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世界博览》杂志

中国融入世界,视野改变生活。

 
 
 
 
 

日志

 
 
 
 

第12期 <记忆·南京大屠杀生存报告> 不为人知的“南京辛德勒”  

2007-11-26 11:11:00|  分类: 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刘仕遥

 

    南京的灾难发生后,一些外国人和僧侣分别建立了国际安全区和难民营,开始了人道主义救助。

 

第12期 记忆·南京大屠杀生存报告 不为人知的“南京辛德勒”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辛德贝格

    昆德几乎是一个被史料湮没的人道主义英雄,他的名字只是在其他一些史料的注释中出现过,例如《拉贝日记》。当时参加救援的国际人士有些在城内,有些在城外,而留在南京的记者很少,未必能够记述到昆德。

    2000年5月,中国和丹麦建交50周年当天,按照两国的文化交流协定,中国在丹麦的第二大城市奥尔胡斯举办“国际大救援”展览。就在展览举办的同时,当地报纸刊登了消息,寻找一位叫辛德贝格的丹麦人,这里恰好是他的故乡。辛德贝格在南京大屠杀期间,曾对中国难民进行了无私的人道主义援助。

    与此同时,在德国,许多学者也在寻找昆德,他同辛德贝格曾是南京江南水泥厂的同事,他们一起建立了“江南水泥厂国际安全区”,保护了成千上万中国平民和军人。

 

两位外国人保护中国水泥厂

    1937年,日军逼近南京时,启新公司新筹建的江南水泥厂已经运转试制成功。但当时的厂长,有中国水泥工业之父之称的陈范有考虑到,如果日本人知道南京有如此重要的工业企业,肯定会轰炸或占领后为自己生产。陈范有指示不要对外宣传生产情况,封锁了消息。

    江南水泥厂之前已经有了自保经验。1932年,日本人要占领唐山启新公司,公司以英国人的名义进行注册才得以保存。1937年10月,公司上层决定照搬这一做法。

    因为公司建设过程中购买了丹麦和德国的设备,天津的董事会于是商请丹麦FL史密斯公司代表来厂,同时派小昆德假装德国禅臣洋行的工作人员到南京保护工厂,对外宣布这个厂是丹德合资的,希望同时借助德国与日本的盟友关系,以及丹麦的中立国地位。

第12期 记忆·南京大屠杀生存报告 不为人知的“南京辛德勒”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日军大夜部队士兵把抢来的钢琴即兴弹奏起来

 

    昆德博士是启新公司的技术人员,他的父亲老昆德就曾为启新公司工作,为公司找到了适合制作水泥的原料。八国联军侵华时,英国想吞并启新,老昆德保护了启新的账单;一战中德国战败,老昆德被遣返,后又回到中国启新公司。

    FL史密斯公司上海分公司派了辛德贝格作为公司代表。辛德贝格17岁就出来闯世界,去过俄罗斯,到过格陵兰,成为法国雇佣军后到过非洲。来到中国后,他在上海见过卓别林,做过饭店的服务生,也在丹麦出售武器的公司工作过,将武器卖给中国的抗战部队,还教中国人怎样使用武器,怎么骑着自行车开枪。

    昆德11月由唐山出发,带着日语翻译颜柳风12月1日到达上海。同辛德贝格会合后,绕过苏南战场,从镇江赶上最后一班火车,于1937年12月4号到达江南水泥厂。此时日军已经包围南京,江南水泥厂的中方领导在12月1号的隆隆炮声中逃往武汉。昆德等人到江南水泥厂的第一件事,就是连夜叫裁缝赶制德国和丹麦国旗。很快两国的旗子就升起来了。

 

第12期 记忆·南京大屠杀生存报告 不为人知的“南京辛德勒”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日军抓获5000中国百姓(数字为日军自己公布)

设置国际安全区

    昆德和辛德贝格每人月工资1千元,而这时启新公司天津的最高领导层,月工资也不超过500元。当时天津公司已经把准备投产运营费用拨到了水泥厂,水泥厂成为难民营后,昆德等人就靠这些资金维持难民营的运转,包括为受伤的国民党军人治疗。

    江南水泥厂外侧有一道有刺的篱笆墙,宽一尺;还有一条约10米宽的护厂河。当空前的人道主义灾难发生后,难民蜂拥而至,昆德和辛德贝格决定把这些难民收容下来。他们设立了一个工厂保护区,在西湖路插了一个牌子,在梅墓插了一个牌子。牌子上画着德国和丹麦国旗,门口还挂上了一块牌子,写着“德丹合营江南水泥厂,受大使馆保护”。这个工厂保护区的面积甚至比南京城内的国际安全区还要大。

    一开始难民并不多,主要聚集在江南水泥厂南门和北门外。很多难民搭了人字形草棚,在棚子前面支起灶,等到深夜才敢悄悄回家拿一点粮食,因为深夜日本人不敢出来。有的人家粮食被烧焦了,有些日军士兵甚至把大便拉在粮食里面,也有难民在路上遇到日本人被杀害。

    江南水泥厂收容难民数万人。昆德和辛德贝格派颜柳风和辛德贝格从上海带来的英语翻译到难民中去调查,每户人家给18斤米。还是孩子的难民苏国宝的父母为了多得18斤米,就把他说成孤儿。昆德和辛德贝格信以为真,他们把苏国宝找来,提出让他在江南水泥厂做勤杂工,还说以后送他上学。但苏国宝当场谢绝了,于是辛德贝格和昆德每人给他一块银元,又另外给了他18斤米。但是大多数难民日常的粮食还是夜间悄悄地回家拿的。

    日本人经常来骚扰,到厂里面来捣乱,昆德和辛德贝格这时会出来挥舞旗帜,通常情况下日军士兵就会很快离开。有时日本人一天来几次,昆德和辛德贝格一直跟他们周旋,江南水泥厂的难民基本上生命能得到保障。他们还保护了很多国民党军队溃散的官兵。另外附近的居民被抓了,附近的村庄失火了,昆德都去营救。日军放火焚烧摄山镇,火从镇东烧起,随风向西,日军架起机枪不准救火。昆德不顾自己的危险,带着严柳风和一些人去救火。日本人见他来了,只好把机枪收起离开了。

 

昆德和辛德贝格的人道主义行动

    水泥厂的难民最多时三万,昆德和辛德贝格不光把难民保护起来,还为难民呼吁。侵华日军在栖霞寺为非作歹的时候,有20名代表和尚写了一封信,昆德把它翻译成德文,由辛德贝格送到拉贝那里。第二封信中的难民数字已经发展到2.4万。

    辛德贝格正月初四开汽车冒雪送信,路非常难走,有好多壕沟,有时他甚至不得不叫日本士兵帮忙把汽车抬出来。辛德贝格送出大概有五封关于难民的信。在拉贝日记中保存的是辛德贝格送到德国大使馆南京办事处乔治"卢森博士那的信,有几封信后来发到德国,收藏在波茨坦档案分馆。信中还记载着死难者的名单和其他信息,还有失踪的妇女和被掠走妇女的名单。

    辛德贝格还拍摄了一些珍贵的照片,他曾做过一位外国记者的助手,学会了照相。鼓楼医院的威尔逊大夫在日记中记载,说辛德贝格告诉他一个很惊人的消息:日军为了通过坦克,杀人填战壕。遗憾的是记录这件事的照片尚未发现。

    辛德贝格还试图把难民营里的伤员和病号送到南京城里就治,这是辛德贝格第一次和南京城内的国际安全区取得联系。为了救治被日军用手榴弹炸伤的孩子,辛德贝格再次试图进入南京城,他驾驶摩托车冲入鼓楼医院,找到了毕业于哈佛的一个医学博士威尔逊。威尔逊为他提供了药物和绷带。

    回到江南水泥厂后,他和昆德用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委员会的名义办了一个医务室。马吉当时担任委员会主席,辛德贝格曾驾车带马吉到栖霞山考察。马吉用摄影机拍了沿途以及江南水泥厂的场景,这是惟一一部动态记录南京大屠杀的电影纪录片,后来成为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的证据。昆德1903年出生在中国,他了解中医,也清楚中国人很信任中医。于是辛德贝格到鼓楼医院请了一位护士,昆德请了几位中医,充实了诊所。

 

他们不是白求恩

    在江南水泥厂国际安全区里,昆德和辛德贝格确立了明确的分工。昆德一般不离开水泥厂,他的主要任务就是保护工厂和难民,而会开车又乐于冒险的辛德贝格主要负责联络工作。昆德本人很爱国,他在江南水泥厂的办公室里有一张世界地图,德军打到哪里,他就插一个小旗子。后来苏联红军反攻时,他也不拿下已经插上的旗。

第12期 记忆·南京大屠杀生存报告 不为人知的“南京辛德勒”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日军疯狂抢劫平民的财物
    两个人都不是白求恩,他们之间也有矛盾,因为最开始请求两人到南京的时候没有明确各自的职务和权力范围。两个人时常吵架、互相攻击,喝了酒后几乎要动火器。昆德给天津董事局写信,说他不走我走。后来,江南水泥厂明确任命昆德为代理厂长,辛德贝格1938年3月离开了江南水泥厂。

    辛德贝格带着一些照片离开了南京,回到丹麦后又移民美国,先在美国军舰上当大副,后来当了船长。他参加了美军攻击日本本土的战斗。辛德贝格后来作为海员漂泊了一生,一辈子没结婚,上世纪70年代死在美国,骨灰撒在美国的海岸。

 

栖霞的人道主义灾难

    许多专家认为南京大屠杀不是从1937年12月13号南京城陷的时候开始的,在日军攻击南京外围的时候就开始了。那时候江宁在行政区划上还不属于南京市,日军同样残杀了大量失去抵抗能力的中国战俘和平民。

    当日寇的铁蹄践踏金陵的时候,数以万记的难民纷纷涌入栖霞寺,希望寺院能够保全他们的生命。大量的中国军人也化装成老百姓躲进了栖霞寺,因为栖霞寺有田收租,有粮食开粥厂,免费发给难民。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六朝古都南京庙宇众多。日本人在南京发动大屠杀的时候,很多僧侣也被杀害了。纪要华老人当年躲进栖霞寺的时候,国民党的军队还在打阻击战。他说栖霞街进香河边上、沟渠里面全部都是人,都是被打死的国民党士兵。当时他们听到远处的枪声炮声,然后就看到有大批的人往这边跑。结果七家街的人一看城里人往这边跑,就跟着跑,一直跑到栖霞寺来。

    难民涌进栖霞寺,日本人随之赶到,庙里的老传真和尚原积突然开口用流利的日语同日军交涉,日军感到很奇怪,于是叫来了指挥官,这位指挥官恰好是原积和尚在京都的同学。于是这位日军指挥官命令自己的部队不能随便行动。

    栖霞寺最多时有一百多位僧侣,看到战争到来,许多人也加入了逃难的队伍,方丈、主持还有管事的几位和尚都已经离开,寂然法师是三当家,他留守栖霞寺,主张一定要救难民,甚至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寂然法师效仿江南水泥厂,在栖霞寺挂上了“栖霞山栖霞寺难民所”的横幅。

 

艰难筹集粮食和药品

    两万多难民涌到栖霞寺来,吃饭成为首要问题。一开始大家一日三餐,随着时间的推移,粮食已经不足,从三顿改成两顿,从两顿改成一顿,最后只能提供稀粥。寂然法师、原积和尚和知开法师就千方百计地筹集粮食。当时战区还在日本人控制下,他们到战区的村子里,通过红十字协会秘密把粮食运往栖霞寺,难民在栖霞寺总共住了四个月,耗费了栖霞寺储备的100万斤大米,还不算上寂然等人筹集的粮食。

第12期 记忆·南京大屠杀生存报告 不为人知的“南京辛德勒”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日军抢劫后的南京一片狼藉
    日军经常冲进寺来,看到农民拉进庙里的毛驴和猪就抢。有一个只有14岁的小姑娘在众目睽睽下被强奸了。寂然法师没办法,在这样情况下要忍耐,因为不能为了一个人连累到更多人。

    1938年1月,日军十多天当中就11次到寺庙捣乱,抢农民的牛、毛驴;抢难民的铺盖卷;强奸妇女,甚至还打死了难民。这样的暴行在江南水泥厂那边很少,于是很多栖霞寺的难民翻过五里山路,到了江南水泥厂难民区,对那里的国际安全区造成巨大压力。

    栖霞寺跟日本有一定的渊源。鉴真和尚第五次东渡时曾在栖霞寺住了三天。根据这些渊源关系,栖霞寺的僧侣们就发挥自己的智慧,跟日本军人周旋,劝化他们,通过佛教的思想对人性的挖掘,来劝他们不要不杀生。佛教在日本有很高的影响力,许多日本士兵对寺庙有一种敬畏感,所以栖霞寺一直没有受到规模很大的滋扰。

    难民在栖霞寺一共住了4个月。从12月13日到3月13日之间难民日书最多,到3月底,南京城里的大规模屠杀渐渐结束的时候,这些难民认为局势已经平静下来,就陆续离开了栖霞寺难民营。来自附近乡村的难民也分别返回自己的家乡。

    抗战胜利之后,廖耀湘带领了一些当年躲避在栖霞寺的同僚,到栖霞寺进香还愿,并且还在栖霞寺留了一幅字以示感谢,这些作为对那场屠杀以及闪耀着人性光辉的拯救行动的证据,现在还保留在栖霞寺。
第12期 记忆·南京大屠杀生存报告 不为人知的“南京辛德勒” - worldvision - worldvision的博客    大屠杀发生后,南京中华路上行人寥寥无几。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