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世界博览》杂志

中国融入世界,视野改变生活。

 
 
 
 
 

日志

 
 
 
 

<地理聚焦> 设计之都赫尔辛基  

2008-07-30 13:54:00|  分类: 地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地理聚焦 设计之都赫尔辛基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李静

   

    这个西贝柳斯和阿尔瓦·阿尔托居住过的城市已经成为创新技术和设计的中心,跻身全世界最有吸引力的都市行列。

 

sisu”的民族性格

    当漫长的冬季终于恋恋不舍地远离赫尔辛基,这个芬兰的首都终于慢慢恢复了生机。市民们苍白的脸色就像被关在地牢里整整半年一样,他们纷纷踏上参议院广场的灰色石阶,或坐或卧。赫尔辛基大学的学生们放松四肢,呈大字形躺在草坪上晒太阳;波罗的海港口人群涌动,绘成鲜亮的红蓝两色的渔船正在贩卖当天捕捞到的新鲜海产,海鸥在潮湿咸涩的海湾空气中盘旋。整个城市沐浴在金色的阳光里,让那些如同孩子们的蜡笔画一样色彩丰富的新古典主义建筑更加光彩照人,让蓝色的大海泛出阵阵波光。作为漫长极夜的回报,这个城市现在每天拥有20个小时的白昼。阴沉的气候和闭塞的地理位置让芬兰人成为一个冷峻的民族。至少,这是其他国家对这个拥有530万人口的民族的通常印象。他们似乎理所应当地容易患上精神抑郁症,因为不仅要熬过一年一度的漫长极夜,还在几个世纪的时间里一直被更强大的邻居们所压制或者干脆统治着,先是瑞典,再之后是俄罗斯和苏联(1917年沙皇尼古拉二世倒台后不久芬兰才宣布独立)。芬兰人喜欢用无法用其他语言准确翻译的“sisu”一词来解释自己为何能经历这些苦难生存下来,这个词语可以理解为芬兰人对自己民族性格的定义:坚忍,有勇气,不自夸,不自满,善良诚实,遵纪守法。

 

用音乐诠释民族气质

    一个多世纪前,芬兰最伟大的作曲家让·西贝柳斯(Jean Sibelius)用音乐诠释了这个民族的气质,把原始森林的气息融入自己的乐曲中,并将这种精神传递到这个刚刚开始国际化的首都城市的每一间音乐沙龙中。与此同时,芬兰人正在想摆脱数个世纪以来被外族统治的命运。

地理聚焦 设计之都赫尔辛基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年仅33岁时,西贝柳斯就凭借着音乐赞美诗《芬兰颂》获得了“天才音乐家”的赞誉,他的同胞们对这部创作于1899年的作品异常热爱,在这部作品中体会到了爱国激情的共鸣。但在这时,西贝柳斯实际上已经被都市中声色犬马的生活消磨了意志,他的音乐才华蒙上了阴影。1894年,画家阿克瑟·卡伦-卡里拉(Akseli Gallen-Kallela)讽刺性地以《座谈会》为名创作了一幅人物画,描绘了西贝柳斯和其他几位艺术家在餐厅里狂欢作乐的情景。这幅画让公众愤怒。1904年,西贝柳斯逃离了城市,回到乡村,他公开承认:“在赫尔辛基,我内心中的音乐创作激情已经死亡了。”

    在乡村,他重新找到了灵感。他来到赫尔辛基北部的一个小村庄定居,并根据妻子艾诺(Aino)的名字把这里命名为艾诺拉(Ainola)。西贝柳斯夫妇居住在这里,从浓密的大森林和清澈的湖水中吸取灵感。只要天气允许,他就会花几个小时的时间在松树和桦树林中散步,他穿过几个小农场,最后来到图苏伦湖畔。虽然生活在乡下,但他每天依然穿着正装、衬衫,戴着领带和礼帽,就像一个退休的银行家。那些日子他成功地将大自然的声音灌注到音乐创作中。在艾诺拉,他们居住在一栋简陋的二层别墅中——外墙是刷着白色油漆的松木板,房顶铺着红色的瓦片,还有几个夸张的高烟囱。在这栋不起眼的房子里,他创作了自己一生7部交响乐中的5部,以及很多部交响诗,50首钢琴曲,还有很多其他音乐作品。他说自己的头脑中生活着一整支交响乐团,他不需要任何外界声音,只想要一个极端安静的环境,他甚至不允许在房子里安装现代供水设备,因为他害怕流水冲击管道的声音让自己无法集中精神创作。

 

芬兰设计之父

    我从在赫尔辛基市区预订的酒店出来,穿过花园一般的城市广场,对面Artek家居专卖店让人怀念起芬兰历史上的另一位文化巨匠——建筑师兼设计师阿尔瓦·阿尔托(Alvar Aalto1898~1976),他本人就是Artek的创建人之一。在这家专卖店里,他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设计的那些家具、花瓶、盘子和灯具依然是最受欢迎的产品。

    当然,芬兰很长时间以来就一直以世界级的工业设计闻名:色彩瑰丽饱满的“玛丽的裙子”(Marimekko)纺织品流行了几十年。就在最近,在赫尔辛基以西仅一小时车程的村庄菲斯卡(Fiskars,也是同名剪刀品牌的生产地)集中了数百位艺术家、陶艺家、木工以及工业设计师。在过去的十年里,他们的集体创造力在全欧洲无可匹敌。阿尔托是简洁线条和现代主义风格的最好诠释者,一直到今天依然被尊为芬兰设计界的开创者和最杰出代表。就连芬兰的厨师们都说自己从他的设计中得到了灵感。当我问马库斯·阿拉莫,这位现在赫尔辛基最著名的乔治饭店的主厨,是什么独特的秘方让他的红酒酱鹿肉片和脆卷心菜如此吸引人,他回答说:“最好的芬兰菜肴也仿效了阿尔托的风格——简单、纯粹、贴近自然。”

    芬兰人经常将受到西贝柳斯影响而诞生的阿尔托风格描述为浪漫情感的对立面。尽管他从这位作曲家身上得到了许多灵感和设计动机,他也将自己的艺术设计当成是表现芬兰民族性格的工具,并在每次接受采访的时候都不忘提到自己的灵感来自大自然。和西贝柳斯一样,他也同赫尔辛基保持着暧昧不清、不即不离的关系,他不愿意被赫尔辛基的城市生活同化,也不愿意远离它,所以总是居住在赫尔辛基左近的乡村里。

地理聚焦 设计之都赫尔辛基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阿尔托最著名的建筑作品是芬兰大厦(Finlandia Hall),这其实是一个巨大的音乐厅,1971年在赫尔辛基市完工,5年后这位艺术家就以78岁高龄离开人世。阿尔托几乎一生中都在抱怨参议院广场在赫尔辛基这座城市中的显赫位置,因为它是在芬兰被沙皇俄国统治时由德国建筑师恩格尔设计的。阿尔托认为独立的芬兰应该建造属于本民族的中心广场——尽管他一生中也没有盼到这个机会的到来,但他的芬兰大厦就像一个芬兰历史纪念碑,同世界上任何一个首都城市最具代表性的建筑一样,足以让整个民族为之自豪。整座建筑用汉白玉和黑色花岗岩装饰出坚毅、简洁的外观,一座高塔从建筑群中升起,高塔的屋顶优雅地探出,然后向下,就像伸出手抚摸下面的建筑。

地理聚焦 设计之都赫尔辛基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像许多为阿尔托本人以及他的作品着魔的人一样,我曾经无数次来到芬兰大厦,但却从未拜访过这位设计师的家,那是位于赫尔辛基北部市郊的一栋盒子一样的住宅。这栋住宅建于1936年,主要的建筑材料是阿尔托和其他芬兰建筑设计师最喜欢的木材和白色瓷砖,房子的入口很隐蔽,紧靠着车库。阿尔托精心选择在这片树林中修建自己的家园,因为他曾经说过:“如果不能穿过一片森林去工作,那生活将失去意义。”但他生活的这块土地很快被赫尔辛基市区快速扩张的脚步所吞没。

    这栋建筑同时还是他的工作室,阿尔托和其他15位同事共同工作的设计室中有三张大圆桌,天花板足有 5米高,设计室旁边的一间是他的私人办公室,需要走上几级台阶才能来到门口。在他的办公室一角立着一个简陋的木头梯子,梯子尽头是通往屋顶的小门。“这是典型的阿尔托式幽默,”引导我参观这里的向导奥克萨拉(Oksala)介绍说:“如果他不愿意合伙人打扰自己,或不喜欢前来拜访的商人们,就可以顺着这个梯子直接上房顶逃跑。”

    一道拉门把工作室和装满他自己设计的家具的卧室分隔开。我最喜欢的一件家具是上世纪30年代设计的一把休闲椅,完全用弯曲的实木制作。阿尔托曾经说这件作品标志性的简洁线条和弯曲的弧线灵感来自他曾经度过童年时光的芬兰中部的森林和湖泊。房间中最出挑的是一把有黑色靠背的扶手椅,设计于上世纪20年代,据奥克萨拉介绍,阿尔托非常喜欢这把椅子的舒适感:“他用自己的第一笔收入购买了这把椅子。”

 

都市生活和田园牧歌

    赫尔辛基,这座对芬兰人来说最值得自豪的拥有悠久历史的首都,其实是由外国人设计的。1816年,德国著名建筑师卡尔·路德维希·恩格尔(Carl Ludvig Engel)受雇负责重建赫尔辛基,将这个当时人口不过4000的小城建为中心都市。

    现在,这个首都已经拥有56.1万人口,在多年的自我怀疑和袖手旁观之后,芬兰人也终于走出封闭,踏入了现代欧洲的广阔天地。不仅如此,他们还为全世界树立了榜样——芬兰是世界上大力发展现代通讯业的先驱,他们以本国的优秀产品诺基亚移动电话为武器,开拓了全球的市场,同时让这个曾经100%沉默寡言的民族打开话匣子,也让曾经习惯彼此保持距离的国民消除了人与人之间的隔阂。

    赫尔辛基的居民一直在生活中尝试着平衡都市生活的现实和内心中对田园牧歌的向往,他们显然做得很成功。赫尔辛基的一部分市区被森林覆盖,另一端紧邻大海,所以很难区分自然的脚步到哪里截止,城市的边缘从哪里开始。芬兰33.8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中,有3/4被森林覆盖。这个国家还有19万个大小湖泊,海岸线外还有9.5万个大小岛屿,这意味着很多赫尔辛基的家庭都可以轻松地拥有一个夏季度假用的别墅——尽管通常那只是一个返璞归真的小木屋,没有电和自来水,但对每年七八月这样的好时光来说,足够用了。

 

手机改变了民族性格

    或许正是为了找到能缓解这些地理上隔绝的方法,赫尔辛基人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的居民更愿意接受高科技的玩意儿。芬兰的诺基亚公司是全世界最大的移动电话生产商,当全世界最喜欢赶时髦的美国人还在用拖着长尾巴的固定电话的时候,这个国家的几乎所有居民就都用上了移动电话,今天,这个首都的新住宅里都安装了快速无线宽带互联网,因为电信公司承诺,更快的接入速度、更好的信号就意味着更多的邻居和朋友。

    几乎每位芬兰人都有一部移动电话。“诺基亚对芬兰的经济举足轻重,我想不出还有哪个发达国家对一家公司如此依赖,”赫尔辛基芬兰经济研究所的研究主任佩卡·于莱-安蒂拉这样说道。诺基亚公司年产值占芬兰国内生产总值的3%,芬兰全国在海外的收入里有1/5是诺基亚带来的。诺基亚公司还是芬兰雇员最多的公司,总共23400位员工里有将近一半住在首都赫尔辛基。每当诺基亚公司的负责人反映说税率太高或芬兰本国的大学无法提供让他们满意的毕业生,芬兰政府总会第一时间做出反应。赫尔辛基当地媒体将娱乐和体育之外所有的版面都留给了诺基亚的新产品广告。在公司位于赫尔辛基西部艾斯博(Espoo)的那栋钢铁和玻璃混合建造的总部大楼里,34岁的加拿大籍管理人员达米安·斯塔索尼克斯充当了我的导游,而他自己的国籍,则让我第一时间意识到芬兰依然需要进口人才。斯塔索尼克斯向我介绍了一部手机,里面内置了革命性的高端数码照相机,可以拍摄照片和短片,手机还内置了wi-fi,具有GPS功能,还可以下载和播放数字音乐,以及拥有夜总会音效的立体声大功率扬声器。这样的一部手机售价大约800美元。

    “这些产品一推向市场,马上就将吸引我们的第一批顾客,他们被称为‘先期接受者’,主要是一群18~35岁之间的男性,拥有大量可支配收入,并且对这些尖端的科技产品最感兴趣,”斯塔索尼克斯说,“产品推出一段时间之后,价格略有下降,‘先期跟随者’出现了,就是像我这样有家庭需要养活的人,我们不想把太多的钱和功夫花在这些新产品上,但也不想买那些只有老爷爷才会购买的过时产品。”

    大部分芬兰人承认,自己属于一个沉默寡言的民族。但移动电话的出现将曾经统治过餐厅、巴士和其他公共场合的沉默击破。诺基亚公共关系部的经理玛丽亚·克洛孔普等儿子皮亚特里长到10岁之后才给他买了第一部移动电话,但是小女儿雯拉9岁的时候就得到了自己的第一个手机,因为她的同学基本上都已经有了。“现在看起来赫尔辛基的孩子们从上小学的那天起就需要一部手机了。”克洛孔普说。

 

社区的创新精神

    在赫尔辛基的最后几天里,我一直在1550年建城时的旧址附近游览,那里就在今天的新港以北几公里的地方,同样位于波罗的海东岸,现在被称为阿拉伯海岸(Arabianranta)。事实上从16世纪起人们就这样称呼这里,阿拉伯虽然同赫尔辛基相隔半个地球,却同这里有丝丝缕缕的联系。这里的阿拉伯瓷器制造工厂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世纪。阿拉伯海岸今天已经成为新兴的设计中心,是如今全芬兰高科技办公大楼和公寓住宅最集中的地区。这里号称是世界上“全无线网络社区”中的典范,有超过6000居民,提供的工作机会也大致相当,据说在2010年以前,这里的科技和设计公司计划网罗超过1万名新时代的设计精英。

地理聚焦 设计之都赫尔辛基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想到阿拉伯海岸买房子定居的人可以在电脑上亲手设计自己的公寓,除了建筑的外立面,内部的一切都可以由买房者自己做主设计。在屏幕上,你可以从超过2500种内部设计方案中选择一种最喜欢的,并可以根据自己的想法再进行修改,这些个性化的设计在房屋还没有开始建造时就开始了。

    “这会让那些开发商发疯,”阿拉伯海岸发展公司的经理卡里·雷纳承认。每一间公寓建设完成后,开发公司还会安装速度最快的宽带互联网接口,还可以提供全世界任何国家任何频道的数字电视信号,也为那些想在家里SOHO的人提供最便利的各种电信通话方式。因此,这里才吸引了那么多建筑师、工业设计师和媒体人。

    每一栋公寓都有自己的“网络中间人”,他们是同样居住在阿拉伯海岸社区的志愿者,负责自己居住建筑的网站建设,让邻居们了解彼此,知道对方的想法,认识刚刚搬来的新邻居,知道附近新开的桑拿浴室的服务和消费标准,以及关于他们家园的一切信息。凯·林德贝格今年34岁,他曾经是一家网页设计公司的老板,现在,他成了自己居住的有70户人家的公寓的“网络中间人”。“很多住户仅仅把网络当成一个聊天室,他们想认识更多的人,”他说,但他自己依然没有放弃同邻居面对面聊天等似乎“过时”的社交方式,他和几个邻居认识后,合伙在社区里开了一间酒吧,每天同邻居以及来来往往的设计师和高科技精英人才们一边喝着美酒,一边交换各自的灵感。

    对很多阿拉伯海岸的居民来说,最吸引他们的是这里面向波罗的海的一个小海湾。人们在沙滩上慢跑或散步,在海岸公路上骑自行车,冬季,还有为滑雪爱好者专门准备的环海雪道。离海岸不远的一个湖泊被开辟成小型自然保护区,那里生活着天鹅和鹤,它们像四个半世纪前建设了赫尔辛基这座城市的居民们一样,一旦来到这片土地,就再也不愿意离开。

    我突然觉得,这样的场景正是赫尔辛基这个城市的缩影。世界上还有哪个城市的居民能在都市生活和自然间找到平衡,将树木和湖泊带来的灵感同这个电脑时代的紧张生活如此完美地联系在一起,并不断地从中吸取灵感呢?

   

  评论这张
 
阅读(3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