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世界博览》杂志

中国融入世界,视野改变生活。

 
 
 
 
 

日志

 
 
 
 

第3期 <纽芬兰专题> 朗索欧梅多——维京传奇的千古遗迹  

2007-03-03 13:25:00|  分类: 新闻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秦昭

 

    维京人史诗中的富饶之地、纽芬兰北部顶端的天涯海角朗索欧梅多,再现了一千年前维京人在北美大陆第一个居住地的原貌。

 

    离开格罗斯莫国家公园北面的加拿大国家历史遗址博物馆,我们继续驱车向北,目标是位于纽芬兰岛最北端的另一处重要的历史遗址,联合国人类遗产——朗索欧梅多维京人村落遗址。

    自从离开格罗斯莫国家公园后,纽芬兰西海岸公路上的人烟更加稀少了。又是一个黄昏,夕阳在落入大海之前洒射出灿烂无比的光辉,将浩瀚的大洋和莽莽的山林全部沐浴在火红的晚霞之中,壮美得让人透不过气来。汽车在笔直的海岸公路上径直向北,左手边是一望无垠的大西洋,洋面平静得如同一面硕大无朋的镜子,碧蓝之中反射着夕阳玫瑰色的光芒,美如梦幻。右手边的大地正在向极地冻原地貌过渡。山林越来越稀疏矮小,裸露出了贫瘠荒凉的大地和星罗棋布的水洼。几头北极驯鹿在路边的一个大水洼边静静地啃舔着岩石上的苔藓,晚霞在它们雄壮的鹿角上闪闪发光。汽车载着我们从这梦幻般的意境中穿行而过,没有人开口,任何人类赞美的语言都失去了意义。如醉如痴中我们清醒又沮丧地意识到自己只是大自然永恒壮美中的一个渺小的匆匆过客。

    第二天中午到达纽芬兰北端半岛的时候天气阴霾、大雾迷漫。这里已是北纬五十五度以上,几乎见不到什么像样的树木了。只有从光秃秃的大小石头间钻出的矮小灌木,有枝无叶地趴在地上。虽然小海湾比比皆是,但已很久没有见到哪怕只有两三间简陋小屋的渔村了。汽车就在石头滩中开出的公路上转过一个又一个海湾,迷雾中前方出现了一望无际灰沉沉的海面,低矮的礁石东一座西一座地在雾幕后的海水中时隐时现。我们终于到达了纽芬兰北部顶端的天涯海角朗索欧梅多。北欧维京人古老的萨噶讲述的故事,正穿过一千多年的历史时空,从灰色雾幕后的大洋上向我们慢慢走来。

    那是在公元十世纪左右,一只高扬着威武船头的单桅大船,载着三十多名维京人从格陵兰老家出发,南下海上探险。他们沿着北美大陆东部曲折的海岸线向南航行了数月,随后发现了一大片突出于海洋中的土地,它的最前端是一个将将露出海面的平缓的岛屿。岛上草木茂密、开满鲜花,一条小溪穿过草滩流进大海。维京人被这片岛屿的美丽所吸引,决定在小溪畔抛锚驻扎下来。他们对这片岛屿的四周探查以后欣喜地发现这里是一个十分理想的休整基地。与他们在北极圈内的老家相比,这里气候温和更适宜冬季居住。小溪中有不少三文鱼可供捕捞食用,树林中大量的树木为造船提供了木材。于是他们决定把这里作为冬季生活基地。

    维京人在岛上建造了草泥大屋和造船作坊。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们在小溪的河床上发现了黑色的铁矿石。于是又建起了炼铁作坊,用简陋的炼铁技术来锻造造船用的铁钉。同时这些维京人还以这个岛为基地去探索更远的内陆。在探索中他们发现了大片野生葡萄。因此他们便命名这片新发现的土地为“维兰德”,意为葡萄之地。从此每年夏天,维京人的船队满载在维兰德采伐的木材和酿制的葡萄酒回到格陵兰老家。维兰德这片富饶美丽的土地也从此在维京人的萨噶中一代代口头留传。

    然而由于当时维京人没有文字记载和准确的地图和航海图,后人无从知道维兰德的确切位置。因此在上千年的时间里“维兰德”只是传说中的一个虚无飘渺的神秘去处。

    九百多年后的1960年,一位热衷于寻找维京人祖先足迹的挪威作家海格"恩格斯塔从美国东海岸的新英格兰出发,沿加拿大东部海岸线一路向北,以维京人古老的萨噶为依据,寻找那个传说中神秘的“维兰德”。当他到达朗索欧梅多的时候,他发现这里的地形地貌与维京传说中描述的那片岛屿十分相象。在采访当地村民的时候,一位名叫乔治"迪克的渔民说在离村子不远的海滩上,有几处当地孩童时常去玩耍、被当地人称为“废墟屋”的奇怪土包。在迪克的指引下,恩格斯塔找到了这几个被野草覆盖的土包。根据他在冰岛发掘古代维京人遗址的经验,他敏感地意识到这很可能就是当年维京人在北美留下的遗址。

    在他的考古学家妻子安妮"斯蒂娜和当地村民的帮助下,经过八年的发掘,一座维京人的千年村落遗址重见了天日。在加拿大国家公园和历史遗产管理部门的协助下,经过前后近二十年的发掘、整理和研究,确认朗索欧梅多村落遗址就是一千年前北欧维京人在北美大陆留下的第一个居住地。这一发现填补了人类文明发展史上的一项重要空白。1977年加拿大将朗索欧梅多村落遗址列为国家级历史遗产。1978年联合国又将其列入人类文明遗产名单。

    遗址博物馆的文献电影生动地纪录了当年恩格斯塔夫妇寻找和发掘朗索欧梅多维京人村落遗址的情景。为了帮助后人更好地了解当年维京人在这里的生活,加拿大国家公园在遗址上重建了一座维京人的传统草泥大屋。国家公园的工作人员身着当年维京人的装束在屋子中演示一些日常生活的场景。遗址博物馆的讲解员带着我们在出土维京村落遗址的海滩上边走边看,非常详细地描述了一千年前这里发生的故事。

    冷风细雨中,沿一条羊肠小道我们走过海滩。维京人的草泥屋坐落在海滩的尽头,是名符其实的天涯海角。草泥屋木围栏的前面就是浩瀚的大西洋。正值退潮时分,大片的滩涂露出了水面,上面散落着大大小小被海水冲刷得浑圆的礁石。阴雨让我们冷得发抖,赶快钻进草泥屋,围着屋子中央燃起的篝火取暖。大屋的四周有各种各样当年维京人的劳动生活用具。一个“维京”妇女坐在木头炕台上缝补着兽皮靴子。她的“丈夫”用一支奇怪的笛子热情地为我们吹奏了一曲据说是当年维京人的曲子。在大家的喝采声中这个“维京大汉”又兴致勃勃地走到屋外,向着茫茫大海吹起了螺号。悠长的呜咽在灰蒙蒙的海面上传播开去,仿佛在召唤千年时空中的祖先。灰色的雨雾中一座奇形怪状的浮冰山,似动非动地在远处的海面上向南漂去。它的阴沉与冰冷使四周的一切更加孤独和苍凉。当年维京人也正象这样,站在新发现的北美大陆上看着从老家格陵兰漂来的冰山?

    一千年的光阴过去了,数不清的潮涨潮落。朗索欧梅多当年热闹一时的维京村落如今已是荒草下的废墟。纽芬兰这片天涯海角仍是那样的荒芜和苍凉。年复一年地从北极冰雪大陆断裂的大小冰山都要悠然漂过这里,仿佛是维京人的在天之灵送来的信使,来探望这片曾给了他们欣喜和希望的土地。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