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世界博览》杂志

中国融入世界,视野改变生活。

 
 
 
 
 

日志

 
 
 
 

第5期 <日本关西专题> 太平洋商都——大阪  

2007-05-31 20:44:00|  分类: 新闻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高宇

 

    大阪有许多别名,号称“天下商都”、“天下厨房”、“笑城”。这些别名既是大阪人的生活日常,也是大阪人性格的写照。

 

笑城大阪

    自来到日本,早想见识大阪。04年5月的一次学会才得偿所愿。那次的会场位于大阪市西南部的一所大学。第一天自由课题报告,扎扎实实地听了一天会。第二天觉得机会难得,一头扎进了大阪闹市,兵发难波去也!除了想看看大阪人,还想见识一下大阪“笑的文化”。

    大阪是日本第二大城市,位于本州蜂腰部神户、京都、奈良构成的三角形的中心,前临太平洋水道,西扼濑户内海。由于国有铁道、市营铁道、私营铁路的长期竞争,大阪市周边交通系统犬牙交错、复杂异常。中心部的交通主要由JR环线和市营地铁交织而成,以东西向的御堂筋路为中轴,自北向南排列着新大阪、大阪、难波、天王寺几个入口站。新大阪是新干线和京都线的入口;大阪站是JR神户线和私营阪神、阪急铁路的入口;难波是近铁和南海电铁的入口;天王寺则是通往奈良线路的入口。大阪有两大繁华区,北区的梅田是新开发的大都市中心,南区的难波是传统的购物、休闲中心。

    这天是星期天,天气晴好。一出难波站,大片阳光从对面的建筑上斜洒下来,把地面景色照得明快清晰。街上满是买东西和遛弯的人,站前还有演讲的人。年轻伴侣、妈妈牵女儿、老年人带孙子、一家大小齐出动,人们扶老携幼、按自己的节奏轻松地走着、大声说笑着、喧哗着。空气中飘散着自在和亲情的芬芳。难波附近包括了传统购物区、道顿堀、更北边的心斎桥几个部分。传统购物区由百货店、购物广场、电器店街、商店街构成,道顿堀是餐饮店、电影院和演艺剧场集中的地方,北边的心斎桥有年轻人喜欢的美国村,集中了很多新潮商业形式。

    出了难波站向东不远,就来到 “难波大剧院花月”,这是著名演艺公司吉本兴业专属剧场,剧场里上演的相声、小品和吉本新喜剧,是大阪“笑的文化”的结晶。到了售票处,当天3场表演中正好能赶上第2场,不过没座票了,只有站票。心中盘算:“也罢!总比碰上包场看不上强。”开演前30分钟开始入场,进去一看,两边通道上已经站满了人。和别处不一样,这个剧场内也有卖小吃的,大阪人果然是边看边吃,边吃边笑。演出的前半部分是漫才(相当于对口相声)和落语(单口相声)的段子和小品表演。剧场休息之后,吉本新喜剧开演了。这比电视转播看得更生动。里面的故事都是日常生活中似曾相识场景,每到“包袱”抖出的霎那,剧场里就卷起笑的漩涡。剧情中暗含着人情世故,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令你在笑声中又有几分感动。

    大阪被称为笑城是有缘故的。大阪人以说为乐、说话有术。两个大阪人凑到一起,尽管是普通的聊天,寥寥数语,彼此就能会意角色。一方叫“ツッコミ”,言词犀利、纵横驰骋,专挑毛病,相当于逗哏;另一种叫“ボケ”,说话不着边际,左拦右挡、却处处受制,相当于捧哏。一搭一档,令听的人乐不可支。据说,大阪人自幼就被教育“要给人好印象”,从双亲那里学到近距离交流的会话方式、把握捧哏和逗哏的要领。一件小事让他们一说,你会有“天下竟有这等事”的感觉。

    日本的标准语是东京话,据说东京话适合独白,大阪话适合沟通。83年的日本放送文化研究所的一项调查表明,大阪人认为标准语“正确、易懂”的同时,也批判其“语速快、形式主义、死板、命令式”。批判之中暗含着与大阪话的对比,那就是层次分明、实话实说、灵活多变、命令句也要让人听得舒服。也有人认为,明治维新后的日本开始接受西洋文化和文明,以战败为分界,日本文化的连续性被斩断了。其中唯一未被斩断与传统文化联系的是关西人,他们保留了最为“自然”的生存环境、保留了自身语言独有的抑扬顿挫,这是他们的风骨、他们思维节奏的外在表现。

 

商都大阪

    从剧场出来,顺道去了道顿堀。买了点小吃,边吃边看道顿堀夸张的广告牌风景。想起应该给家人买点礼物,便走进了附近的商店街,顺便领略了商都风情。一路逛街购物,碰到一种奇怪的现象,大阪人虽然不喜欢标准语,但是年轻的店员几乎都操着标准语接待客人。只有碰到大爷大妈和当地人常去的店,才能听到大阪腔的对话。后来回到东京,看了大阪市的某网站,才发现推广标准语待客也是为了树立大阪全国性都市形象。不免感叹大阪人为了买卖肯下功夫。

    大阪有着悠久的商业传统。大阪建城的时候,现在大阪市区的一半还没在水中。大阪在开凿河道、填造河岸中兴起,到18世纪后半叶,共开凿了15条河道,沿河形成了码头和商埠,以大阪为中心形成了环绕本州的东西两大海运航路。今天大阪市内名字中含有“堀”字的河道,都是当年人工开凿的。德川家康统一日本之后,大阪成了幕府的直辖市。当时,各诸侯国为了应付日常用度,把收入的米运到这里,委托大阪商人交易。大阪有全国最大的堂岛米市场,也有最殷实的钱庄,是天下物产交易、集散之地,因此有了“天下商都”、“天下厨房”之称。雄厚的财力也促进了商民文化的发达,美食、人形净琉璃、漫才、歌舞伎、文乐等市民艺术发达起来。从那时起,开始有了一句话“京都穿穷、大阪吃穷”。

    深厚的商业文化的积淀,给了大阪商人无穷的灵感。大阪在明治维新后迅速成长为现代工业城市,人口曾一度超过东京。战前曾有“政治的东京、经济的大阪”之说。战后至今,日本新兴的行业或商业形式共有77个,其中的57个最先兴起于大阪。比如大型超市、组装式住宅、旋转寿司、舱室旅馆、快餐面、消费信贷、罐装啤酒、桑那、自动售票机、自动检票机等,都是最早在大阪诞生之后推向全国的,大阪人的商业才能可见一斑。

    在商店街买完东西,天已经傍黑。想到和朋友的约定,乘地铁线匆匆赶到了梅田。梅田是大阪北区的繁华中心,经过阪神大地震后的重新规划和建设,增添了不少高层建筑,显得焕然一新。约会时间是8点,我提前半小时就到了。从车站连出的高架桥四通八达,刚刚在地图上找到约会地点,没走多远就迷了路。无奈只好从天桥下到地下一层,没想到地下也是四通八达的购物街道,再加上几条地铁线的不同站名,反而更找不到方向。只好走走问问,后来才搞清,到约会地点的直线距离不足5分钟,我却足足找了半个小时。

    几个人会合之后,朋友先导,走进一处屋檐低矮、路幅狭窄的小巷。小巷的左面是长墙,右面居酒屋鳞次栉比,连门面和红灯笼都很象。我们走错了几处,才找到朋友中意那家。这是我见过的最节约空间的小酒馆,进门是柜台座,到门仅容一人通过。主人请去楼上,楼梯也只有一个人的宽度,台阶的踏步只够踏脚的一半。楼上是和室,有两张矮桌,下酒菜也还精致。我一边喝酒一边还在想,难为店家女孩怎么把菜肴和酒水从那楼梯运上来。后来大家好像喝多了,又是朋友结帐,不知道有没有把他“吃穷”?

    江户时代早期文学家井原西鹤,可算大阪人鼻祖。他在《日本永代藏》中把钱称为“双亲之外之至亲”,明白教人爱钱。还教导后人要节约。爱钱和节约两大教诲,始终为大阪人所恪守。大阪人至今保留了买东西讲价的习惯。东京地区的商家是武士买卖:“定价如此,爱买不买!”而大阪城的规则却是:“按你定价买?我傻啊?!”“自从世上有了买卖,讲价就是正常行为,定价销售才是新鲜事!”“讲价才是亚洲式的买卖,到过印度中国的人都明白,不讲价的日本人才是任人宰的肥羊。”几句话,古今中外、人情事理全有了。大阪人可谓能辨!

    以往的商店中,最不肯减价的是百货店,东京的百货店没有讲价的余地。那么,大阪的百货店能不能讲价?这可是个秘密,十问九不答。但是你去仔细观察一下,会发现讲价天天在发生。店员的解释是:在关东没人讲价,在关西没不讲价的人!关西人以讲价为乐,同样东西,以买的便宜为荣。不准讲价对他们来说,无异于“横刀夺爱”。起家于关东的某大型电器店,一向以定价低而著称。当他们把店开到了大阪时,也曾想以价格说话,免去讲价时间。可这想法偏就行不通,顾客明明看到标价牌上写着最低价,还是会和店员商量:能不能再让点?了解当地人心情的店员,当然有对应之法,快速地在计算器上打出1组数字,递到顾客眼前:“这样行不行?”这是大阪最常见的购物情形,计算器上的数字,双方心知肚明。这种讲价方法后来也传到了东京。大阪的外国人也会入乡随俗,今天的大阪,也常能看到外国留学生操着半生不熟的大阪腔和店员讲价。

 

自强大阪

    大阪人性格急躁、不肯服输,热衷于做些“英勇的”傻事。最近某电视节目曾搞过一个问卷调查,其中有个问题是“你是不是在信号还没变绿灯的时候横穿马路”。48%的大阪人选择了“是”。而关东人大多数选择了“不是”。由此可见大阪人的性急。江户时期,大阪城里号称有八百零八桥。其实,据后来考证,当时大阪共有200多座桥梁。之所以要夸张,是因为大阪所有桥中,公费建造的只有12座,而其余200多座都是商民自己修建的,这是他们的骄傲!

    还有件事可以作为大阪人性格的脚注。日本职业棒球赛中,关东地区巨人队球迷居多,关西几乎清一色是阪神猛虎队支持者。03年阪神猛虎获得优胜,在道顿堀发生了球迷们争相跳进河庆祝的热潮,从9月15日下午比赛结束到16日凌晨,尽管大阪市有2000多警察戒备,还是有4千多球迷跳下河中。说起这事东京人会大摇其头:“道顿堀的水多臭啊!多少大肠杆菌,多少二恶英类污染物,居然就跳下去了,简直……。”连形容词都不够用了!跳过道顿堀的球迷却反唇相讥:“不跳怎知哪里水好?你们懂得保持青春的秘诀吗?”一家伙就上升到了生活哲学的高度。

    那次旅行返回途中,我自己也目睹了大阪人富有反抗性的一幕。那天我定了12点半的新干线票。决定早起去看看大阪城。车行之间,突然透过车窗闪过一片绿水,似乎有很多人在垂钓。兴之所至,就下了车,想看看大阪人如何钓鱼。一片矮墙和铁路围起来的不大水域,长不到100米、宽不过50米,一面长满芦苇和菖蒲,岸上杂草丛生。垂钓者却有4、50人之多,垂钓者身后停着自行车。沿岸看去,浮漂虽有微微的动静,多数人却没有收获。凭直觉,我感到这不像是个钓鱼场所。沿岸寻去,果然发现一处牌子,上写着“某某设施预定地,禁止垂钓”云云。看到这里,我笑了。这就是大阪。也许正是因为这个禁令,才会有这么多位垂钓者。看过钓鱼,我接着向大阪城赶去。虽然走到了城脚之下,终因时间不够没能登城,只能留待下次了!

    自明治维新后,大阪人一直憋着劲暗暗和东京较量,东京主办了奥运会,大阪主办了世博会,东京有的东西,大阪人也要有。对于当今日本地区经济结构中“东京一花独放”的构造,大阪人有自己的想法:政府农业保护是日本农业衰退的原因,劫富济贫的税制使人们失去了奋斗的动力。只有重建堂岛米市场那样的市场机制,才能拯救日本农业,只有像大阪商人过去那样勇于承担风险、创意革新,才能复兴大阪。所以,大阪制定了富含弘扬文化要素的复兴计划、积极申办奥运会、誓要振兴大阪商业名城、文化名城的品牌。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