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世界博览》杂志

中国融入世界,视野改变生活。

 
 
 
 
 

日志

 
 
 
 

第8期 <暑期休假专题> 我们的完美夏天  

2007-07-20 16:37:00|  分类: 新闻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石维军 陈晓红 王霞

 

    我们曾经差点就拥有了另一套房子,靠近大海的房子。

 

其中的一处住宅

    11岁那年,一天我和母亲正在干洗店中排队等衣服,站在我们前面的是一个陌生女人。她很漂亮,也很时髦。她穿着一件浅色棉质长裙,上面饰着特大的雏菊花;肩上挎着一只黑黄色相间的手提包,宛如一只庸懒的大黄蜂,正围着那些花朵嗡嗡作响;脚上的鞋也搭配得当,恰如其分地衬托出了她的衣服和手提包。她拿到了自己干洗的衣服,并对这里快捷、高效的服务表示了感谢。

    “我和我妹妹从城外来这里旅游,”递给她衣服的那个韩国人点了点头,作为一个寄居他国的异乡者,点头是在表示听懂对方一句话的通常动作。她稍微提高了些声调:“我本想在这里多待些时间,好好参观一下,但我的住宅,嗯,我其中的一处住宅,在有花园城市威廉斯堡呢,所以我必须回到那去。”

    “我的住宅,嗯,我其中的一处住宅”,在那天的剩下时间中,我和母亲一直重复着这句话,不下50遍。在“住宅”和“嗯”之间,有一个逗号表示停顿,在这短暂的停顿中她似乎在决定什么:为什么不说呢?于是便有了下句的“其中一处”。这便是这句话中最不好表达的地方,因为你必须恰当适时地表达出来,否则整句话就失去了它的威力。处在一种自鸣得意和为整句话的模棱两可而庆幸的状态下,她所说的“其中一处”便使这句话有了双重含义。对于和她同等地位的人来说,意思是:“快看啊,店里来来往往的人都在注意我呢!”而对于地位没她高的人来说,则是在暗示:“你就别开玩笑了!想要拥有不止一间房子,路还远着呢!”

    为了体验一下被众人注目的那种感觉,我和母亲模仿那个女人说话。但刚开始说的时候,声音收得很紧,听上去很势利。到了下午,声音才慢慢变得柔和起来。“我的住宅,嗯,我其中的一处住住住宅……”母亲用极快的语速说了出来,似乎被迫要表现得与众不同,她又来了一句,“我女儿,嗯,我其中的一个女儿,”但显然,拥有两个女儿可没拥有两座房子那么荣耀。她继续说道,“不管如何,我认为这也没什么,我们以后也会好好的,总有一天幸运之神也会眷顾我们。”

   

沙滩爱好者

    大多数人对于度假地都会有一个固定的喜好,比如说我们家都是沙滩爱好者。但那主要是我母亲的爱好,父亲可不会在乎度假,每次离开家都会让他感到焦虑、暴躁。可母亲不同,她热爱大海,虽然不会游泳,但她喜欢站在海边,手里拿着一根长竿子。千万别以为她是在钓鱼,因为她忙碌了一阵后总是一无所获,而且对于自己的付出并不流露出任何期望或失望。

    每年9月我们都会度假一周,并且总能占到最好的海滨位置,这多多少少让我们有种优越感。海滨的房子都建在支柱上,虽然不能算很大,但至少让人过目难忘。每一间房子都有自己的名字,屋主还将招牌做成两只并排放着的软皮拖鞋形状,并将它们涂上颜色,看上去栩栩如生。

    “看到招牌了吧!”父亲说道,什么“裸体游泳站”、“鹈鹕之家”、“懒惰的晕眩”、“苏格兰童帽”、“疯狂沙丘”等等,每个屋名后面都带着屋主本人和他家乡的名字。例如“邓肯·克兰——夏洛特”、“格兰夫顿——落基山”,实际上不都在表示那个意思吗:“我的住宅,嗯,我其中的一处住宅。”

    只有在这海滩上度假的时候,我们才如此真切感受到原来生命完全是由运气支配的。当运气在的时候——也就是拥有阳光明媚的好天气——我和姐妹们会认为这是因为我们的缘故,因为我们是一个能带来幸运的家庭,所以我们周围的这些人才能够无忧无虑地在海里游泳,在沙滩上嬉戏。可每当下雨的时候,也就是不幸降临的时候,我们就会呆坐在屋子里,进行自我反省。

   

我们的购房计划

    我13岁那年,父亲惬意地坐在租来的房子的阳台上,一边喝着杜松子酒,一边同我们聊天,他不得不承认其实度假并非他以前想的那么糟糕。“我一直在想,何必花钱租这个房子呢,”他说道,“干脆我们跳过中介人,直接买一处房子,你们觉得呢?”

    他说这话的口气令我想起了他之前许诺给我们买冰激凌时的口气。“有谁想要点甜品?”他刚问完,我们就蜂拥挤进了车内,本以为他会带我们去“太妃”(美国著名冰激凌连锁店),结果他把我们带到一家杂货店,买了几根黄白色的粘粘的雪糕,就因为这家店正在促销减价。有了这样的经历,以后我们对他说的话一般都是将信将疑。尽管如此,我们还是禁不住欣喜若狂,连母亲也沉醉其中。

    接下来的一天,他们同房地产经纪人会了面。一个早上,他们看了六处地方,回来的时候,母亲故意装作一幅漠然、毫无表情的样子,以至脸上肌肉都快僵硬了。看得出来她是铁了心想保守什么秘密,而这种刻意的隐瞒又让她憋的很痛苦。

    可以看到,由于新购房产的计划,家庭也因此重新恢复了生机。这对于结婚后激情减退、整天埋首于各种大小事务的夫妻来说,这无疑是幸运的。买辆新车可能会让两个人如胶似漆好上一两周,但第二处房产的购买则至少可以让名存实亡的婚姻在未来几个月内再次焕发出勃勃生机。

    我想象着拥有第二处房子所带来的荣耀。开学后我那些同学一定都会巴结我,期盼我会邀请他们去家里过周末,而我呢,一定要出点难题,让他们互相竞争。谁让他们都是有目的地巴结我、喜欢我呢,就要让他们吃点苦头。我觉得我会很擅长这个。

   

试演慈善家的父亲

    第二天下午父母决定带我们去看房子。正如他们所说,房子的确很漂亮。从外看略显沧桑,而屋里松木做成的墙又赋予每个房间体贴、舒适的感觉。阳光透过百叶窗射进来,形成一条条的光带,连同房子一起出售的家具也无不体现了原房主的品位。我们各自挑了喜欢的房间,激动得晚上无法入睡,脑子里想着该怎样重新摆设这些家具,但父亲的声音似乎在耳边响起:“别这么兴奋啊,房子现在还不是我们的呢。”

    果然,又过了一天,父亲突然觉得这里其实也没那么好。接着下了整整两天雨,然后他宣布:或许我们在这里买一块土地更明智些,再等上一些年,就可以建一幢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房子。母亲没说什么,穿上她的雨衣,头上套了个塑料袋,一个人走到了海边怔怔站着。

    假期的最后一天父亲突然又决定与其在海边置购地产,不如改善我们自己家的环境。“或许可以加个游泳池,”他说道,“孩子们,你们觉得怎么样啊?”可是没人回答他。

    在父亲让我们白高兴一场后,很快别人就把那幢房子的底层改造成了一个酒吧。这个酒吧看上去有模有样,高高的凳子,各种酒摆得整整齐齐,还有一个专门洗杯子的水槽以及五彩纷呈的卡通餐巾纸。后来再到这里度假时,我和姐妹们喜欢在这里的柜台前装做喝醉,摇摇晃晃的样子,但不久就厌倦了,后来就再没人提起过。

    以后每次来这里度假,我们都会特意路过这幢房子,曾经我们以为它就是我们的,每个人提起它的时候都会用上自己给它起的不同名字。我的住宅,嗯,我其中的一处住宅化为泡影了!我们可没有权利自我怜惜,即使流露出舍不得的感情也是不合适的。尽管如此,这并不能让我们停止抱怨。

    以后的日子中,父亲仍然继续许诺他无法实现的诺言。渐渐地,我们都把他看作是一个演员,在生活中试演着慷慨的百万富翁的角色。虽然永远无法实现这个梦想,但他就是喜欢那些话从嘴里蹦出来的感觉。“买辆新车怎么样?”他会这样问,或者是“来次希腊海上之旅怎么样?”他期望我们表现得积极踊跃,沉浸在他提出的美好虚幻中,但我们谁也不想再扮演过去那种角色了。而母亲就像被波涛载着一般,越漂越远,一开始她同父亲分床睡,到后来干脆搬到了另一个房间,还特意在里面装饰了海景画和许多装在篮子里、被太阳晒成白色的海胆。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