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世界博览》杂志

中国融入世界,视野改变生活。

 
 
 
 
 

日志

 
 
 
 

第10期 <旅行写作者专题> 帕特里克·雷·费默:在神的世界漫游  

2007-09-26 10:07:00|  分类: 新闻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10期 旅行写作者专题 帕特里克·雷·费默:在神的世界漫游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文/赵康英

 

    一位集英雄、历史学家、旅行家和作家于一身的独特人物,出生于1915年的帕特里克·雷·费默被誉为旅行文学活着的神话。

 

    帕特里克·雷·费默(patric leigh fermor)是他那一代人中最后的一位伟人。我们再也不会见到这样的人了。其他的作家都不能像他那样赋予山川美景以生命,飞禽走兽以灵性。他以自己对人的深刻了解和对文化渊源的亲身体会描述生动的图画,没有人能够像他那样通过文学来阐明欧洲的地理深度。在他那里,所有的材料都物尽其用,而且不落俗套。为了表彰他的成就,在88岁高龄之际终于被授予爵位;但是他却谦逊地拒绝了这一封号,因为他认为他所做的不过是“写了几本小书”而已。

 

传奇人生

    2006年5月,英国旅行者俱乐部专门为他举行晚宴,赠送给他一幅特别绘制的地图,地图上标出他曾生动描述过的、在20世纪30年代他在欧洲所走过的路线。俱乐部里有一位女服务员来自保加利亚的首都索非亚,他与这位女士说起十分流利的保加利亚语来,令所有的在场的人都感到既兴奋又惊奇。

    费默被人们亲切地称为帕迪,帕迪生活中的许多细节令人称奇。他是印度地理勘测协会主任刘易斯·利·费默爵士的儿子,在17岁时,因为和菜贩的女儿手拉手,被坎特伯雷的皇家学校开除。于是,在随后的18个月里,他步行到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大约40年后,他在三部曲的第一部《时间的馈赠》(A Time of Gifts)中回忆了这次旅行。第二本书是《在树与水之间》(Between the Woods and the Water),三部曲的最后一卷则仍在让我们期待。

    二战时期,帕迪在英国空军特别部队的前身——特别行动队服役。因为他会说希腊语,所以被空投到敌后方的克里特岛,帮助当地人抵抗德国军队。一年多以后,1944年4月,他创造了二战中最富戏剧性的战绩。第10期 旅行写作者专题 帕特里克·雷·费默:在神的世界漫游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帕迪装扮成步兵下士,和比利·莫斯上校成功拦截了德国占领军新任司令、一级上将海因里希·克雷普。莫斯上校后来就这件事出了一本书,被拍成了电影《月光照铁衣》(I ll Met by Moonlight)。克雷普的司机被移交给克里特抵抗组织,而帕迪则装成司令官,驱车通过了敌军的22个岗哨,然后三人弃车步行。

    两天后的拂晓,他们在伊达山的岩石中穿行,伊达山是传说中美男子帕里斯当年牧羊的地方,克雷普司令用拉丁语引述了贺拉斯一首颂诗开头的一句。帕迪后来说:“他说的正好是我记得的几首贺拉斯颂诗之一”。帕迪接着念出了颂诗后面的5段。“当我背完时,克雷普司令那双蓝色的眼睛从山顶转向我。沉默了好久之后,他说‘正是如此,少校先生!’战争在那一刻仿佛已不复存在。很久,我们俩都仿佛沉醉在甘醇的泉水中”。

   

加勒比海的馈赠

    战后,帕迪用了6个月的时间在加勒比海地区旅行,同行的有20年后成为他妻子的琼·埃尔·蒙塞尔和著名的希腊摄影家考斯塔。这次旅行的结果就是他的第一本书《行者之树》(The Traveller’s tree),将饱受战火的加勒比海呈现在战后英国人的眼前。

    《行者之树》给帕迪带来了荣誉,带来了英国海涅曼图书奖。但是带给加勒比海的更多,这本书促进了加勒比海的支柱产业——旅游业的飞速发展。50年后,英国旅行家罗宾·汉伯里·特尼森和妻子追溯了他的足迹:我们像帕迪一样雇了马匹,骑着马行走在参天的树林中,倾听着丛林发出的阵阵涛声,以及森林深处叽叽喳喳的鸟鸣。突然,一阵美妙婉转的啼叫声传来,接着便是一阵由非常清晰、甜美的3种不同的啼叫声组成的主旋律,有点儿像贝多芬第五交响曲开头的几段音乐。鸟鸣声每隔几分钟就重复一遍,那是一种声音甜美的画眉,帕迪说它制造的是“一种非常忧郁的声音,好像与这些悲伤而美丽的深林所散发出来的美妙气质一样。这种声音弥漫在世界其他地方所没有的多米尼加参天巨树之间。

    加勒比海也为帕迪唯一的一部小说《圣雅克的小提琴》提供了创作背景,小说重现了殖民地鼎盛时期的幽默和激情。这部小说描写一个富足的海岛在一次豪华的殖民者舞会期间毁于火山爆发的传奇故事,这故事正是根据1902年发生在加勒比海马提尼克岛的一个真实故事写成的。

    在这个新世界的“庞贝”城里有2.6万人瞬间死去。唯一的幸存者是被关在地下室的酒鬼。这个幸运的可怜酒鬼,余生都是作为马戏团的一件展品而度过的。

 

回归希腊

    帕迪后来选择回到希腊,20世纪60年代,他在伯罗奔尼撒南部的卡尔德米利渔村附近的一处私人海湾,建了一所非常漂亮的房子。房子里有一间被英国桂冠诗人约翰·贝杰曼(John betjeman)称为“世界的房间”。就是在这个房间里,帕迪和琼用美味的希腊松香葡萄酒款待过世界各地的艺术家。

    帕迪的杰作《马尼》(Mani)描写一次奇异的旅行,马尼是伯罗奔尼撒半岛一个当时鲜为人知,但却非常古老的地方。这本书一直到现在还在再版。在旅行中帕迪住在当地渔民、农民的家里,这样可以使他捕捉片土地的真正本质,书中写道:我的窗户外面是祖先留下来的古堡,城墙上装点着斜阳和四季的树影。通过一道宽宽的豁口,我可以看见坐落在层层梯田上的一座座小村庄。在另一个豁口处可以看见我们主人的二女儿戴着宽边的帽子,坐在一只木制的像雪撬一样的车上,手里抓着3根缰绳,一匹马、一匹骡子和一头奶牛3只牲畜被轭连在一起绕着打谷场跑。那头牛是我在马尼见到的第一头奶牛。在忙碌的碾盘边上,家里其他人挥舞着木锨在扬麦子,麦粒落在铺在地上的花毯子上,而麦壳则被风吹走。另一些人在晃动着大筛子。阳光在他们背后升起,勾画出金色的轮廓。每当一位扬谷人挥起大铲,他就会被一团由麦壳形成的金色烟雾所笼罩,几秒钟以后才慢慢地散去。

    几乎《马尼》每一页都有各自的特点,字里行间闪烁着渊博的知识和智慧,透露出奇异的想象力和对场景绝妙的描述。他的另一本书《卢米莉》(Roumeli)描写的是希腊南部的少数民族居住区,帕迪深深地被这个地区最后的也是真正的游牧民族萨拉卡森人(Sarakatsans)所吸引。他对游牧生活的描写真的是一堂绝佳的文学地理课,更是十分中肯的地理政治学。

    他这样写道:在巴尔干战役之后突然出现的边境围栏并没有禁锢住这些萨拉卡森人。秋天,他们向阿尔巴尼亚南部扇形散开,越过波西尼亚、塞尔维亚、以及黑山、保加利亚低地边境,到达巴尔干山脉的丘陵地带。他们是以罗多彼山脉为家的人,每一个生活在色雷斯高原上的人都以山为家,这些萨拉卡森人在冬季的放牧中都非常的勇敢,他们不仅向北部进发,就像我在黑海看见的那些人一样,而且向西,在海布罗斯河变成不可逾越的障碍之前,他们的大篷车就已经到达君士坦丁堡,并在古罗马皇帝狄奥多西的宫墙下支起了帐篷。其他的人则沿着马尔马拉海边安营扎寨,遍布在达达尼尔海峡那郁郁葱葱的山丘之上。还有许多人越过达达尼尔海峡到特洛伊平原上扎营。一些大胆的牧民会继续前行到巴塞尼亚的牧场,在白杨树林中过冬,或者进入到卡帕多西亚地区,将牲畜散放在石头修道院周围的火山地区。最大胆的甚至进入到土耳其的孔雅地区. 在20世纪20年代失去祖国之前,萨拉卡森人从来不认为这种大范围的长途旅行是放弃国籍。小亚细亚的大部分地区曾是希腊世界的一部分,即使在它的疆界之外,仍有古老的希腊殖民地。

    今天,那些试图要找出南斯拉夫南部陷入混乱原因的人,应该拜读一下帕迪的书,一定会从中获益非浅。

    一种观点认为帕迪的著作还有许多的不足之处。但是除了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达21次之多的英国作家格雷厄姆·格林(Graham Greene)之外,又有几个20世纪的作家能够像帕迪一样在写出大量的作品的同时还能保证质量呢?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