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世界博览》杂志

中国融入世界,视野改变生活。

 
 
 
 
 

日志

 
 
 
 

第10期 <记忆> 餐桌保卫战——美国的食品安全保护伞  

2007-09-26 10:18:00|  分类: 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张翼 白丁

 

    19世纪晚期,美国人每天都接触到劣质食品、危险药品和有毒物质。1906年,在罗斯福总统的领导下,通过了《纯净食品和药品法案》,创立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自此以后美国人的餐桌才更加安全。

   

    西奥多·罗斯福总统对伪劣食品有切身体会。1898年美西战争时期,他组织骑兵队奔赴古巴,在战场上,他问他的骑兵为什么把肉罐头扔掉,骑兵说他不喜欢吃,“像个男人似的把它吃掉”,罗斯福下了命令,骑兵不得不照办,但是不一会,他就开始呕吐,罗斯福察看了一下罐头,那是一盒黏糊糊的腐烂食品,未来的总统什么都明白了。这些美国国内供应的变质肉罐头“成功”地让数千名美国士兵病倒。1899年,美国陆军总司令迈尔斯将军(General Nelson Appleton Miles)就此向联邦政府提起上诉,声称这些牛肉罐头比敌人的子弹杀死的士兵还多。但是总统任命的调查委员会驳回了起诉。

    1906年,罗斯福总统签署了《纯净食品和药品法案》(Pure Food and Drug Act),他大笔一挥,拓展了联邦政府的管理权限,在历史上种下了保护民众不受商业欺诈的种子——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一个联邦政府的管理监督机构,一个基于科学监察之上的政府组织,但是这一法案在美国激起了广泛的争论,即使是今天这场争论也没有平息。

 

骇人听闻的食品和药品

    19世纪后半叶,随着大批美国人离开农村涌入城市,乡村集市和当地屠夫让位给了大型食品生产企业和屠宰加工中心。购买食品的消费者,再也不能亲眼看着这些食物从头到尾做出来了,有毒有害的添加剂因此肆无忌惮的蔓延,侵蚀着美国的食品安全。

    利欲熏心的商人把苯甲酸钠注入坏了的西红柿中,防止它继续腐烂,泼洒硫酸铜使蔬菜看起来更鲜嫩;肉类加工企业用硼砂除去烂火腿的臭味;而所谓的草莓酱是没有一点果肉的苹果皮加上葡萄糖制成的。面包商人为了节省面粉,竟然在原料中加入粉笔末、尘土和融水石膏。还有人在红糖里掺杂碾碎的虱子(表面看起来非常像红糖)。至于罐装火鸡里没有火鸡,橄榄油实际上是棉籽油,提纯威士忌几乎不含威士忌而大部分是人工色素这类的欺诈行为更是数不胜数。

    如果说食物让人病得不轻,那么自南北战争后就开始在市场上泛滥的专利药品,就足以要人命了。所谓的专利药品并不就意味着这种化合混合物就真的有效,更不能说明这种药物的配方就真的是个创新的秘密。人们在吞下那些药丸药片之前,对其一无所知,比如平克汉姆这个美国专利药物生产公司,它的蔬菜合剂(Vegetable Compound)当时最广为流传。丽迪亚·平克汉姆(Lydia Pinkham)这个美国很有成就的医药专利所有人,声称她的植物合剂,可医治从神经衰弱到子宫下垂的任何妇女疾病。她的蔬菜合剂20%是酒精,成千上万个宣誓戒酒的女人,都在饮用,具有讽刺意味的事,丽迪亚夫人本人就是戒酒运动的倡导者。一种称为“Liquozone”的灵丹妙药,其实99%是水,再加上一点硫酸增加气味,却声称可以治疗37种疾病。一种给婴儿服用的,号称是滋润果汁的东西,竟然含有鸦片,会杀死成千上万个孩子。砒霜、可卡因和吗啡,在药品成分里随处可见。在马萨诸塞州医学会年会上,一位医师说:我坚信,如果把今天我们使用的所有药物全部倒入海里,那样会对人类健康更有益,却会把海中的鱼统统害死。

    1906年,美国人的餐桌真正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当年的有关调查报告显示:每年有价值近30亿美元的掺假和贴着虚假说明书的产品流入市场,卖给消费者。这个价值总额是极其惊人的,它相当于美国南北战争整场战争的开支,是当时美国国债的3倍多。1906年,一位国会议员谈到:“在美国,有15%—30%的产品要么掺假要么贴的是虚假说明书。”1905年根据各州食品法案进行的食品检查和关于食品方面起诉的调查数据显示:在某些州,高达56%的被抽查食品不达标,虽然大部分对不达标食品的起诉都获胜了,但是,这些被揭露出来的毕竟只是冰山一角,国内市场上到底有多少掺假产品和贴有虚假说明书的产品谁也说不清楚。

 

1906年法案之父哈维·威里

    1906年的法案得以通过,大半要归功于哈维·威里(Harvey Wiley),但是整个过程的困难与艰辛只有威里自己最清楚,“我推动纯净食品和药品立法,被认为是古怪的人才从事的工作,很多人认为我缺乏基本的商业常识。”但哈维·威里坚持了下来,因而被人称为“人群中的一座高山,好斗的一头雄狮”。

    1844年,威里出生于美国印第安纳州的一个小镇,先后在西北基督徒大学、哈佛大学学习药学和医学,毕业后在普度大学任教9年。作为一个兼通药学、医学的专家,威里很早就注意到罐装食品为延长保存期而加入的各种化学添加剂对人体非常有害。他曾从事过葡萄糖研究,因而很早就反对过量使用葡萄糖作为食品添加剂。1883年,他开始在农业部下属的化学局工作,担任首席化学家,从此不遗余力地为推动纯净食品和药品立法而努力。他在各个地区建立起食品检验机构,1887年—1893年间,威里主持下的化学局出版了由8部分组成的“食品和食品掺假”报告,指出许多食物都普遍存在掺假问题。他还常常举行各种演讲指出掺假食品的巨大危害。他建议控制各州之间药品和食品的商业销售,因为“我发现我们每天消费的食品充满有害的细菌,以至于我都不敢去餐桌。”1902年,在他的领导下进行了一系列的试验,把一些常见的添加剂,比如硼砂和苯甲酸纳,持续地注入一些志愿者身上,这些志愿者被称为“试毒小组”。试验结果证明,这些添加剂对人体非常有害,因此产生多种疾病,铁证如山,制造商们再也不能抵赖了。威里希望通过严格的药品立法,规定所有药品都要在标签上真实说明所含成分。1905年,威里和他的同事游说罗斯福总统建议颁布一部法律“以管制州间贸易中的食品、饮料和药品的掺假和伪造商标行为”。

    此时,美国医学会也以自己的方式向国会施加压力,它向每一个参议员提交了一份呼吁食品药品立法的陈情书,参议员希伯恩(Heyburn)因此向国会提交了一份打假法案动议。

    威里的行动还得到了当时要求变革的进步主义者的支持,扒粪记者在《妇女家庭杂志》和《克里尔》杂志上发表文章,让大众知晓了骇人听闻的食品药品内幕。

 

读过《丛林》之后,再也不想碰香肠了

    尽管医师和药品销售商对那些名不副实的“专利药”深恶痛绝,但这些药品还是因铺天盖地的广告优势,在销售上遥遥领先。当时很多报纸都是靠吹嘘这些虚假的灵丹妙药生存,药品广告占总收入的一半以上。他们当然不愿意揭这些衣食父母的老底。但也不尽然,有很多杂志站出来与专利药品作斗争。

    在20世纪的最后几年,《妇女之家杂志》明确禁止专利药品在封面上作广告。这份杂志上连续刊载了包括“关于专利药”、“专利药的咒语”、“专利药为什么是危险的”、“赝品内部的故事”等文章。《国家周刊》(National Weekly)杂志定期推出“美国大欺诈”(The Great American Fraud)栏目,揭露那些含量和疗效与宣称不符的药品,并将相关药品制造商曝光。1905-1906年,塞谬尔·霍普金斯·亚当斯在《克里尔》杂志的频繁报道了市场上流行的假药,这些报道后来结集为《美国大骗局》。

    更大的炸弹是1906年出版的新闻记者阿普顿·辛克莱(Upton Sinclair)的一本小说《丛林》(Jungle),辛克莱是个社会主义者,比起改造肉类加工企业有更高的目标。他希望他的小说引起美国人对劳工阶层悲惨处境的重视。在书中他对美国当时的肉食加工过程进行了穷形尽相的描写,成为当时卖得最好的一本书,也让当时的肉制品销售受到致命的打击,《丛林》中的故事发生在芝加哥的帕克镇,当地有达哈姆家族的联合畜产品加工厂。工厂向世人展示着现代化工业的优越性:生产高效率,资源充分利用。一小时可以宰杀500头牛,除去屠宰场的主产品肉食,还有一系列副产品:牛角制的梳子、发卡;牛蹄子冲压的纽扣;冲压边角料熬制的骨胶等等,都贴上“达哈姆”商标。来自立陶宛的小伙子吉盖的工作是给打晕的牛放血。比起上一道工序的伙伴们,抡着大锤砸晕几千条牛,吉盖的工作算是轻松。吉盖逐渐发现这个王国内部的黑暗和罪恶。从欧洲退货回来的火腿,已经长了白色霉菌,公司把它切碎,填入香肠;商店仓库存放过久已经变味的牛油,公司把它回收,重新融化。经过去味工序,又返回顾客餐桌;公司技术人员的才干就是把发臭的肉去掉味道;技术员们靠调味剂和染料就可以把同一种鸡肉做成松竹鸡、子鸡等不同品种的罐头;绵羊肉和羔羊肉都出自山羊身上……香肠车间的情况更不能声张,仓库的生肉在地板上堆成垛,你站在高处用手掌抹一把顶部,就能抹出一把老鼠屎;工厂为治服成群结队的老鼠,到处摆放了有毒的面包做诱饵,工人却漫不经心地将毒死的老鼠和生肉一起铲进绞肉机的进料漏斗;车间没有专用洗手池,工人就在一个水槽里搓洗油污的双手,这水槽里的水是要配置调料加到香肠里去的;掉在地上的生肉沾满尘土和锯末,没人注意,人们早已习惯在肉锭上走来走去,甚至直接在上面吐痰……“有结核病的工人拖着屠宰后的牲畜走过整个工棚,地板肮脏不堪。一推推腐烂的,被老鼠啃噬过的猪肉,一样被投入进料口,去生产香肠”,“一个工人由于不慎滑进了正在滚开的炼猪油的大锅里,谁也没有注意到。几天以后,人只剩下了一副骨架,其余的连同所炼的猪油一起拿到市场上去出售了。”

    据说当时西奥多·罗斯福在白宫边吃早点边读这本小说。读到这里,罗斯福总统大叫一声,跳将起来。他把口中尚未嚼完的食物吐出来,又把盘中剩下的一大段香肠用力抛出窗外。读者们同样愤怒了,要求政府有所行动。罗斯福总统每天收到的要求整顿肉制品行业的信件越来越多,被触怒的总统给辛克莱的编辑去信:请转告辛克莱先生,让他回家歇着吧,让我掌管这个国家一会儿。已经在国会推诿4年之久的《纯净食品和药品法案》终于获得通过。

 

反对联邦立法的势力

    在1906年法案签署以前,各个州与假冒伪劣的食品、药品的斗争持续了很多年。很多州已经通过了各自州内部的食品法案,但是要让联邦政府插手,却令许多政治家难以忍受,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两次驳回了纯净食品和药品法案。

    随着越来越多的科学检测表明企业的欺诈行为使人们的健康受到了损害,国会对纯净食品和药品立法开始积极主动起来。1899年,国会开始听取有关纯净食品的报告;到1902年,众议院和参议院都听取了包括食品、饮料、药品的掺假、欺诈行为的检查结果的报告。国会承认这些掺假、欺诈行为严重危害了公众的健康。正如1906年1月23日国会议员珀特·麦克库博尔在国会所宣布的:“我们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我们的健康有赖于自身消费的食物,而不是那些事后治疗疾病的药物。我们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根据每个人不同身体状况而定的饮食不仅仅是最灵的万灵药,而且是避免疾病的最佳预防。”

    阻碍联邦立法无法通过的势力还来自相关利益集团。整个联邦关于化学添加剂和食用色素使用的标准和规范始终不能建立,部分原因是因为罐装食品、药品和威士忌生产商以及其他一些商业利益集团担心,如果确定一种统一的标准和规范的话,势必会影响到他们的产品生产和销售。由于这些商业利益集团的反对,在1879年—1906年这27年间,尽管国会就关于制定整个联邦的食品和药品法案动议高达200多次,但都没有获得通过。

    在19世纪的后25年里,大量外国食品和饮料产品进入美国市场,威胁到美国国内的生产商。早在1875年英国就颁布实施了全国性的纯净食品和药品法案,德国等国家也紧随其后颁布了类似法律。比起这些国家来,美国产品由于缺乏统一的行业标准和生产规范而毫无竞争力。一些外国竞争者甚至在美国建立了生产和销售基地,使其产品在价格上更具竞争力。

    美国产品想打入外国市场却难上加难,因为毫无标准和规范的美国产品根本通不过其他国家的食品和饮料检查。一些国家甚至明确反对进口美国产品,例如在1879—1891年间美国发生猪肉危机时,欧洲国家联合抵制美国猪肉。面对如此境况,美国的一些食品生产商们开始意识到有必要制定统一的行业标准和规范,以增强自身的竞争力。

    1905—1906年间,大部分企业已经适应了联邦规定,他们示意国会可以签署法案了,至此反对法案的政治抵抗消失了。1906年2月21日,参议院议长宣布他愿意听取法案,当天法案以64票赞成,4票反对得以通过。在众议院以241票赞成,17票反对,也顺利通过。

 

法案引发百年争论

    国会通过的1906年法案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肉制品检查法案(Meat Inspection Act)要求联邦政府监督检查所有在国内销售的肉制品,并且为这个行业制定统一的卫生标准。拒绝接受检查和卫生不合格的不得在国内销售。

    第二部分洁净食品及药品法案,对食品和药品同样适用,实际上却软弱无力。法令禁止食品掺假,但是对药品的管理仅限于标签,只不过要求标签说明真实无误,不能误导消费者。药品可以宣传它的疗效有多么神奇,无论说法有多含混都行。

    “民众可以享受纯净食品和真正药品的时代来临了”,《纽约时报》充满希望的高呼,而别的媒体不过把这个法案看作照亮未来国会应该遵循的道路的一点火花。

    美国国会授权农业部化学局来执行1906年法案,威里领导下的化学局后来改名为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当时只给了非常少的财政预算。在威里的领导下,联邦农业部化学局雇用了一批分析化学家,积极的对药品质量问题加以管理检查,并开展自己的实验工作。他们清查了收集死马的人,这些人专门倒卖死马,把死马肉当牛肉卖。他们起诉了Cuforhedake Brane-Fude药品,因为它的标签有歧义,但是胜诉之后,700美元的罚款,很难与该公司从这个药品中赚到的200万美元相比。

    根据1906年法案,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要在法庭上证明受到质疑的产品有害或者有造假之处,可制造商们可是寻找法律漏洞的老手,所以专利药品制造商们还是日进斗金,销售良好。1938年的新法案增加了FDA的威力,新法案规定:在商品上市之前,生产者要提供该产品安全无害的证明,并且禁止在疗效宣传上造假。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从1906年法案和随后的法令中受益。20世纪80年代的放宽管制运动(deregulation movement)攻击政府对每一项商业的监督管理,美国最大、影响力最强的保守派公共政策研究机构传统基金会(The Heritage Foundation)宣称政府监管最终负担都由民众负担。里根总统在任期内要求每一项新的商业管理法令都要通过白宫批准。当时FDA同样感受到了政治之手所给予的沉重压力,财政预算被大幅消减。

    20世纪90年代,在制药企业的支持下,共和党国会试图消减FDA决定药品能不能进入市场的权力。中间温和派也发起了反击,要求政府承认自1906年起,FDA就拥有的和美国环境保护局、联邦贸易委员会、美国消费品安全委员会同样的监管权力。

    今天有些人批评FDA,认为它束缚了发明革新的手脚,是民众接近特效药的障碍。另一方面,有些人说它太过宽大仁慈。比如默克制药公司风湿关节炎药Vioxx,研究显示会增加患心脏病的机会,FDA还是让它上市销售。来自两方面的抱怨和斗争,早在1906年就已经开始,这也许是为了制约商业自由、保护民众基本利益和罗斯福总统所说的政府对重大行业的权力三者之间的平衡。

  评论这张
 
阅读(3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