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世界博览》杂志

中国融入世界,视野改变生活。

 
 
 
 
 

日志

 
 
 
 

第5期 <巴黎来信> 在时尚之都做时装设计师  

2007-05-31 20:32:00|  分类: 地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泥泥

 

    在巴黎参与时装设计,与美丽和财富为伍,这听起来是一件令无数少女艳羡的事。泥泥从广州美术学院毕业之后,来到巴黎的贝尔索时装设计学院学习设计,这是一所出产了无数时装设计大师的学校。之后她又成为KARINE ARABIAN的时装设计师。这次泥泥以一个东方女性的亲身体验,从T型台的背面,来观看影响了我们一个多世纪的西方服装业。

 

    去KARINE时装公司上班之前,就知道这个牌子了。品牌风格简练、独特,很鲜明的60年代风格,在巴黎时装界颇有一些粉丝。我听说创始人便是一个叫Karine(卡琳娜)的女人,可是两次面试始终没见到她一片衣角,未闻其声,也未见其影。想象中她该是那种特立独行或者非常展现个人风格的女人,猜想她可能带着巴黎女人那种优雅和高贵的姿态和我谈话。又或者是一个特别高傲、严厉的女人,可能会穿着结构特别的很中性的黑色风衣,也许是性感的低胸连衣裙和红色亮皮的高跟鞋。而这一切,终究只是猜想。事实上,我第一天正式上班,踏进办公室的时候,便看见一个穿着普通的黑色连衣裙的女人专注地看着电脑,头发乱乱的。这和我想象中的巴黎女设计师有些出入,我不敢肯定她就是卡琳娜,小心翼翼地问,请问您是卡琳娜吗?噢,是的,欢迎你!我的巴黎上班族生活由此展开……

 

浸淫在艺术之都的香风里

    我总觉得,巴黎的朝九晚五也会是清淡、柔和而且明快一点的。进办公室的第一件事情是打开音乐,然后去买咖啡。斜对门就有家咖啡馆。巴黎的咖啡馆真的是无所不在,两三步就一家,谁先到办公室就先去买。我这样勤快的人,当然总是早到去买咖啡,几个小杯放在托盘上带回去。咖啡店老板都和我熟悉了,有时候去了聊几句。大家的早餐都是咖啡加个羊角面包,有时候是一小块甜点,简单得很。办公室的天花板是透明的,抬头看就可以望见蓝天,午后的斜阳淡淡地打在旁边的老房子外墙上,很是好看。有时候看着天,不小心就走神了。阴天的时候乌云密布,白天也像黑夜。

    我便在这里开始了一名时装设计师的工作,这个过程是既艰辛又充满了惊喜的。

    国人解读法国人的关键词就是“浪漫”,而我认识的法国人,可以说是优雅、精致、热情奔放、充满了幻想的,也可以说是认真、礼貌,甚至是勤奋的、规规整整的。后面这些品格像是在说德国人而万不会是法国人,其实古罗马人对秩序和理性的热爱被后来的法国人所继承。法国的时装设计师在工作的时候,思路很可能是天马行空,行云流水;可是安排工作、处理事情却是有条不紊。桌子必须干净整齐,文件夹里面每一组设计图都必须是按照顺序排列好、标明了日期和编码的,每一天的工作日程表都会写好订在办公室的小黑板上。每天的工作量都很大,我有时候一天的日程表会是五组二十几个款式的设计稿。每一组设计出来之后都会订在墙上,然后我和卡琳娜会以讨论的形式来增加或者删减,或者修改。这个过程要反复好几遍,让整个系列看起来更加丰满而且均匀。创作的过程很感性,在一定范围内为所欲为,灵感飘到哪儿就跟到哪儿。而设计出来了之后,剩下的工作便是理性的了。因为要考虑到各个区域客户的风格喜好,各种款式要按照合理的比率来安排,不能独沽一味。

    有了灵感开始设计之前,要把素材收集齐备,比如我拟定了一个拿破仑风格的主题,先去博物馆和图书馆收集拿破仑时期的名画、装饰风格的图片,加上自己的手稿草图,各种材料全都订在展示板上。巴黎在这方面实在很便利,素材丰富。博物馆和图书馆的分类很细,可以找到任何你想要的艺术方面的资料。就连一个小小的鞋扣也有整整一个博物馆的资料供人查询,里面摆了满满的中世纪以来各种风格的金属扣子样品,简直是一座宝库。我实在想不出谁能够收集那么多年代久远的小玩意儿。从那座博物馆出来,整条街道其实就是著名的服装饰物街。进到一个老旧的法式建筑物,沿着古董一样的木楼梯上去,敲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的门,面前的屋子里堆满了金光灿灿的各种链子、珠子、漂亮的金属小物件。他是业内著名的物料供应商,可给我的感觉却像童话里的魔法师。设计灵感的采集和取材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过程。

    办公室的陈设也是艺术味十足的。每隔几天,艺术花店都会送来新鲜的插花。这些花送来之后,有专人管理,摆放位置和灯光都很考究。法国人在这方面很有耐心,也有眼光,很多貌似随便摆放的东西,实际上都是经过精心设计、巧妙运用的。在这座艺术之城,艺术设计涉及方方面面。从城市建筑到街道的一砖一瓦、花花草草,从大广场、大商店,到一条小街道、一个小喷泉,都有细节上的独到之处。无论是服装店、精品店、首饰店、文具店、纸品艺术店,还是专门卖红酒的店、花店、面包店,甚至卖香肠腊肉的店子,在摆置和展示货品上都非常有心思,是科学与艺术相结合的。科学往往是暗藏在里面;人们看到的,只是它美轮美奂的一面。而法国人的细致、科学和严谨,会让你在生活和工作的相处中慢慢感觉出来。

    在装饰艺术上,法国人确实有他们不同的视角。记得有一次送来的花是大朵大朵的白色兰花,装在一个大大的方形玻璃缸里。花瓣上和玻璃缸里薄薄地铺了一层雪,其实是一种雪花状的不会被溶解的物质。在柔和的灯光下,白色的兰,白色的雪,透明的器皿,美极了,给人冰天雪地空谷幽兰的感觉。我喜欢这些很特别的艺术插花,所以每次花送来了,秘书就会喊我去看,两个人在那里赞叹一番。

 

同事们

    秘书尤金妮是个能干的姑娘,瘦小个子,栗色卷发,小脸盘儿大眼睛,典型的巴黎姑娘。以前的印象都是法国人不勤快,经常放假,整天没事儿泡咖啡馆,工作很轻松,在认识她之后都可以推翻了。她每天工作超过8小时,马不停蹄,超级吃苦耐劳。她每天上班要收阅公司所有的邮件,联系客户,各种大大小小的约会、访问、公司各种物件材料的管理、与各种部门打交道,都由她负责。平时她要沟通的机构包括传媒事务所——一个把时装品牌和时尚杂志联系起来起桥梁作用的机构,巴黎一些比较知名的时装品牌都会和传媒事务所挂钩,每有新的设计出炉,都要第一时间联系传媒事务所,以便使产品能够安排登载在各大时尚杂志上。尤金妮的高效工作真让人怀疑她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法国年轻人的就业压力越来越大,毕业不容易找到工作,政府新出台的对毕业就业青年的限制也导致了巴黎大大小小的几场抗议游行。办公室里面包括我在内七个年轻人,大家都是初来乍到,做事倍儿卖力。

    安托瓦妮特工作很多年了,同时也是一家时装杂志的编辑和一位法国歌星的个人形象指导。她40岁了,还是心直口快,有时候可爱得像个小孩。

    老板卡琳娜也是年近40的单身女人,她以前是夏奈尔的设计师,也曾在著名的水晶品牌施华洛世奇公司做珠宝设计师。她在时装设计这一行是非常有资历的了,上班的时候常常遇到要来访问她的记者。虽然她个人的品牌创立并不很久,但是她在巴黎时装圈内却是小有名气。我的工作便是和她一起做新季度的设计,包括讨论选题,就是整个系列的主题感觉和方向,然后选料、定系列,再做细部的设计。巴黎女人,巴黎时装圈内的女人,尤其是巴黎时装圈内的独身女人,实际上都是有些难缠的,这一点可以参照美国刚出炉不久的电影《时装女魔头》,看这部片子的时候我不时能露出会心的微笑。卡琳娜对所有事情的要求都很高,生气的时候,确实有点女魔头的感觉。但她是那种性格非常女人的女人,情绪化,孩子气,有时候喜怒无常,情绪容易失控:高兴的时候会大呼小叫;生气的时候会黑脸,发脾气。我们不少人都领教过她的脾气。有一次她为了一点小事对我发脾气,大家都知道她是没道理的,等她摔门走掉,纷纷过来拥抱和安慰我。然后在下班之后去买了香槟和点心,关起门在办公室里面布置了一下,为我开了一个小party。当时我已经打算辞职回国了,大家都有些不舍。其实我没有介意老板发脾气,我甚至觉得她很多方面和我很相似,我非常能够理解她。她是那种直肠直肚的人,喜怒都形于色,过后也不会在心里存有芥蒂,我反倒比较喜欢和这样的人相处。果然第二天她就向我道歉了。而和她一起工作是一件很过瘾的事情,因为她对造型、色彩和质感的把握和敏感程度让我敬佩。她对时装的感觉和喜好和我也很接近,在设计思路上给过我很大的启发和帮助。有时候我们会闲聊一些法国品牌,像在国内备受追捧的LV、CD之类的大牌子在圈内反倒不那么受关注。卡琳娜喜欢Balenciaga、Chloe、Dries van noten、Victor&ROLF,我们算是臭味相投了,这都是设计圈内被奉为上品的设计品牌。在工作上她对我也比较认同,所以在设计方面我们经常会互相采纳意见。

    卡琳娜有时候会因为办公室音乐的问题让人抓狂,我们觉得她是个强迫症患者。因为她要是喜欢上什么音乐,就会一整天都反复听同一张碟。她喜欢英伦乐队,这点倒和我默契。可是一张碟再好听,连续听上个十遍八遍,难免有点恶顶。我们都发狂了她还笑嘻嘻地不肯让我们把音乐换掉。后来那张CD被尤金妮藏起来了,然后每个人都装做不知道。办公室放什么音乐还真是个难题,因为我的桌子在唱机旁边,他们便封我为‘DJ NI’,这可真不是个好差事,众口难调啊。于是我干脆不管,一张接一张,什么都听一遍。而大总管达尼埃尔对我们放什么音乐倒是无所谓,除了麦当娜。他说他最受不了的只有麦大姐。

    达尼埃尔是卡琳娜的合伙人,我们都叫他丹。丹是一个非常善于与人沟通的老帅哥,样子和乔治·布鲁尼很有几分相似,经常是黑色衬衫、黑色西裤,每天的衣服都烫得笔挺,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平时和人打招呼彬彬有礼,非常讲究法式礼节。事实上,他就是专门负责和客户沟通的,我们暗地里叫他‘师奶杀手’。很多中年女顾客非常喜欢和他打交道,他总能把她们逗得咯咯笑。所以他和顾客的事情经常成为我们办公室这群八卦姑娘的笑料。有一次他接待完一个大主顾,那位女士把装着一支唇膏的小塑料袋落下了,我们听见安托瓦妮特和丹在后面小声讲大声笑,尤金妮急得问他们什么事情那么好笑。原来,那“唇膏”是一支电动自慰器。没过多久,那位女士急急忙忙赶回来,取回她的东西,丹免不了又和人家一阵寒暄,带着那种很法式的笑脸,装做什么都不知道一样,趁人家不注意转过脸来对我们狡黠一笑。

   

彼此陌生,又彼此相像

    在饮食习惯上,我和我的法国同事们有很大的差别,她们吃的让我非常惊讶,而我吃的东西也让她们不可思议。比如说,她们的午饭会可能是几个白水煮的菜花,包在保鲜纸里,午饭的时候打开来撒点盐,就是午餐了。有时候可以是一小碟蔬菜沙拉,装在盒子里,加上胡椒粉橄榄油就是一顿饭了。更有甚者,正在减肥的英德每天就吃仨苹果,早餐一个午餐一个晚上再吃一个,让我敬佩却不敢效仿之。有一次我早餐带了在中国城买来的烧卖去吃,这是传统的广式早点了,但是他们非常惊奇地叫喊,啊!你早餐居然吃咸的东西!可他们让我奇怪的事情还一大堆呢,阿纳斯塔西娅吃花生居然不剥壳,整个花生就这么嚼吧嚼吧吞下去了,也许是我孤陋寡闻,在国内可从来没见过有人连壳吃花生的。而我有一次喝开水,也让她们叹为观止,专门跑过来看我是不是真的在喝热水,啧啧说居然有人会喝热水。因为在她们的概念里,白水都是冷着喝的,除了泡茶和冲咖啡,不可能喝热的水。

    林语堂说过:“美国人难以了解真正的中国人及中国文化,因为美国人通常是宽大、单纯,但不够深刻。英国人不能了解真正的中国人及中国文化,因为英国人一般是深刻、单纯,但不够宽大。德国人也不能了解真正的中国人及中国文化,因为德国人深刻、宽大,但不够单纯。至于法国人,在我看来,是能了解并已经是最了解真正中国人及中国文化的。”法国人确实是性格上最接近中国人的老外,大家都以自己深厚的文化背景而自豪,因为多民族混杂,民族性相对复杂一些,性格上能圆滑变通,也能坚持自己的原则,有时候喜欢耍小聪明,典型的实用主义。有时候会让人觉得虚伪,却也有很真诚的一面。法国女人可能会彬彬有礼,仿若高级宴会上的淑女,却也能用下流的脏话骂人。世人皆知法国人高贵优雅,其实他们也有充满生活气息的市井的一面。

    在巴黎生活和工作多年之后,我对法国人的看法已经不同以前了。虽然现在我回到了自己的国家,可想起巴黎,仿佛想念第二个故乡,就如电影《天使爱美丽》里面的那些街道,场景一样,一切都透着亲切、俏皮和美好。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