往美国,为本国军队采购军需品。短短几个月间,站在英国一方的协约国各国都在美国采购了大量商品。英国还派出皇家舰队,防止敌国进入美国市场采购。

    来自协约国的采购者数以千计。到了1917年,英国向美国派出的采购团人数多达万人。除了英国,法国和俄国也派出了常驻美国的采购团。协约国中的一些小国——意大利、比利时、塞尔维亚共和国和希腊等无不如此。源源不断的购买为美国送去大量钱财。仅以协约国的采购大王——英国为例,到191610月为止,它将全部军费的40%用在了北美;到了19174月,它已向美国送去了价值3亿零50万英镑的黄金。

    由于美国商品必须用美元来支付,所以协约国给钱给得也不自在。他们只好兑换美元,而他们要兑换的美元越多,美元就越贵。换句话说,很多国家眼看就要陷入或是已经陷入了本国货币兑换美元的汇率危机中。为了走出困境,欧洲各国从1916年开始不得不向美国借债。

    欧洲与美国之间的商品运输和借贷往来都是私下进行的。美国政府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绝不会牵扯进来。欧洲各国自然也无法指望美国还能怎样,保持中立就够了。更为重要的是,美国向来就不愿介入欧洲战事,严守观望而不干涉的态度。因此,欧洲人只要有钱,就可以来美国任意采购,不过别指望从美国政府那里得到任何帮助。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1917年,美国于这一年4月对德宣战。欧洲列强在美国大肆采购和借债,促使他们向美国财政部求援。出于本国利益以及协约国其他国家利益的考虑,英国希望美国能为协约国在北美购买的商品付款。协约国在美国以外的其他地方的购买,仍由英国买单。美国对所需的巨款感到大吃一惊,美国财政部长威廉·吉普斯·麦卡杜(William Gibbs McAdoo)甚至指责英国想要美国为整场战争买单。英国反过来也很吃惊,它拿出贸易记录,据理力争说它请美国帮忙支付的款项还比不上自己要继续承担的开支。最终,美国同意向协约国在美国的购买以及加拿大在美国的部分购买提供资金,但拒绝替俄国付账。显然,美国愿意把钱借给英国,但不愿借给处于革命骚乱中的俄国。这些借款构成了战争债务,仅英国和法国便分别负债46亿和约40亿。这些债务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引起了很多问题。

 

国际政治舞台上旁观的财神爷

    早在一战期间,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Woodrow Wilson)和财政部长麦卡杜便意欲通过财政手段向欧洲列强施压。威尔逊坚决要求列强必须同意他在著名的十四点计划中提出的和平方案。他向其贴身顾问特别提到:在巴黎和会上,我们可以牵着协约国按我们的方式思考,因为他们在财政上受制于我们。然而,威尔逊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首先,由于观念上的原因,美国坚持孤立主义,不愿扩大其影响力。19193月后,美国停止向其盟国进一步提供资金,从而失去了向他们施压的财政手段。其次,法国要求美国对食物和原材料的供给实行统制管治,但遭到美国的断然拒绝。法国的意图是要以此为武器,打击同盟国,并确保对协约国的供给;而美国人拒绝,是因为他们的先天观念认为:一旦战争结束,商品的生产和供给应该交还给私人领域和市场。于是,由于政府首先拒绝了在和平年代动用国家权力管制粮食物资,所以美国政府没法以扣押粮食来向法国施压。

    在当时,美国的权力同样难以影响英国。威尔逊提出十四点计划的矛头之一指向的是英国所强调的“交战权”,尤其是在战争时期停下并检查中立船只、征用涉嫌运往敌国的货物的权力。因此,威尔逊将“海上自由”纳入其十四点计划中,决定迫使英国接受。但英国认为,交战权事关国家存亡,英国绝不会接受威尔逊的提议或威胁。

    美国财政部长麦卡杜对美国的金融实力另有期待和打算。1914年时,英国像过去的百年里一样,仍掌握着世界金融霸权。英国的世界金融霸权是建立在其强大的经济实力、成熟完善的金融体系、以伦敦城为中心的金融机构和专业人士、英镑的实力和可靠性等诸多基础上的,它既是大英帝国的象征,又是帝国的重要支柱。然而,到了19174月,英国在3个星期内便无钱支付给美国;1917年夏天的大多数日子里,英国向美国财政部大倒苦水,并商议由美国替英国采购美国军需品买单,以维持和稳定英镑汇率。这不禁让人们浮想联翩,议论说该由美元取代英镑成为世界标准货币了,纽约也会取代伦敦成为世界金融中心。

    这个兆头可不是空穴来风。事实上,在一战后,伦敦陷入了资本极度匮乏的困境,而纽约的资本却相当充裕。有两件事情可以说明这点:第一,到1928年为止,英国公共开支中有整整40%仍用于偿还各种战争债务,因此当时英国国内的税率很高。第二,美国在一战期间成为了一个聚宝盆,大笔财富从欧洲流向美国。1913年,欧洲持有世界黄金总量的63%,美国只有24%;而到了1925年,欧洲仅持有35%,北美持有45%。美国的银行资产在20世纪20年代这十年间从530亿美元增长到720亿美元,增幅高达36%

    通过对比英美两国的经济状况,尤其是两国所拥有的财力,我们能很清楚地知道为什么许多美国政府官员和银行家兴奋不已地想着美国取代英国成为金融霸主。1920年,美国国会通过《国际条例》(Edge Act),允许美国银行兼并境外银行,以对抗英国银行;为了同英国竞争,很多美国人还热衷于在境外成立大量的美国银行海外分行,这些都是极其普通的私人经济行为,但事情没那么简单,问题随之而来。

    欧洲人深谙通过私人财富尤其是投资来扩大对外影响的做法。例如,法国曾鼓励国民购买沙皇俄国的债券,以示对法俄联盟的支持;德国也曾鼓励本国的银行和铁路公司进入波斯湾。对20年代的美国政府和投资界来说,欧洲百废待兴,包括法德关系在内的重大地缘政治问题也有待在经济而非武力的基础上得到解决。以英国为代表的欧洲各国希望美国能参与进来,因为美国拥有当时世界上所知的最为雄厚的财力。

    美国的财力都是私人财富,而非公共资金,故不受政府控制。在1920年代共和党执政时期,白宫认为金融、经济等问题属于私人领域的问题,不在行政管理范围之内。虽然以商务部长赫伯特·胡佛为代表的一些官员希望引导银行家和商人接受政府的建议,但胡佛等人没有强制执行的权力。而且,一旦政府引导银行家走入了死胡同,那么就会引起麻烦。例如,如果德国无力偿还贷款,银行家将转向美国政府索取赔偿。正是这种担心使美国畏首畏尾。

    种种迹象表明,美国的财力还无法转化为解决当时重大问题的实际权力。美国绝不会通过政府进行直接的对外援助,也拒绝做出任何姿态:它不参加布鲁塞尔会议和日内瓦会议等国际会议,不加入国际联盟,不参与商讨战后赔款事宜。美国的漠然令欧洲人很不高兴。事实上,美国根本就不愿长期地卷入欧洲事务。

    总之,美国虽然到国际政治舞台的中央逛了一圈,却不愿意参加表演。美国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拥有的是潜在的实力,而不是真正的权力。一战结束之时,美国固然有着成为大国的财力和条件,却缺乏成为大国的坚定志向。在一个大国的崛起过程中,两者缺一不可。

 

美元复兴欧洲

    第二次世界大战无疑是一个转折点。美国参战已是战争爆发两年之后,此时的国际形势和格局与美国参加一战之时截然不同。19174月美国参加一战时,其盟国,尤其是英国仍在战斗,即使形势陷入僵局,但他们并未失败。194112月美国参加二战的时候,法国已被淘汰出局,苏联眼看就快撑不住了,只有英国在负隅顽抗。美国犹如救世主一般参加了战斗,逐渐成为盟国的领袖。

    在二战中,不仅美国与欧洲之间关系发生了变化,而且美国对权力的态度也不像从前了。一战时,美国人想的是打完仗、早回家。二战时,美国显然尝到了大权在握和一呼百应的滋味。自1943年底开始,美国不再跟在英国外交政策的后面,而是形成了一套与之不同的独立的对欧政策和对英政策。

    与一战相比,二战中所出现的一个更大的变化是:美国决定参与到世界中来。1918年,美国曾提出一个关于世界新秩序的构想,即威尔逊的十四点计划,但这些构想没有实现。美国反而退回到孤立主义的老路上。1944年,美国再次提出了关于世界新秩序的构想,这次,它决定实现这些构想。美国运用强大的财力向盟国施压,迫使他们认同它关于自由贸易和可自由兑换货币的世界的构想,建设一个能确保美国商业安全的世界。美国还为联合国的建立奠定了根基,并为联合国提供最为强大的财政支持。换句话说,美国吸取了在一战后缺席国联的教训,意欲推动建立并实行一套能促进贸易、维护和平的机制。

    不过,如果注意财富与权力之间的关系,我们会发现,二战后与一战后的最大不同在于:二战后的美国拿起了公共资金的武器,而不是依靠引导私人财富。最为显著的例子是马歇尔计划。这是外交政策中一个兼顾利他原则和个人利益的经典案例,该计划主要针对整个“欧洲”,而不是某个欧洲国家。

    马歇尔计划要解决的问题有很多:其当务之急是要表明美国政府在苏联威胁面前的一致态度:美国政府决心尽其所能地帮助那些受到共产主义威胁的人们,无论他们是美国人还是外国人。法国和意大利均出现了强大的共产党,并进入联合政府,令人担心的是,经济上的混乱可能会使共产党接管政权,就像东欧各国所发生的事件一样。

    其次是德国问题,是否应保留德国,是否该鼓励、帮助德国在某种程度上恢复到战前的经济水平?法国自然不想看到一个强大的德国;而英国相反,想帮助德国恢复其应有的经济地位,因为英国坚信:如果缺乏一个强大的德国经济的领导和推动,欧洲将永无复兴之日。从这一点来看,马歇尔计划是一条在欧洲复兴的大背景下兼顾德国复兴的中间道路:欧洲将作为一个整体得到援助。

    当时美国的出口量是进口量的八倍,如果美国在欧洲找不到商品销售市场,经济衰退便会波及美国。虽然欧洲经济有待重建,但欧洲人所须购买的几乎全部物资,无论是机械设备还是食物、原料,都必须用美元来支付。欧洲人没有美元,至少是没有足够的美元。因此,马歇尔计划的核心是向欧洲人提供所需的美元以激发欧洲经济活力。

    与马歇尔计划一起的还有另外一项政策,即推动欧洲的一体化。这对欧洲经济是件好事,也能给美国的商品提供充裕的市场。而且,各国在经济上连为一体将使他们在政治上更加团结一致,因此欧洲将会成为对抗苏联进一步扩张的屏障。实际上,很多美国官员和政治家认为,欧洲衰落后,应该建立一个基于联邦制的欧罗巴合众国。

    欧洲大陆各国非常愿意联合起来,他们实施了旨在成立欧洲煤铁联营及共同市场的舒曼计划。英国是个难题,它先是置身于欧洲煤铁联营以及于1957年建立的欧洲经济共同体(EEC)之外,后又坚持独立的核威慑。约翰·F·肯尼迪总统时期,白宫提出了所谓宏伟计划Grand Design),即由美国推动英国加入的欧洲一体化。英国并不是真的非要被美国推着走,1961年,英国第一次申请加入欧洲共同体(EC),但未获成功,因为法国对英国和美国疑虑重重,拒绝让英国加入。美国坚决支持一个包括英国在内的统一的欧洲,却没有慎重考虑这对本国贸易可能带来的影响。一个巨大的欧洲市场繁荣起来,可美国的商品被阻挡在外,这算不算是美国付出的代价呢?

    然而,美国更乐于看到一个统一于经济共同体的欧洲的出现。由于需要美国的钱,欧洲走向一体化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美国要求它这样做。但实际上,许多欧洲人本身也认同罗伯特·舒曼、让·莫内、保罗·亨利·斯帕克、罗伯特·马若兰等欧洲一体化的先驱们所设计的目标。在这里,金钱的力量不是被用来要挟,而是出于好意。

   

美元指导欧洲

    除了马歇尔计划和欧洲一体化,其他事件可没那么温和,如苏伊士危机、1967年英镑贬值、1976年英国的国际货币基金危机都曾造成一时的紧张。

   1956年苏伊士危机中,美国虽未对英国实施金融打击,却拒绝帮它一把,这迫使英国不得不退一步,撤出埃及。当时,英国出兵埃及导致英镑危机不断加重,其货币储备即将遭受重大损失。美国要求英国撤兵,否则就不准英国借用国际货币基金(IMF)。美国还对英国实行了石油禁运,并拒绝向英国提供商品供给。在这种形势下,英国只得认输。有趣的是,法国认输了,不过并非出于美国的压力。法国与英国不一样,它预感会出现财政紧张,所以在出兵埃及之前便借用了国际货币基金。法国撤退是因为英国撤退后,他也无法站稳脚跟。这样,苏伊士危机成为美国向欧洲施加金融压力的绝好例证。另外,这场危机还反映出一个小问题:法国对危机是有所准备的,但英国以为美国会帮忙,对危机毫无准备,最后只得认输。

    英国的问题还在于:在战后很大时间里,它试图维持英镑作为国际贸易和储备货币的地位。法德两国均没有想过这样做,或者说犯这样的错误,因此法郎和德国马克没有像英镑那样遭受打击。20世纪60年代,针对英镑的投机行为猛增。美国人将英镑当成了美元的挡箭牌,美国人担心:如果投机商成功击垮了英镑,他们会将下一个目标锁定在美元身上。因此,美国非常希望英镑继续与黄金绑在一起,这使当时的英国影子内阁财政大臣詹姆斯·卡拉汉承诺:若到工党执政时,英镑绝不会贬值。

    1964年,工党上台,果然立即宣布英镑不贬值。在随后的四年里,工党不惜一切代价来稳定英镑。其他国家不断向英国提供信贷,但到了1967年,一切都无济于事了。美国人最后一次提出向英国提供大笔信贷,但他们想以此影响英国的对外政策:英国必须保住苏伊士运河东岸地区,不从亚丁等地撤兵,否则美国将不会提供贷款。英国不同意,只好让英镑贬值,于是投机商真的将注意力转向美元,迫使尼克松于1972年宣布美元随汇率浮动。

    1976年工党再次执政,美国对他们的举措深感担忧:工党似乎对工会做了太多让步,导致了庞大的公共开支,1975年的年通货膨胀率达到了27%,好在1976年有所回落。在美国人看来,英国政府似乎处在被托尼·贝恩(Tony Benn)为代表的左翼控制的巨大危险中。在贝恩的领导下,英国可能会通过放弃英镑、废除贸易壁垒、退出欧洲和北约组织来紧缩经济。因此,当又一场货币危机威胁到英国的经济与货币储备时,它只得于19769月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申请贷款,美国则决定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促使英国政府改变其政策和行动。

    事实上,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成立伊始,身为最大股东的美国便将其当作自己的代理工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一个多国机构,因此它可以要求某些国家政府听取他国政府的建议。美国国务院、国家安全委员会以及国家财政部均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要求英国改变其经济政策(通过削减公共开支的方式)、失业政策、信贷政策以及银行利率。简单地说,美国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要求英国大刀阔斧地改革内政,否则将不会向其提供资金。

   (以下因字数超限删除)

  评论这张
 
阅读(3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