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世界博览》杂志

中国融入世界,视野改变生活。

 
 
 
 
 

日志

 
 
 
 

第3期 <纽芬兰专题> 亲睹三文鱼的生命洄游  

2007-03-03 13:23:00|  分类: 新闻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秦昭

 

    在世界上最纯净的河流中,欣赏三文鱼让人震撼的生命轨迹。

 

钓鱼爱好者的乐园

    记得小时候有本很喜欢的连环画叫《小鲤鱼跳龙门》,反反复复看了一遍又一遍,总是对书中的鱼儿飞跃到天空上去的奇迹将信将疑。不曾想,几十年后终于在纽芬兰亲眼看到了这个奇迹。

    扼守圣劳伦斯湾、面向大西洋的纽芬兰是全世界钓鱼爱好者向往的地方。每年夏季,上百万条大西洋三文鱼会沿着纽芬兰岛一条又一条的河湾逆流而上,洄游几十上百公里,回到位于纽芬兰岛腹地,也就是它们的出生地去产卵。在纽芬兰旅行,一路上经常能见到竖有三文鱼标志的河流,它们都是在夏季里有大量三文鱼群经过的地方。穿过格罗斯莫国家公园的汉伯河就是其中重要的一支。从国家公园继续向汉伯河的上游走约四十公里,有一处名为“大瀑布”的著名景点,是甩钓和观赏三文鱼“跃龙门”奇观的理想之处。

    在唯一一条通向“大瀑布”的砂石小公路上颠簸了近一个小时,没见到其他任何人和车辆。除了杂草丛生的树林还是树林。有时候会跨过一条无拘无束地奔流的野河,纽芬兰岛上大部分河流都呈红棕色。这令人惊异的颜色绝不是像地球其它地方因人类工业污染所致,正好相反,它纯粹是大自然的天然赠与。这是因为在河流经过的原始森林中,大量的朽木落叶未来得及腐败即直接解体,变成大量的植物微粒,它们悬浮在河水中被激流裹携翻滚,使河水变成了棕红色。因此从本质上讲,纽芬兰的河水是地球上最洁净的自然之水。棕色的河边偶尔会见到狩猎者简陋的小屋或者钓鱼人的临时篷车,看上去有与世隔绝般的寂静与孤独,然而这里正是这些狩猎钓鱼人的乐园。

 

“跃龙门”的三文鱼

    在小公路第三次跨越了蜿蜒的汉伯河后,就到达了“大瀑布”。百米宽的河床在这里断裂了,突然跌落了三米多,形成了一道汹涌澎湃的瀑布。深棕色的河水喷吐着金黄色的泡沫咆哮翻滚,野气十足。不错,与那些闻名遐迩的真正的大瀑布相比,三米的落差不值称道。但是对于平均身长只有三四十厘米的三文鱼来说,这可不是轻而易举就能逾越的障碍。想想看,让一个人跳过八九倍于其身体的高度试试!

    在来“大瀑布”前,就听当地人说那边近来连日下雨,河水涨了许多,恐怕不太容易见到水下的三文鱼。到了河边,又见到眼前棕得发黑、急不择路的河水和喷吐泡沫汹涌澎湃的瀑布,便彻底打消了看到三文鱼飞跃瀑布的侥幸心理。自我安慰道:站在河边的木头观景台上感受一下汉伯河和它的瀑布的野趣也算不虚此行了。

    正四处观望时,身旁的同伴突然喊叫了起来:“看那儿!我看见一条!”。赶紧凝神向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从瀑布下打着旋涡的棕黄色河水中像一支黑色利箭一般猛地窜出一个黑影,飞跃到空中。在白色瀑布泡沫的衬托下,一条黑光闪闪的三文鱼的矫健身躯清晰可见。它在空中划了个弧线,吻部朝前,正对瀑布顶端,尾巴奋力拍打掌握向前向上的方向,一头便插入瀑布上沿的河水中不见了踪影。我看得目瞪口呆,尚未回过神来,身边同伴们的欢呼已此起彼伏。原来在这水沫腾飞、激浪翻滚的世界里竟有那么多的三文鱼勇士在前赴后继地奋力博击着!

 

执着的生灵

    其实三文鱼飞跃瀑布一次成功的机率是很小的。这些从北极圈格陵兰水域千里迢迢返回故乡产卵的三文鱼,在纽芬兰的淡水河中已经逆水潜行了近百公里。突然前方的河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变得翻腾旋转乱成一团,似乎再无前行的可能。此时水下的鱼儿到底是凭着什么判断出必须奋力向上跃出水面,再在空中向前飞跃呢?是它们隐藏在体内的特殊基因?还是它们儿时抹不去的记忆?无论如何,不管大小、不论壮幼,来到瀑布前的三文鱼都在一股神秘的力量的驱使下奋力跳出水面,没有一条掉头去寻找其它出路。

    那些尚未完全成熟,第一次回乡的三文鱼的跳跃显然毫无经验缺少章法,它们往往直挺挺地垂直向上跃起,却不知同时向前,转瞬间又原地跌落在瀑布下的水中。那些体力弱的三文鱼则往往由于跃起的高度不够,或者在瀑布前起跳的位置过远,使得在空中飞跃的距离不够,从而在肆虐奔腾的瀑布前败下阵来。只有那些个头大又强壮,有过一两次回乡经验的三文鱼才会稳、准、狠地从水中猛地跃起,再飞身向前,准确无误地飞进瀑布上游的水中,紧接着奋力甩动尾部,拼力顶着激流向前,越过瀑布边缘水流最急的地段,免得重新被激流冲下去。然而毕竟出类拔萃者是少数,大多数三文鱼就只好在大瀑布前一次又一次的跃起,锲而不舍地直到成功地跃上瀑布的顶端。

    在水声轰鸣的瀑布前,我被三文鱼们不屈不挠前赴后继的英雄气概深深地震撼。这些大自然的精灵,一年一度从几千里外的大洋中洄游而来,一旦进入淡水便停止进食不吃不喝,却要跃激流过险滩,克服无数的艰难险阻,躲过不同的天敌的捕猎。它们遍体鳞伤筋疲力尽,唯一的目的就是回到自己出生的故乡,在那里产下下一代来,简直是世间最执着的生灵。

    红日西沉,纽芬兰的一天又要过去了。晚霞将汉伯河加上了片片鳞光,使本来就是金棕色的河水更加耀眼。瀑布前的三文鱼们还在不屈不挠地搏击着,河畔密密麻麻的树林中已经有了糜鹿这类夜行动物的身影。一只野兔机警地在草丛中探头探脑,然后一窜不见了身影。少有人迹的纽芬兰处女地是这些大自然之子的乐园和天堂。它们按照自己的方式自由自在地在这里世世代代生息繁衍。但愿这首回荡了千万年的生命之歌就这样唱下去,不变调,直至永远。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