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世界博览》杂志

中国融入世界,视野改变生活。

 
 
 
 
 

日志

 
 
 
 

<封面报道> 奥运会,国家的修炼  

2008-07-30 13:05:00|  分类: 新闻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侯波

   

    百年前的初次奥运秀让美国初露大国端倪,东京奥运会让日本摆脱战败国的阴影,汉城奥运会是发展中的韩国走向发达国家的拐点,北京奥运会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作为纯粹西方文化的产物,奥运会有着根深蒂固的传统。这种传统构成了现代奥运会在欧洲复兴的基础。在过去的一个多世纪里,现代奥运的圣火逐渐走出了西方文化的中心——欧洲,传向遥远的北美和东亚。 200888日至824日,奥运会将在世界上人口最多、最不西方化、象征着东方文明的中心的中国举办,这本身便有着破天荒的意义。作为东道主的中国,应该向哪些非欧洲国家学得历史的经验和教训?是当今世界的超级大国美国在百年前的初次奥运秀?还是在亚洲首次举办的日本东京奥运会?又或是离我们最近、首届由非发达国家成功举办的韩国汉城奥运会?

 

圣路易斯闹剧

    中国从1904年美国的圣路易斯奥运会开始认识国际奥林匹克运动,同时也开始向美国学习,仿效圣路易斯模式。尽管中国试图从美国那里学得经验,但美国自己的圣路易斯奥运会本身便不是一届很成功的奥运会,它所能提供的教训远远大于值得学习的经验。

    由圣路易斯来举办奥运会纯属美国一厢情愿之举。为将奥运会推向欧洲以外,国际奥委会在1901年投票选择由芝加哥举办第三届奥运会。美国却考虑到若在芝加哥举办奥运会将会分散同年举行的圣路易斯世博会所引起的国际关注,于是由罗斯福总统出面建议国际奥委会更改奥运会举办城市,由圣路易斯同时举办奥运会和世博会,并通过这一独一无二的盛况来纪念美国购买路易斯安那一百周年。国际奥委会不是权力机构,只得同意罗斯福的要求。这一变更后来被证明是极大的错误:由于圣路易斯一心想出风头,想超过1893年的芝加哥世博会,导致第三届奥运会被当作世界博览会的一个附属项目。

    当时的美国一心按照自己的想法,希望将1904年的圣路易斯世博会暨奥运会打造成展现自己成为世界强国的盛会,因为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美国不但拥有全球最高的经济总产值,而且在1898年的美西战争中极具象征意义地击败欧洲老牌强国西班牙。于是,美国花大力气布置了菲律宾展区,以显示美国的扩张实力。美国还布置了一个印第安人展区,来展示政府是如何文明开化印第安人的;此外,世界博览会主管民族事务的负责方在奥运会期间办了一个“人类学日”,让美洲以及其他地区的一些“原始”部落的土著人如美国印第安人、日本虾夷人等到赛场上比赛爬杆、射箭、打泥巴仗。根据国际奥委会的规定,在奥运会期间举行的一切比赛都属于奥运会的一部分,而“人类学日”这种带有种族歧视色彩的展示,十足是给奥林匹克精神抹黑。

    美国的失败还有一个客观方面的原因,由于远隔重洋,路途遥远,旅费昂贵,且担心远东日俄海战事态发展,包括法国在内的许多欧洲国家均未参会,只有英国、德国、希腊、挪威、奥地利、匈牙利、瑞士七国派出了共41人的欧洲队伍参加,其中一些选手还是客居美国的侨民或留学生。本届奥运会的参赛运动员共625人,来自13个国家,其中美国运动员占533人。在拳击、自由式摔跤、射箭、网球、水球等项目中,参赛者几乎都是清一色的美国人,以至于人们将这届奥运会称为“美国人的运动会”。

    美国人热情洋溢的盛大展示最终像是一场自导自演的闹剧,更谈不上得到在国际社会和奥林匹克大家庭中居于主导的欧洲列强的喝彩了。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创始人、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的顾拜旦认为,让圣路易斯举办奥运乃大不幸。为表达对变更奥运会举办城市的不满,顾拜旦甚至没有出席圣路易斯奥运会。他曾回忆道:“圣路易斯奥运会毫无吸引力。就个人而言,我根本不愿参加它……我有着某种预感,奥运会将屈就这座城市的庸俗。”顾拜旦还抱怨美国人的功利主义,声称因“人类学日”感到羞耻,他愤愤地说道:“这种事情只会在美国发生。”鉴于圣路易斯奥运会成为世博会附庸的悲惨遭遇,国际奥委会决定,奥运会不再与世博会联办。

    尽管美国人自己对圣路易斯奥运会感到基本满意,但时至今日,欧洲的历史学家们仍认为这届奥运会和与之扯在一起的“人类学日”是奥运历史上的一个低谷,直到1906年,雅典举办的“届间奥运会”(纪念现代奥运复兴十周年的临时性运动会)才重新拯救了国际奥林匹克运动。

   1904年圣路易斯奥运会得到的最有益的历史教训在于,传统的列强不一定会张开双臂热情欢迎新来者,尤其是当美国这名新来者对于举办奥运的想法与“正确的”(以欧洲列强为主导的)的看法发生冲突的时候。不过,这并不是说新来者毫无成功的机会。在近五十年的时间里,日本与韩国这两个亚洲国家却提供了宝贵的成功经验。

 

东京奥林匹克景气

    在早期奥运史上,日本是亚洲最早参加奥运会和最有建树的国家。国际奥委会在1909年选出了首位日本成员——嘉纳治五郎。

    1936年柏林运动会期间,日本东京被选定为第12届奥运会的举办地,这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当时的国际奥委会第主席享利·德·巴耶·拉图尔(Henri de BailletLatour)抱怨道:“这种糟糕的局面是由外部的政治干扰引起的,全然不顾国际奥委会的传统和规则。”这反映当时国际奥委会的领导人仍认为日本是被排斥在国际奥委会大家庭之外的圈外人、异己分子。1937年,日本大举入侵中国,纳粹德国亦在欧洲蓄势待发,国际和平局面危在旦夕。日本国内产生了关于奥运会应以大和民族的扩张主义还是以国际绥靖政策的和平主义为导向的分歧。1938年开罗会议上,鉴于中国代表抗议日本侵略中国违反奥林匹克精神,国际奥委会私下商议以芬兰的赫尔辛基作为第12届奥运会的候补会址。后来,日本奥委会迫于军方压力被迫宣布放弃举办奥运会,这场旨在展示日本实力的盛会就此夭折,而二战的紧张形势使赫尔辛基也宣布放弃举办奥运会,第12届奥运会最终停办。

封面报道 奥运会,国家的修炼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二战结束后,笼罩在战争发动国和战败国阴影之下的日本国内千疮百孔,百废待兴,国际上亦被排斥于主流社会之外。50年代初期的日本人心中弥漫着战败的迷茫和失落,似乎这个民族已迷失在历史的困境中。西方人认为,战后的日本即便不是一片满目疮痍的废墟,也是一个倒退、落后的战败国家。

    然而,令日本人自己都没想到的是,在战后不到20年的时间里,日本以经济复苏和重新崛起为基础,成功地申办了第18届奥林匹克运动会。日本人希望以1964年的东京,向世界展现一个重获新生的日本。

    为办好奥运会,日本举国振兴。政府将举办奥运会纳入了《国民收入倍增计划》,计划投入高达1兆日元(当时折合为30亿美元)的巨资,对东京的基础设施和公共事业进行了大规模的改造,其中的主要工程包括东京电视塔、首都高速公路、东京地铁、成田国际机场、东京高架单轨电车以及奥运会开幕前9天开通的东海道新干线等大型项目。项目的完工使东京一举跃升为世界最先进的城市,整个国家的形象也有了质的提升。40年过去了,这些设施至今发挥着重要作用,成为东京的标志。

    在政府的大力鼓舞下,日本国民士气高涨。据统计,有至少10万山区农民接受国家名义的调用,受雇到东京,成为奥运会建设的建筑大军。

    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无疑是一届相当成功的奥运会。这次奥运会首次采用全球卫星直播,日本运动员在会上创造了史上最好的金牌第三的成绩。尤其是在排球总决赛中,日本女排以顽强的斗志击败了称霸排坛的苏联女排,以30夺得冠军,这一事件本身便具有令人惊叹的传奇意义。因为这群日本女排的姑娘们原是大阪一家纺织厂的女工,仅仅是在“魔鬼教练”大松博文的率领下,经历了长期残酷的封闭式训练。据统计,当这群在西方人看来意志超常的“东洋魔女”击败苏联女排时,有85%的日本国民观看了比赛,为他们的偶像和英雄欢呼。日本国民的信心和士气得到重振,而日本人的礼仪素质也令全世界感到惊讶,以致于后来演绎出一段传奇般的报道:日本人离开奥运会场的时候,将垃圾都带回家,现场没有留下一片废纸。

    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成功展示了日本重新被国际社会接纳的新形象,成为日本摆脱二战发动国阴影、战后重建和经济重新崛起的里程碑。此外,奥运会前期庞大的工业化基础建设以及奥运会期间所带来的良好的国家形象效应,还奠定了日本后来几十年繁荣的基础。1967年,日本经济赶超英法,次年又超过德国,成为继美国之后的世界第二大资本主义经济强国。日本品牌的形象也为世界刮目相看:精工集团在国际市场上与欧米茄展开了较量,富士影像技术挑战起美国老字号的柯达公司,以索尼为代表的日本品牌逐渐走上了世界名牌之路,为日本产品摘掉了“低廉”的帽子。日本在东京奥运会后出现的经济奇迹,后来被概括为“东京奥林匹克景气”。

 

韩国的“拐点”

    与日本的东京奥运会相比,24年后汉城奥运会展现韩国国家形象的成功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华丽的开幕式和闭幕式、充满民族文化气息的表演、旋转成绚烂花朵的姑娘的传统长裙、象征着世界和平和文化融和的《手拉手》……尽管这是亚洲国家在国际舞台上的第二次奥运展示秀,却给全世界留下了更深刻的印象。

    从历史上来看,除了在20世纪50年代初因大国角逐而爆发的朝鲜战争,韩国或者说朝鲜半岛在绝大多数的时间里都不是世界关注的焦点。20世纪上半叶是韩国历史上最为屈辱的一段时期:先是沦为日俄两国争夺的羔羊,后又在1910年彻底亡国,成为日本占领下的殖民地。1936年柏林奥运会上,两名韩国人——孙基祯和南顺永分别夺得马拉松项目的金牌和铜牌,这也是亚洲第一次获得奥运会长跑项目的冠军。由于当时的朝鲜半岛已为日本吞并,孙基祯和南顺永事实上是代表日本参赛。

    二战后初期,朝鲜半岛因两大阵营的对抗以及朝鲜战争而兄弟阋墙。三八线以南的韩国仅与美国、日本保持了主要的外交往来,处于一种相当封闭的状态。6070年代,韩国开始调整方向,在经济上以发展为中心,政治上寻求半岛的和平统一,对外关系上则倡导“门户开放”。尽管如此,韩国的形势依然不乐观:后来被称为“汉江奇迹”的经济崛起才刚刚起步,国内军事政变和军政府独裁统治引发政局动荡,争取民主的群众性游行示威不断,国家总统在短短两年更换了三任(1979年朴正熙遇刺身亡进入崔圭夏的过渡政府,1980年全斗焕凭借军事政变上台)。在世人的眼中,韩国是一个民族分裂的、发展中的、贫困落后的、国内混乱、默默无闻甚至说国际形象不佳的东亚小国。

    正是这样一个处于历史与现实的逆境中的东亚小国,却在1964年东京奥运会的成功举办中看到了腾飞的希望。为了彻底促成70年代以来经济、政治的双重转轨,韩国当局决定“冒险”创造同样的一次机会,使韩国能像日本一样借奥运会打下步入世界发达国家之列的基础。1981年,在德国举行的国际奥委会第84届会议上,韩国的汉城成功地获得了第24届奥运会的举办权,这也是国际奥委会首次将举办权交给一个发展中国家。

    对韩国来说,汉城奥运会的申办和筹办从一开始就是非不断,困难重重:首先,必须克服国内政治危机以及各种突发事件造成的麻烦。早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汉城申办奥运会便遭到游行示威者的反对,因为他们认为反对奥运会就是反对现行的军政府统治。更大的难题在于当时冷战的国际形势:一方面,朝鲜半岛仍处于紧张的南北军事对峙状态,沿北纬38度线划出的停战区,距离汉城只有50公里,那里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容易引发变故的地区;另一方面,在汉城奥运会之前,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以苏联入侵阿富汗为由拒绝参加,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以苏联为首的东欧国家也进行抵制作为报复,这成为奥运史上最难堪的两届奥运会。韩国在申奥时承诺将促成两个阵营的和解,可这个被夹在中间的小国能以微薄之力邀请美国、苏联以及西方各国和东欧各国来汉城吗?

    内外之忧令韩国当局如履薄冰。时任韩国奥委会主席的朴世直回忆,奥运会前,他最喜欢的演讲题目是《如果汉城奥运会失败了》“万一这次奥运会以失败告终,韩国就没有希望了。到时候我们会陷入思想混乱的局面,无法从自暴自弃的劣等思想中解脱出来,成为葬送韩国千载难逢的绝好机会的千古罪人。从此韩国人将失去信用,给世界造成坏印象,经济面临困境,国家信誉下降,‘韩国制造’的声誉也随之受到影响。”

封面报道 奥运会,国家的修炼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韩国志在背水一战:自1981年起,韩国政府不顾背负高额外债压力,共投入近40亿美元的巨额资金,用于修建体育比赛设施和改善城市交通、通讯条件以及服务设施。例如,为解决困扰奥运会的交通问题,韩国当局耗巨资修建了纵横交错的高速公路网络和贯穿汉城全城的地铁线,扩建了金浦国际机场和数百条主要交通干线,兴建了“88奥林匹克高速公路”,并采取有力的交通管理手段。为解决汉城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韩国政府还花大力气来扩建绿化带、美化市容、整治和开发汉江、改善城市卫生、防治公害等。

    19869月,第10届亚运会在汉城举行,这其实是1988年奥运会的彩排。亚运会的成功举办燃起了国民对韩国承办奥运盛事的信心与热情,反对的声音越来越小。当时韩国奥组委为了让国民熟悉汉城奥运会会歌《手拉手》(hand in hand),便在全国有电视机和收音机的地方反复播放,不但没有引起预期的大学生抗议,反而赢得一片喝彩。奥运会前夕,韩国国内还掀起了学习英语的热潮,以便在奥运会期间更好地为各国来宾服务和介绍自己的国家。海外的韩裔、韩籍人士亦纷纷出钱出力,如在日本的韩裔、韩籍人士慷慨解囊,为汉城奥运会提供了重要的金融支持;而在美国的韩国人,有的甚至赶回韩国,在奥运会期间担任翻译。一些韩国企业则向奥运会志愿者们提供免费产品,还投入巨资支持这一国际盛会。

封面报道 奥运会,国家的修炼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自第21届蒙特利尔奥运会以来,国际奥林匹克运动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因政治抵制而失去了本色光芒。19889月第24届奥运会开幕之时,来自160个国家和地区的8000多名运动员云集汉城,使这届奥运会成为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届奥运会。在开幕式上,韩国高丽亚那(Koreana)乐队与身后的18000名合唱者一起高唱起本届奥运会会歌《手拉手》,亲临现场的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认为,这首歌是“历史上最伟大的奥运歌曲之一”(他甚至考虑将这首来自东方的歌曲作为奥运会永久会歌),而汉城奥运会是现代奥运史上最成功的一届奥运会。

    汉城奥运会的成功之处在于,它使韩国这个传统的东方小国完成了一次由内到外、彻头彻尾的“凤凰涅”。首先,奥运会带来了巨大的“奥林匹克生产效应”,直接推动了韩国国民经济的增长及经济景气,使韩国完成了从发展中国家向新兴工业国家的转变。1981-1988年这七年中,筹办奥运及奥运工程使韩国增加就业人数33.6万,直接或间接地促成了相当于70亿美元的国民生产效益和20亿美元的国民收入收益。1985-1990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从2300美元增加到6300美元,经济增长速度仅在举办奥运会当年就达到了12.4%。韩国由此一举跃入亚洲四小龙行列,“汉江奇迹”广受世界认可。

    奥运会带给韩国的政治影响和精神力量更为强烈。汉城奥运会结束后,韩国国内的一项调查显示:87%的被调查者认为,“这次奥运会使国人感到自豪”;56%的人认为,举办奥运会“推进了民主化的进程”;而91%的人认为,“奥运会的成功有利于改善韩国与苏联、中国、东欧等社会主义国家的关系”。这在1988年后的历史中相继得到了证实。

    更为重要的是,这届奥运史上最大的盛会让韩国成功地展现了一个传统与现代交融的东方文明,令世界各国刮目相看,韩国的国家形象由此得到极大的提升甚至彻底的改变。由于韩国在奥运史上首次为参会记者们修建了“记者村”,因此有15740名记者来到汉城采访、报道此次奥运会,远远超过运动员人数。奥运会期间,85个国家的160家电视台转播了奥运会实况,转播时间总计9200小时,是前一届洛杉矶奥运会的三倍。这是世界新闻史上规模最大的采访报导之一。韩国人似乎想将国家最美好的一面展现给所有人,包括那些此前与韩国几乎毫无交往的社会主义国家。会后,苏联《真理报》评价道:“汉城所具备的各种设施堪称世界第一,韩国人的传统微笑和高雅、礼貌又令人难忘。”1990年,社会主义国家的老大哥苏联与韩国建交;1992年,中国与韩国建交……此外,”“韩国制造”和韩国品牌的形象也如日本当年一样,逐渐摆脱三流的困境,向一流进军。例如,作为1988年奥运会国内赞助商,三星以前一直为索尼、三洋等日本企业做代工,通过汉城奥运会才真正走向世界,与国外大企业展开竞争,谁也没想到,这个以前名不见经传的韩国国内品牌竟然会在9年后成为国际奥运会顶级赞助商。最为有趣的事情是韩国的传统食品——泡菜。奥运会期间,韩国观光部和农协不惜一切代价(甚至免费)向全世界推广泡菜,使韩国菜与韩国饭店随着泡菜一起逐渐走出国门。

    汉城奥运会的成功举办令人们相信了奥运会与一个国家的腾飞之间的联系。1988年,成为了韩国从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转变的“拐点”。

 

中国奥运之梦的三级跳

    中国人与奥运会的真正结缘,始于1904年在美国南部城市圣路易斯举办的第三届奥林匹克运动会。虽然中国没有运动员参加本届奥运会的任何赛事,但是日薄西山的晚清政府却第一次向如此规模的国际盛会派出官方代表。清政府这样做,一方面是出于对这次国际盛会的重视,另一方面是考虑到中国的形象问题。在1893年的芝加哥世界博览会上,由于中国未派代表前往,一些非官方的展览如“鸦片馆”展览极大地丑化了中国的形象。1904年春,一支由清朝贝子溥伦和官员黄开甲(晚清中国首批留美幼童之一,曾在耶鲁大学留学)任正副团长的中国官方代表团500人远渡重洋,来到美国。溥伦乃道光帝长子奕纬之孙,这位西方人眼中的“中国王子”在奥运会开幕前甚至受到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的接见。这很可能是中国人首次参加奥运会。实际上,1904年的圣路易斯奥运会是被中国媒体向国人报道的第一届奥运会。

封面报道 奥运会,国家的修炼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圣路易斯奥运会的消息传到中国后,天津基督教青年会(简称“天津青年会”)美籍干事饶伯森(Clarence HoveyRobertson)向青年会董事、南开学校校长张伯苓介绍了赛会的盛况,引起了张伯苓对奥运会的关注。作为中国20世纪上半叶最杰出的教育家,坚信“强国必先强种,强种必先强身”的张伯苓是中国早期奥林匹克运动的倡导者。19071024日,天津青年会礼堂,张伯苓在由青年会主办的第五届校际联合运动会闭幕典礼上发表了《雅典的奥运会》的演说,介绍了古代奥运会的历史、现代奥运会复兴的过程,呼吁同胞奋起,争取早日参加奥运盛会。张伯苓还表示,可能会从美国引进一名奥运会冠军来指导体育。

    一年后,第四届奥运会在英国伦敦举行。同时在1023日第六届联合运动会的闭幕式上,时任天津青年会代理总干事的饶伯森通过国际渠道弄到了一部关于伦敦奥运会的幻灯片,将之带到南开学校操场上放映,引起了学生们的强烈震撼。学生们在校园里打出了三幅用毛笔写就的大字标语——“中国何时能派一名运动员参加奥运会?”“中国何时能派一支运动员团体参加奥运会?”“中国何时能举办奥运会?”饶伯森为强烈的爱国热情所感染,返回青年会后,他和同事们将这一“奥运三问”记录下来,文章刊登在《天津青年》杂志上,并向基督教青年会国际委员会汇报了此事。

 

  (因“正文字数超过最大限制”而删节)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