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世界博览》杂志

中国融入世界,视野改变生活。

 
 
 
 
 

日志

 
 
 
 

第10期 <文明史> 《花花公子》杂志插画的变迁  

2007-09-26 10:25:00|  分类: 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10期 文明史 《花花公子》杂志插画的变迁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文/王驳

 

    作为世界上最知名的成人杂志,《花花公子》完美地体现了人们对女性的审美变迁。

 

《花花公子》一炮而红

    休奇·赫夫纳(Hugh Hefner)是《花花公子》杂志的创始人及主编,对于杂志最受欢迎的栏目——“当月最佳约会对象”,也就是杂志赠送的大幅跨页裸女海报,他说:“我希望让人感到那就是邻家的女孩脱了衣服的样子。”换句话说,他想让读者们回味尚未尝过性爱滋味的青葱岁月,那个既渴望了解女性的身体,又不愿放弃英雄漫画的时代。

    1953年,《花花公子》创刊,这本杂志致力于塑造美国女性两种截然不同的形象:一是乡村女孩一般的纯真,一是在娱乐业中历练而领悟到的诱惑。现在,这两种形象越来越融合而让人无法分辨,例如小甜甜布兰妮。但在赫夫纳年轻的时候,这两种形象无疑是针锋相对的。《花花公子》今天如此流行正是因为它创造了矛盾,并驾御了矛盾,这本杂志宣扬:从前被人们视为邪恶的性,纯粹为了欲望的性,并不可怕,反倒对人的健康有益。

    在一开始,赫夫纳没有足够的钱雇摄影师租摄影棚,他甚至找不到愿意宽衣解带让他拍照的漂亮姑娘。他只能从一家出版挂历的公司购买一些充满诱惑的女性照片,但他依然细致地挑选出最满意的。在1953年出版的第一期杂志里,他挑选了玛丽莲·梦露成名前拍摄的裸体照片。杂志一炮而红,“最佳约会对象”也成为最受欢迎的栏目。只用了不到一年,《花花公子》杂志就拥有了自己的摄影棚和摄影师,而风尘味十足的挂历女郎也被邻家女孩所取代。这些女孩遮遮掩掩地露出自己的身段,她们也不会摆出那些淫邪的姿势,相反地,摄影师捕捉的是她们走出浴缸,或正在穿衣服时的样子。有几位插页女郎穿着一直到腰间的传统白色内裤,还有一位穿着吊带丝袜。

    

“自我觉醒”的时代

    十年过后,纯真渐渐褪色,取而代之的是“自我觉醒”,一个上世纪60年代的代表词汇。《花花公子》在1965年第一次刊登了黑人性感女郎的大幅照片,照片越来越多地改在室外拍摄:美女们晒日光浴,裸体野餐,或躺在吊床上。

    最大的改变要算这些“花花公子女郎”越来越年轻了。1958年1月的花花公子女郎只有16岁,赫夫纳也因“怂恿未成年人做出不良举动”而被告上法庭。随后指控取消了,因为“1月姑娘”拿出了自己母亲对她拍摄这组照片给出的书面许可。之后,尽管赫夫纳定下一条规矩,花花公子杂志将不再刊登未满18岁的姑娘的裸体照片,但他尽一切可能让这些女孩看起来更年轻。这一时期的花花公子女郎经常扎着马尾辫,赫夫纳通过其他一些道具暗示着她们内心中孩童一般的纯真,例如让她们看一本笑话书。她们大多有丰满的脸颊,脸上绽放着甜美的微笑。同时,这些女孩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拥有傲人的上围,让人感到奇怪的是,这样的丰满反倒更让她们像孩子,她们的胸部圆润光洁,就像气球。这些女孩骄傲地展示着自己的胸部,就好像这是圣诞老人刚刚送来的礼物。第10期 文明史 《花花公子》杂志插画的变迁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在《花花公子》诞生的半个多世纪里,赫夫纳也尝试过选几位胸部小,或者说相对不那么硕大的女模特。在60年代末期,他认真地进行了一系列实验,在连续几期中刊登纤细身材的女性照片,女孩乔妮·马蒂斯(Joni Mattis)在一期的插页中不但遮住了自己的胸部,还挡住了大部分臀部,结果那期杂志成为最不受欢迎的一期。甚至有一位牧师写信给乔妮,建议她换一个工作。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1967年8月的插页女郎德代·琳达(Dede Lind),照片中的她看起来好像刚刚13岁,她头上扎着黄丝带,胸部却坚挺傲人,读者写给她的求爱信如雪片般飞到了编辑部。《花花公子》杂志到这时终于确定了一件事:胸部尺寸代表着受欢迎度。从那时开始到现在,花花公子插页女郎的三围尺寸平均为35-23-35。

    上世纪60年代,赫夫纳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美国男大学生里每四个人中就有一个每月购买他的杂志。

    

花花公子的生活格调

    在上个世纪70年代,一些新兴杂志,如《阁楼》,以更粗俗、更直白的面貌进入市场,为了与它们竞争,《花花公子》杂志决定刊登裸露体毛的照片。那个时期,插页的“最佳约会对象”们开始上很浓的妆,这让本来身材就相似的她们看起来更如同克隆人一般难以分辨。如果不看内文的介绍,谁都看不出1971年6月的插页女郎是日裔美国人。

    这一时期的拍摄背景也倾向于更简单。从最开始,赫夫纳就说《花花公子》不是一本色情杂志,而是一本生活格调杂志,性只是杂志的一部分。在他年轻的时候,他就已经对当时的男性杂志忍无可忍,因为那些杂志宣扬的概念都是男人应该不要命地在公路上飞车,或者到深山老林中和熊搏斗。“为什么男子汉气概只能在户外展现?为什么男人不能在室内开创自己的王国?”赫夫纳常常这样想。在《花花公子》的创刊号中,他这样写到:“我们喜欢亲手调配鸡尾酒并烤制几块小点心。我们喜欢用留声机播放一些忧伤的音乐,并邀请一位有品位的女士一起聊一聊毕加索、尼采、爵士乐和性。”先不管杂志插页里的火热女郎对尼采是否感兴趣,至少赫夫纳的初衷如此。他认定可以把这些愉悦感作为商品来贩卖:他用杂志的文章、广告和裸体女郎来宣扬高消费的享乐主义。

    

花花公子宫殿

    1959年,随着杂志销量越来越大,赫夫纳在芝加哥购买了一栋豪华建筑作为“花花公子宫殿”,这里有70多个房间,赫夫纳拿出在当时可称天价的40万美元作为装修经费。在那之后,花花公子杂志曾经数次发表图片专题,专门介绍这里的装饰装修:巨大的圆形舞厅,门口矗立着两套真正的中世纪武士盔甲;室内游泳池侧壁都是玻璃制作的,就像一只巨大的鱼缸,在每周五和周六固定不变的聚会上,在池边品酒谈笑的宾客可以清楚地看到泳池里比基尼女郎那动人的身姿。在建筑中,最奢华的要算赫夫纳的卧室,里面有一张巨大的圆形床,足够12个人同时就寝。

    建筑中还有一个女子宿舍,花花公子俱乐部的服务员们——那些标志性的兔女郎——就住在这里。自从1960年以后,赫夫纳的公司已经在世界各地开办了40余家花花公子俱乐部、夜总会和娱乐中心。除了这些兔女郎和赫夫纳的临时爱侣,每位花花公子女郎在拍摄期间都要住在这里,不过她们大多不会去专门的宿舍,而是到赫夫纳的房间,睡在那张大床上。

    在70年代,照片很少在室外拍摄,花花公子宫殿成为最常见的奢华背景:实木装饰的房间,地上的东方地毯,金碧辉煌的室内装潢。很显然,图片中的女子并不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她只是在那里度过一晚。这时的插页已不仅仅是一张可拆下的大幅招贴画,还辅助了很多介绍,例如这位性感女郎的个人资料。通常还配有这些女孩的小幅生活照片,例如她们在淋浴或在海滩漫步,尽量全方位展现她们的性感魅力。就好像一个贫穷的女孩拥有惊人的美貌和迷人的身段,她每天都在幻想着自己可以通过这些获得财富,至少可以体验一下有钱人的生活,终于有一天,灰姑娘成了公主,她们来到了富丽堂皇的宫殿,但没有水晶鞋,没有晚礼服,甚至连内衣都没有。

    

人造美女的时代

    自从上世纪80年代之后,人工的痕迹取代了自然的天赋,这样的转变也出现在所有的媒体中。花花公子女郎的身材有了很大的变化,以前,你可以察觉模特们在拍照时努力收腹,而现在她们不需要了。健身房塑造了新女性的身材,她们的腰更纤细,却充满柔韧的力量感;她们的臀部上翘;而胸部的尺寸简直称得上壮观。现在可以确定的最早的做过丰胸手术的花花公子女郎是1965年4月的那位模特。

    在最开始,丰胸手术的标准是修正,尽量自然地,让人们误以为这也是上天赐予的。但随着技术的进步以及审美观念的改变,重塑后的胸型毫不避讳地迎合人造技术的发展方向。现在,女郎们的胸部不仅巨大到让人难以想象,而且似乎都脱离了万有引力的束缚,当她们站起来的时候,她们的胸部也直直地向前挺立着。

    其他部位也都留下了人工改造的痕迹,就连女模特下身的毛发都经过了精心的修剪。图片的性感尺度也越来越大,传达出的诱惑越来越直白,在几期杂志中,因为模特剃光了体毛,她们的下体清晰可见。

    从70年代开始,花花公子杂志第一次同时推出两位“最佳约会对象”,当然,她们出现在同一幅画面中,甚至有时三位性感女郎躺在一张大床上,这些画面常常传达出一种暗示,两位女性之间存在着同性恋般的暧昧,她们伸出纤纤细指,为对方解开衣衫。

    花花公子女郎身上极尽简约的服饰也流露出标准的情色意味:蕾丝和皮草。她们拍照时的姿势通常很传统,将身体重心放到一条腿上,公元前15世纪,古希腊雕塑家波利克里托斯就发现,这样的站姿能让女性腰部两侧都显现出迷人的曲线。但赫夫纳渐渐厌倦了这样一成不变的造型,他不只一次地让模特摆出夸张的姿势。1966年12月的插页女郎坐在钢琴键盘上,1992年12月的那位小姐打扮成餐厅的女招待,她戴着白色的领子和袖口,头顶兔子耳朵装饰,脚穿红色高跟鞋,除此之外一丝不挂。

    《花花公子》杂志似乎一直想创造出一个背景,在这个背景下年轻女子裸露自己的躯体变得再自然不过。例如一位历史上最漂亮、最性感的女性诺贝尔奖获得者,在花花公子杂志为其设计的领奖会场,很自然地褪尽衣衫,然后发表得奖感言。

    

美女们的生活

    这些女模特们如何看待自己的工作呢?对大多数女士来说,拍摄插页的照片不过是她们工作的一部分。“我不是为了钱,”1990年9月的女郎赫莉·肯德尔(Herri Kendall)说,许多花花公子女郎可能都会这样说,但要知道,在接到拍摄花花公子照片的邀请前,她们可能只是裸体模特,酒吧女招待或美发店的学徒,有几位还是贫困潦倒的单身妈妈。有些模特拍完照片后不得不隐姓埋名或离开一直生活的地方来躲避亲人和朋友,但大多数表示家庭支持自己抓住这个可能一举成名的机会。1968年3月号的花花公子女郎登上杂志是因为她的奶奶写信给编辑部,说自己的孙女比此前任何一位花花公子女郎都要漂亮、丰满。

    上世纪50年代,拍摄这样一组照片的酬劳是500美元,而现在是2.5万美元。这笔酬劳一直都不是小数目,1973年第12期的模特甚至用它付了买房的首付款。但这些报酬只是开始,大部分女孩都梦想着登上花花公子的插页能让自己顺利进入模特界或演艺界。许多人实现了愿望,尽管最终的结果同她们的梦想还有一定的距离。被称为“金发炸弹”的安娜·妮科尔·史密斯(Anna Nicole Smith)1992年5月登上《花花公子》杂志,现在她是Guess品牌的专署模特,而她的同伴们大多只能代言泳装或内衣,或为各种品牌的啤酒拍摄广告。

    对那些梦想着成为电影演员而展示自己躯体的女孩来说,对她们演绎生涯的评价无非是曾在一些不知名的电影中饰演某位配角的情妇之类。1973年7月的花花公子女郎在总结自己表演生涯时或许可以这样说:“我是历史上饰演脱衣舞女次数最多的演员。”运气好一点的被安排演一些肥皂剧,但似乎没有哪位花花公子女郎有拿得出手的表演经历。

    当然,一个体面的婚姻也是这些女孩的梦想,几位女孩在摇滚歌星或体育明星那里找到归宿。安娜傍上了一位89岁的亿万富翁,石油大亨霍华德·马绍尔,婚后第二年他就“如愿”去世了,之后安娜和马绍尔的子女针对遗产没完没了的诉讼成为各个小报乐此不疲的谈资。

    所以,并不让人奇怪地,大部分插页女郎过了20岁又过回了普通人的生活。一位花花公子女郎成了宠物牙医,两位当了警察,一位成为纽约城市大学的老师。还有一些成为艺术家,1998年9月女郎是“传统阿兹台克舞蹈演员”,1966年1月的朱迪小姐凭借着用棕榈叶制作的艺术品颇有名气,还开办过自己的艺术展。

    

时代在改变,人们对性的态度也在变

    今天,或者最近25年,人们开始怀疑性是否还那么重要。可能只有邻家女孩的风格延续了下来,这些女性不再那么诱人,最近,赫夫纳的女孩们看起来越来越像,她们的皮肤光滑闪亮,就像被打磨过,这都是数码照片处理软件的功劳。她们身上已经没有了性的意味,甚至没有多少女性的柔媚,看起来更像同样代表着奢华生活的具有光滑闪耀外表的豪华轿车。

    现在,花花公子杂志每期在美国发行300万份,但已经不到70年代最辉煌时期发行量的一半。赫夫纳不只一次地强调自己是性革命的主导力量,他甚至认为是自己和金赛共同开创了这场社会运动,但现在,他已经远远落在了运动的后面。在网络色情和情色铺天盖地的时候,谁还愿意看年轻姑娘在游艇上遮遮掩掩地展示自己的臀部呢?确实有很多人依然喜欢“性的传统媒体”,但现在有许多男性杂志可以选择,要生活品位,可以看《马克西姆》(Maxim)和《男人装》(FHM),里面的女性身着体面的服饰,要体验刺激的性冲击,可以选择的就更多了。

    人们一直有一个疑问,那个“单身汉的天地”——富有的单身男性家里只有美酒,而美丽的女性只在晚间来访——是否真的存在过?或许男同性恋的物质生活跟这个概念最接近,但他们显然对美女没兴趣。今天,如果你人至中年,有足够的经济实力,过着有品位的生活,但家里却没有一位女主人,所有人都要怀疑你的性取向。时代在改变,但赫夫纳没有,他依然在构想自己的美梦。

    80年代中期开始,赫夫纳的集团公司开始逐步关闭花花公子俱乐部和在风景名胜的酒店,但同时创立了一个更具雄心的娱乐分支,通过电视、电影、DVD和互联网来贩卖花花公子女郎的诱人风情。现在,这个部门的收入占集团的60%以上。今天,花花公子杂志依然是美国销量最大的男性杂志。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