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世界博览》杂志

中国融入世界,视野改变生活。

 
 
 
 
 

日志

 
 
 
 

第5期 <文明史> 睡眠产业  

2008-02-29 11:09:00|  分类: 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白丁

   

第5期 文明史 睡眠产业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睡眠已经成为继饮食和运动之后,关系健康的第三大要素,并催生了利润丰厚的睡眠产业,但还是千金难买好睡眠。

   

    一个人不进食据说可以活42天,可连续10天不睡觉就撑不下去了。在这一直不合眼的240小时里,人的免疫力下降,性格发生剧变,应激激素分泌加速,头发一缕一缕脱落,而且不管吃多少东西,体重依然会减轻,最终会撒手人寰,魂归西天。

    别说240小时,连续24小时不合眼,大多数人可能都吃不消,因为那是对身心的双重折磨。“只有亲自走过泥泞,才能体会绝境中的挣扎。”一位长期失眠者对失眠的痛苦深有体会。中国古人讲“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但现在有些人已经开始花钱买睡眠了。尽管现在美国庞大的睡眠经济体系年产值已经达到200亿美元,但对很多美国人来说,依然是千金难买好睡眠。

   

推销睡眠的人

    皮特·比尔斯今年48岁,橄榄色的皮肤使他显得英气逼人。像大多数搞营销的人一样,他浑身洋溢着乐观和积极。从36岁加入美国明尼苏达州的卧具零售及生产商“舒适选择”公司以来,一眨眼12年过去了。在这家从事睡眠产品生产和销售的公司,比尔斯现在每天忙活着对基层销售人员进行培训并传授推销“睡眠指数床垫”的经验和技巧。睡眠指数床垫是“舒适选择”公司的一种产品,这种充气床垫可以评估人的睡眠指数,用数字1到100来表示,可以根据指数调整床垫的充气量来控制软硬。颇富创意的是,这种床垫的左右两边可以分别控制,也就是说,睡在一张床上的丈夫和妻子可以把床垫的软硬度调整到适合自己而不会影响对方。除了在公司里教员工推销外,比尔斯还在夜里的QVC购物网滔滔不绝地介绍睡眠指数床垫的特点和功能。

    其实比尔斯幕后还做很多工作,比如花很多精力用来阅读科学研究报告。他混迹于各种医学会议,并担任公司“睡眠咨询部”的负责人。比尔斯也在睡眠实验室里进行试验,探索充气床垫的未来发展前景。他的目标是让美国人了解科学睡眠的好处,并教会他们健康睡眠的科学方式。他的头衔之—:睡眠创新及临床研究高级主管,使他看起来像个科学工作者,而不是推销床垫的;但他常常会不自觉地“原形毕露”。

    “昨晚睡得好吗?”一个夏日的上午,在位于明尼阿波利斯的公司总部的一间会议室里,比尔斯见着客户就问。三句话不离本行,在问候“很高兴见到你”之后,他漫不经心地说:“天气不算闷热,还没有让人难以忍受,但不是睡觉的好天气。”他坐下来看菜单,准备用餐。“昨晚你睡得好吗?”从菜单后他露出笑脸,不过这回问的是服务生,服务生明显睡得不好。很多人都遇到过比尔斯这样推销睡眠的人。

   

睡眠经济勃兴

    20世纪80年代,美国的政治掮客们总是津津乐道于自己忙于公事多少天没合过眼。其实我们一旦睡眠不足,在次日上午的工作中就会暴露出来。多年来,美国人忽视睡眠以及睡眠缺乏规律让很多医生感到棘手。但健康专家和争夺睡眠市场的商家们则希望更多的人永远存在睡眠障碍,从而他们的产品可以成为引领奢侈潮流的新方向。最终睡眠成为继饮食和运动之后、关系健康的第三大要素,并催生了利润丰厚的消费产业。

    睡眠经济正在繁荣兴起,《福布斯》杂志这么说。据估计,目前美国睡眠经济年产值已达200亿美元,做出贡献的包括1000多家经过认证的睡眠诊所,无数促进睡眠的处方药物、书籍和小器具等。位于明尼苏达伊甸大草原的齐亚睡眠商店是首家奢侈睡眠用品店,提供光疗法设施、禅宗闹钟(采取渐进音量的方式,优美的西藏音乐在开始会持续一分钟,然后旋律会在10分钟内不断增加,直到每4秒响一次)、蒙巴萨皇家蚊帐以及600美元一副的防噪音干扰耳塞、16种不同充气床垫和30种各式枕头。

    安眠药产业无疑是睡眠工业中的重头戏。统计数据显示,2007年美国医生开出的安眠药处方达4900万张,比5年前上涨53%,其总价值为37亿美元,比2003年翻了一番。每粒售价3~4美元的安眠药非常畅销,不但体现出美国人渴望睡眠的焦虑,更显示出很多美国人似乎根本忘记了该如何睡觉这种哺乳动物的本能。

    床垫制造业也在蓬勃发展。这个经久不衰的产业,有高达6万美元的由北欧妇女手工梳理的马毛填塞的高档床垫,也有不那么奢侈的普通床垫。现在,床垫产业的从业者们正合计着怎样将那些其貌不扬的长方形说成是对健康有益的机器。

    对于睡眠经济的勃兴,美国商贸杂志《今日家具》床上用品版主编戴维·佩瑞认为这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好的是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夜间充足睡眠的重要性了。而坏消息则是我们正在使美国人患上睡眠依赖症。”

   

难寻“科学睡眠”真相

    每个安然入睡的夜晚都一样美好,每个痛苦的不眠之夜各有其痛苦。你可能上床后很快闭眼入睡,几小时后自然醒来,睁眼迎接新的一天。但也可能翻来覆去,辗转难眠,最终气急败坏,只好绝望地等待太阳升起。

    睡眠研究是一个新兴领域,现在还没有关于“正常睡眠”的明确定义,只是在宽泛的范围内对非正常睡眠进行不严格的讨论。国际健康研究机构也只能宽泛地界定失眠症,认为失眠可能是暂时几晚上没睡着,也可能是慢性疾病。

    我们到底应该睡多久也一直是个问题。失眠症患者常常抱怨他们需要多久才能入睡,但是往往低估睡了多久。在一次试验中,三分之一以上的参与者认为自己没睡到一小时,而脑电波显示他们确实睡了一小时。不过这也没什么关系。睡眠研究协会前主席瓦兰斯·门德尔森解释说,“当失眠患者去看医生时,他决不会说‘我的脑电波扫描显示我睡的时间不够,所以来找你’。而一般会说,‘我觉得自己没睡够,我很困’。”因此,尽管失眠与各种生理疾病或是生活不规律等因素有关,但它的诊断和治疗常常是相同的。

    国际睡眠基金会2005年的调查显示,不到一半的美国人认为每晚上或大部分晚上都睡得很好。由于不讲究睡眠卫生学,一些人往往不能拥有满意的睡眠。他们要么不按时上床入睡,要么过度饮用烈酒和咖啡,要么上床前还工作或看电视。一位临床医生仅仅建议一位男士不要在深夜吃辛辣的印度咖喱就治愈了他的失眠。专家称,大部分睡眠问题是由于不知道该怎样睡眠造成的。而对睡眠危害最大也最持久的错觉是认为睡眠这一人类重要机能是可以像开关一样随意选择的。

   

床垫产业新进展

    让美国人回到床上是床垫产业面临的首要挑战。几代美国消费者对以“S”开头的三个著名品牌Sealy、Serta、Simmons的弹簧床垫有了很强认同感。而10年前盖洛普民意调查还显示,近一半美国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睡在什么牌子的床垫上。

    “舒适选择”及另一家床垫产业巨头TepurPedic已经改变了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床垫生产方式,这两个公司用空气和泡沫取代了已经用了一个世纪的弹簧。由于每个床垫价格高达7000美元,他们不得不自圆其说。“舒适选择”资助了床垫研究,销售时声称在斯坦福和杜克大学的实验室里,人们在睡眠指数床垫上的睡眠大大改善。

    “舒适选择”还在商店里使用压力分布测量系统,这种数字化诊断方式,能在电脑屏幕上显示床垫怎样分布一个人的体重以及如何让他的身体感觉更舒适。用比尔斯的话说,“它显示的就像是你身穿床垫,而不是睡在上面。”

    2005年,美国人花了46亿美元买床垫,其中四分之一是非弹簧床垫。现在所有大的弹簧床垫生产商都争先恐后加入了新竞争。那些著名生产商纷纷贴上其著名品牌,力图显得物有所值。

第5期 文明史 睡眠产业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用人造光代替阳光治疗失眠症
    那么美国人到底睡在了什么上面呢?以“S”开头的厂商们生产了大量以黏弹泡沫(visco-elasticfoam有时候也称为记忆泡沫)为原料的床垫。几十年来,乳胶床、凝胶体床也逐渐变成一种时尚。同时,“坚硬的床垫更好”的神话被打破了,“舒适”成为新的卖点。生产商们将所有能量都释放出来,尽其所能用最新的高科技材质来打造新一代床垫。床垫一层一层地堆积起来,越来越厚,就像贴上了各种流行标签的塔。“舒适选择”的新产品睡眠指数9000就有好几层,在两层膨胀的空气层之上有一层蓝色记忆泡沫,然后是一层叫做“光纤”的泡沫层,以及一薄层蜂巢状白色麻织物。

    理论上,“舒适选择”公司的睡眠指数9000床垫可以调节温度。比尔斯说,人睡觉时体温会升高,这种床垫可以吸收身体释放的热量,否则自己会受到体热的烘烤。很多人抱怨床越睡越热,这成为追求舒适的床垫产业要解决的首要问题,原先使用的不透气的人造材质变成了堆积得越来越厚的泡沫层。有人认为记忆泡沫越睡越热,尽管独家销售这种床垫的Tempur-Pedic公司辩称不会。就睡眠指数9000而言,“舒适选择”声称已使用一种多孔的弹性泡沫来保证空气流动,但若时间过长则无法保证。

   

安眠药的副作用即疗效?

    再舒适的床垫也只是个睡觉的地方,而安眠药不一样。比尔斯说,“安眠药提供了一条捷径,即便你违背所有睡眠规则,它也能促进睡眠。”制药公司也很清楚,他们实际上卖的是一种让人安心的保证。像被催眠师催眠一样,一位男士服用安眠药后立刻沉睡。

    2007年,安眠药产业花了6000万美元做广告,来促销最新一代叫做“Z药片”的促进睡眠的药片。而现在最为流行的还是安比恩以及安比恩CR,据统计,60%的处方开的都是这两种,销售额高达28亿美元。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进行过一次药效试验,结果出人意料。在为期六周的试验中,每晚睡前服用安比恩的人,平均只比服用安慰剂(告诉测试者是安眠药,实际上不是)的人早入睡23分钟。为何服用安眠药的人自我感觉睡得相当好呢?

    有种很流行的理论认为安眠药的副作用就是药品的疗效。大部分睡眠药品起作用时,会阻止记忆形成,造成健忘症。美国赖特大学布恩肖特医学院的神经学教授米歇尔·伯内特说,“睡眠药片除了在脑子里鼓励睡眠外,也会像橡皮擦一样将我们实际上还醒着的想法擦除。病人会说,‘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肯定是睡着了。”

    药品公司和其顾问们坚信,他们的药片拥有使人健忘的魔力,但不同意是副作用成就了药效。“我不认为安比恩是这样起作用的。”精神病医生达利奥·米尔斯基这样说,他同时还是安比恩的生产商赛诺菲-安万特制药集团的发言人。为多家知名制药企业担当顾问的杜克大学精神病学家安德鲁·克瑞斯托承认,制药厂家的小规模的研究结果跟大量的使用者使用药片后失眠症减轻的主观效果之间有明显差异。但他也不同意药品起作用是由于让人记忆消失的说法。

   

逐渐被异化的睡眠

    从托马斯·爱迪生开始,我们的睡眠就遭到了破坏:电灯破坏了夜的圣洁。太多事情要做,太多机会诱惑,于是我们给予睡眠的时间越来越少。即便我们现在再努力,睡眠也不可能回到当初了。“尽管今天很多睡眠专家想方设法想‘要回’睡眠,但这就跟神话一样。”弗吉尼亚科技大学历史学教授罗根·埃克里克说。

第5期 文明史 睡眠产业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前工业时代的夜晚和睡眠习惯与现代的截然不同
    2005年,埃克里克写了本书《当一天结束》,描述前工业时代之夜。那时的人们能在隔离了冷空气和嘈杂声的室内睡觉就相当幸福了,很多人只能睡在露天,旁边就是臭气熏天的垃圾;为了让取暖的火堆不熄灭,人们隔几小时就起来一次。1750年,有位作家描述凌晨一两点的伦敦,“像憔悴的病人一样,露宿街头的人们紧紧地挤在一起,期盼着天明。”

    那时候没有足够的床,甚至根本没有床,三口之家甚至来客都只能挤在一起,忍受彼此的鼾声,被别人的呓语吵醒。那时候的人们并不认为床会对睡眠产生影响。《温暖与舒适:床的历史》的作者劳伦斯·奈特认为床主要被当作家具,跟出生、死亡、婚嫁有关的公共仪式都会用到。床让人不再睡在地上,不再受各种虫兽侵扰,还可以保暖。但温暖的床也会滋生细菌,现在的床垫塞满了头发、苔藓、毛皮、木屑、海草或是秸秆。

    从荷马时代开始,几百年来西方社会的睡眠有了很大改变。据埃克里克研究,那时候人们睡到半夜会爬起来一个小时左右,然后接着睡,因此一夜被分为“第一觉”和“第二觉”。在中间这段时间,人们起床照顾家畜或做家务,有人过性生活或躺在床上思考,或抽烟,或与同床的人闲谈。18世纪美国著名政治家、科学家本杰明·弗兰克林就曾光着身子,享受冷空气浴,坐在椅子上阅读。现在我们理所当然地认为睡眠是不被打断连为一体的,简直难以想象以前人们的睡眠如此不同。“其实这种传统睡眠方式,是一种自我放松的简单正常的方式,”埃克里克说,“我们渴望的连为一体的连续睡眠是现代世界的创造。”

    事实上,当代许多非工业化文明仍保持着以前的睡眠方式。在扎伊尔和博茨瓦纳的某些地方,那些半夜醒来就睡不着的人会开始嚷嚷,或出去弹手风琴,其他人醒来后就加入其中。最早关注部落社会睡眠形式的俄莫瑞大学人类学家卡洛·沃尔斯曼写道,“传统的音乐和舞蹈可能就这样延续下来了。”

    沃尔斯曼说,“在我们的观念中,优质睡眠是在完全安静的黑屋子里,躺下入睡,8小时后起床。”她称这种方式为“躺下即死”的模式。

    现在我们希望白天能全身心投入工作,因此要有一大整块时间来睡觉,且不愿被打断。《失眠:文化视角的历史》一书称,从18世纪开始我们就更看重醒着的时间,而将睡眠时间当作为清醒提供支持。我们希望睡眠能够经济实效:“我们一躺下就需要立刻入睡,以便按时起床并立刻开始新一天的工作。”不论因何原因长时间睡不着时,我们都会紧张地去看闹钟,并绝望地计算:如果现在入睡,我还能睡几个小时。

   

拿什么拯救睡眠

    担心自己睡不着会影响白天的工作,由此产生的焦虑让失眠患者更难以入睡,精神病学家查尔斯·莫宁认为这是一个错误的怪圈。失眠患者一般作息时间都不规律,困了就打盹;但他们还会特别精心地准备入睡,“先冲个热水澡,七点钟就穿上睡衣。”但躺一会没睡着,就会特别警惕和担心。这种焦虑会造成生理反应:体温和血压上升,新陈代谢加速,心律和脑电波加快。

    “睡眠并不像世界上大部分事物那样,你努力想得到,就能如愿以偿;在睡眠上你是越努力,效果越糟。”杜克大学的精神病学家杰克·爱丁格尔说。爱丁格尔和莫宁运用认知行为疗法C.B.T.来治疗慢性失眠。研究显示这是让失眠患者摆脱依赖睡眠药品的最为成功的治疗方法。C.B.T.疗法促进形成良好的睡眠习惯,且注重重塑失眠患者对睡眠的观念。最典型、最顽固的传统观念是,每晚必须保证8小时完整的不受任何干扰的睡眠,否则白天就工作不好。“过分地强调这一点不好,每个人都需要8小时睡眠本身就不对。晚上没睡好,我们会建议患者不必在意,像平常一样工作。”莫宁说。可以说C.B.T.疗法通过削弱对睡眠的尊重和重视取得了成功。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