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世界博览》杂志

中国融入世界,视野改变生活。

 
 
 
 
 

日志

 
 
 
 

第9期 <专题> 为艺术而建的“CBD”  

2008-04-27 17:01:00|  分类: 新闻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潘石

   

第9期 专题 为艺术而建的“CBD”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巴黎的CBD拉德芳斯拥有“新凯旋门”,这里不仅是高楼大厦的乐园,还被巴黎人民寄予厚望,希望它能为这座城市重夺“艺术之都”的地位。

 

重塑艺术之都

    拉德芳斯(La Defense)位于巴黎西郊,布劳涅森林以北,塞纳河畔,是巴黎的现代化新城。站在拉德芳斯广场中央,东面看去是拿破仑时代的凯旋门(Arc deTriomphe),西面望去是新城中心的大拱门(La Grande Arche),也叫“新凯旋门”。这座“小城市”最大的特点就是它是一个步行区,完全看不到车辆的踪影。所有的道路、停车场、地铁全都建在了地下。

    在巴黎的风景明信片上常常看不到拉德芳斯广场的风光。因为虽然这里高楼林立,方圆百里好玩的地方却并不多。本来在世界各地的大城市这种没有个性的建筑已经很多了,所以外国游客并不觉得拉德芳斯有什么特别,他们更愿意去观赏古朴的巴黎老城,而不愿意到新城看菲亚特集团(Fiat),IBM,埃索润滑油(Esso)的办公大楼,即使在那里可以看到许多在10年、15年、20年前非常流行的建筑。不过,位于79大街第5大道972号的法国文化部举办的一次展览倒是让外国游客了解了拉德芳斯的发展史。拉德芳斯的兴建见证了巴黎政府和赞助企业兴建新区的雄心壮志,也实现了那一时期的著名建筑家安德烈·马尔罗(Andre Malraux) 的理念。他认为,应该让巴黎吸引世界各地的艺术家,重获其“艺术之都”的地位。

 

视线的终点

    一战末期,法国政府就计划以卢浮宫为起点,把杜勒伊花园、香榭丽舍大街、凯旋门,一直到今天的大拱门连成一条轴线。将凯旋门、协和广场、卢浮宫和现在的拉德芳斯新区所在地都设计在这条轴线上。但是政府要求限制凯旋路旁建筑物的高度。只有在凯旋路的终点,也就是现在的拉德芳斯,才允许建造高楼。因为如果把高楼建在凯旋路中心将阻碍人们在星形广场(Etoile)的视线。许多建筑师都提出了自己的设计方案,他们的设计大部分都是一排排耸入云霄的高楼大厦,体现着现代派风格。连勒·柯布西耶(LeCorbusier)、奥格斯特·佩雷(AugustePerret)这样的世界著名建筑师都在1930年提出了他们对凯旋路的构想。可是由于上世纪30年代法国经济大萧条,这些设计都未能实现。

第9期 专题 为艺术而建的“CBD”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雕塑是拉德芳斯最重要的公共艺术形式
    1931年,法国政府又举行了一次竞标,希望能吸引世界各地的建筑师来构建拉德芳斯。此次竞标吸引了国际上35个设计方案,大都是古典主义或是现代主义风格。但是由于缺少资金,这些计划仍旧没能实现。从这时起,法国人就开始将注意力从凯旋路的建设转移到拉德芳斯新区的建设上来。

    1951年,法国选址拉德芳斯做为巴黎新的CBD。1958年,拉德芳斯开发管理委员会开始负责兴建拉德芳斯新区。

    最初,委员会计划在拉德芳斯建立两排等高的办公楼。1964年,巴黎政府批准建造20座各25层高的写字楼。可是实际上,拉德芳斯区的发展根本没按照这个计划执行,大部分公司都千方百计地把自己的办公楼建得比其它公司的楼高。

 

新凯旋门

    结果,拉德芳斯就有了一批高矮不一的写字楼。最高的要数GAN 写字楼,足有179米高。然而这些高楼却引起了公众的强烈抗议,他们说这些写字楼妨碍了他们从星形广场上看凯旋门的视线。为了缓解公众的不满情绪,法国政府又决定在拉德芳斯区建一座新凯旋门(Grande Archede la Défense)作为弥补。

    总统密特朗最先提出的。密特朗的宏伟蓝图是斥资150亿法郎建造一系列现代纪念性建筑物。拉德芳斯的大拱门就是其中一项。密特朗的初衷是以20世纪的建筑风格重新修筑1810年的凯旋门。1985年7月,丹麦建筑师奥托·冯·斯普利格森(Ottovan Spreckelsen)接受了这项设计任务。这项工程计划在1989年纪念法国大革命200年时竣工。不过,没等到完工,斯普利格森就在1987年去世了。

    丹麦建筑师设计的拉德芳斯新“凯旋门”更像是一座立方体的高楼。这座白色大拱门高106米,立方体结构,中部掏空,形成了巨大的门洞,以模仿凯旋门的样式。“门”两侧是写字楼,共35层,总建筑面积约为9.5万平方米。乘坐电梯,可以到达新凯旋门顶部巨大的展览空间,从这里向远方眺望,既可以看到近处布劳涅森林和塞纳河的风光,也可以看到远方巴黎城区的景色。其实大厦是有一些不对称的,它偏离中轴线6度,不过这并不是最初的设计构想,而是为了绕开地下的隧道而进行的专门改进。

    也就是说,拉德芳斯的艺术是由法国政府的政策成就的。历经数年的修建,现在的拉德芳斯商务区已有超过1000家知名公司的总部,也拥有全欧洲最大的购物中心之一。广场上放置着当代著名艺术家米罗(Miro)、塔基斯(Takis)和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等人的雕塑作品。新城中以拉德芳斯大拱门、CNIT (国家工业与技术中心)为代表的建筑充满后现代主义元素,拉德芳斯商务区因此被定义为“未来派城市”。

 

拉德芳斯的艺术

    拉德芳斯广场就像是一个展览馆,陈列着各式各样的现代雕塑和造型艺术。这些艺术品极富美学价值,无比真实,还蕴藏着很多名人轶事。西班牙建筑师费诺沙(Fenosa)曾设计过一尊表现一个男子费力地想要背起一匹死马的雕像,而当年巴黎政府曾经非常想要把这座雕像放在广场上。不过后来没能实现,但是费诺沙的另一件传世之作《晴空驱散风暴》最终还是放置在了拉德芳斯,成了广场的景观标志。而法国大师杜布菲(Jean Dubuffet)在与其他雕塑家竞争一处拉德芳斯广场的显眼位置时,曾设计了一个非常宏大的作品,表现得势在必得。但是由于此项设计规模太大,结构不够坚固,技术难度大,成本高,最终未能入选。

    和杜布菲比起来,那些来自希腊、波兰、美国、意大利、以色列、阿根廷、德国和匈牙利的雕塑家运气就好多了,因为他们的作品放在了拉德芳斯广场。比如,美国雕塑家理查德·塞拉(Richard Serra)在1985年完成的12米高的雕塑作品,就在华纳文化传播基金会的赞助下,安放在了拉德芳斯外围熙熙攘攘的十字路口中间。然而,巴黎人并不因此感到骄傲,因为在他们看来,许多雕塑的设计理念已如那些毫无特色的高楼一样过时了。可是,有一件雕塑虽然在1883年就已完成,却是历久弥新。这件作品是用来纪念1870年普法战争中的阵亡将士的。一位年轻的美丽女子,站在一门大炮旁,身旁坐着一个受伤的战士和一个小女孩。这位美丽女子就是巴黎的化身,而那个小姑娘则代表着巴黎人民。

    这件作品是由路易斯·欧尼斯特完成的,可是50年前人们还不太能接受这样的艺术形式。从介绍中我们了解到,当年人们还曾长时间地争论该不该把它放在拉德芳斯,如果放,应该放在哪。但是今天看来,将这样一件作品放在拉德芳斯再合适不过,它的美穿越时空,永不过时,让人铭记于心。

    上世纪20年代法国人就渴望拥有能够体现出国际主义建筑理念的建筑物,现在这一愿望终于成为了现实。看看在拉德芳斯的这些巨型建筑——仿佛被扩大了好几倍的奥尔巴尼购物中心,似乎被打气筒吹大了的蓄电池停车场——拉德芳斯不失为法国实现现代主义的成功实验品。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